【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浦江儿女天山情(第二章27)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19  阅读: 33 次   网上投稿

(二十七)煤渣堆上拾煤核

1962年4月22日,星期日,我把学校要将学生户口迁回农村的事跟家里人一说,便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脾气暴躁的母亲立刻恕吼起来:“我早就说过,读书没有用,想靠读书挣钱吃饭比登天还难!我早就劝你们不要读书了,你们偏要去读书。现在看透了吧!我看,等到把户口迁回来,立刻不要去读书了,回家好好种田。”奶奶也唠唠叨叨地埋怨起来。没想到她们竟然不让我读书了,这可怎么办?我立即辯护起来,向她们进行说服、解释。

上午,母亲陪着外祖母到新场镇看病去了。田里没活干,我和三个兄弟呆在家里休息。趁着难得有空,把家里的几件脏衣服洗干净,晒出去。然后,坐下来补了几件破衣服,整整忙了半天。

午饭后,母亲和外祖母回来了。外祖母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她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了,一只手生了浓疱,肿得有大碗口那么大。听母亲说,在医院挤掉了一盆浓水。照理,应该给她买些好东西吃。可是,她依然跟我们一样,喝莱粥,吃咸菜。一天三顿饭,顿顿如此。“龙生他娘,嘴里淡得很,拿些花牛饼来吃吃。”外祖母在床上吃力地呼唤着。母亲一边去拿花牛饼,一边叹息说:“真苦呀,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吃,只能把猪食花牛饼给你吃了。”

5月1日早晨,吃过早饭,我正在专心致志地补衣服。突然,母亲气冲冲地在外面吼叫:“一早又呆在房里,象新娘子一样。人家的孩子多巴结,一早就出去拾煤了。快点呀,还不出去拾煤!”我一听,就知道在叫我。记得上小学六年级时,还和小伙伴一起去石灰窑,在出炉不久的、冒着热气的煤渣堆中,拾过没烧透的煤核,带回家放在煤球炉里烧饭。现在,已经是高二学生了,而且戴了副眼镜,再同那些小学生一起争先恐后拾煤核,怎么好意思呢!然而,母亲的命令怎敢违抗!

我被迫无奈,只得脱掉外衣,换上一件破旧衣服,拿着两只布口袋,陪同兄弟一起出去了。一会儿,邻居王天龙等几个同伴也来了。聚集在石灰窑高高的煤渣堆上拾煤核的小孩越来越多。奇形怪状的一大片煤渣中,只有很少一点烧剩下的小小煤核,百里挑一,很难找到。双手翻检煤渣时,常常不小心被尖利的煤渣划破流血。有时从一块大煤渣上敲下一点煤核,偶尔敲打在手指上,痛得要命。我咬牙坚持着,不停地翻找煤核,一粒粒拣起来,放进布袋里。没想到积少成多,竟然拣了满满一袋。

“快跑呀!有人追来了,要没收口袋的。”几个小姑娘一边惊惶失措地奔跑着,一边尖声叫喊着。我回头一看,果然有一个干部模样的大个子奔跑着追过来,大声吼叫着:“不要跑,放下煤,不许你们拾煤,统统给我倒出来!”我和另外两个伙伴沉着地站起来,在煤渣堆旁装作割草。这时,一阵争吵声传过来,我们好奇地赶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原来,一个青年农民正在与那个大个子争吵,拼命地争夺着扁担和口袋。“你这个人怎么不讲道理,不准拾煤我就不拾好了,为啥还要没收工具呢?”那个青年农民气愤地申辩着。“上级规定不让拾,你明知故犯,一定要没收你的工具!”那个大个子喷着唾沫,傲慢地斥责着,使劲夺过扁担,扔给一名工人,叫他拿走。那名工人迟迟不走,扁担又被那位青年农民夺回去了。趁着他们争吵,拾煤的人一哄而散,都逃走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