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莫言是自学成才的典范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29  阅读: 124 次   网上投稿

莫言是自学成才的典范

梁守泰

在农村,如果一个儿童上几年小学就回家务农,再干几年活,成人后基本上就是一个半文盲,不会有大的作为。然而,在高密东北乡,有一个人就打破了这个“规律”,他小学没毕业就被迫辍学,连一纸小学文凭都没拿到,先后放过羊、打过工、当过兵,后来却不仅有所作为,而且登上了世界最高领奖台。他,就是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莫言。
对此,著名文学评论家刘再复颇为感叹:莫言的成功“既是文学创作的奇迹,又是个体生命的奇迹”。那么,莫言靠什么创造了奇迹?答曰:靠自学。莫言是一个典型的自学成才者,他能有今天,主要靠的是自学。
诚然,莫言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曾在军艺文学系学习,之后又读了研究生班,拿到了大学文凭和硕士学位,但这只是他漫长自学生涯的一段“小插曲”。众所周知,莫言接受的是学历教育、成人教育,它与通常意义上的全日制大学区别很大,具有较为浓厚的“镀金”色彩。并且在此期间,莫言仍旧是以自学和写作为主,其成名作《透明的红萝卜》和《红高粱》就是这期间“出炉”的。再说,如今一个人的知识大致只有10%-20%是从学校里学到的,另外80%-90%则是在职业实践中不断自学获得的。即使是大学毕业生,要有所作为也“学不可以已”。所以,大凡成就卓著者,必定是自学的高手。
纵观莫言的自学成才历程,其自学轨迹主要有两条主线:一条是围绕本职岗位自学。当兵初期,领导让他报考军校,他站岗之余在一间储藏室复习中学课程,包括政治、语文、数理化等,长达半年之久。在担任政治教员期间,他为了教好学“恶补”马列,认真钻研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教科书,还研读了艾思奇的哲学原著《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当时部队图书馆有政治、经济、历史、文学等各类书籍3000余册,他利用担任图书管理员的机会,除了看不懂的几乎全部看完。通过自学,莫言提高了自己的文化知识水平,能够给战友们上政治课、数学课和历史课,甚至能讲授大学教材,被领导肯定和赏识,被战士们评价“教得很棒”。莫言自学的这些文理两科的知识,基本上属于基础知识,这是学好包括文学创作在内的任何一门专业技能的基础。同时,莫言先立足本职自学,干好本职工作,再从事文学阅读和创作,很好地处理了工学矛盾,这是自学者必须正确对待的现实问题。
另一条是业余自学文学创作。当兵之前,莫言在家乡就已经学会“用耳朵阅读”,聆听了不少鬼怪故事和历史传奇,同时读完了文革前出版的几十部红色经典。入伍之后,莫言阅读了图书馆里的大量古今中外名著,还自学了文艺理论和中国古典文学,他自称进入了一个比较“疯狂”的读书时期。在军艺和读研期间,他又读到了文革后解禁的一些外国文学名著,并且系统地学习了文学基本理论和外国文学思潮。当然,在大量阅读的同时,他也开始了艰苦的小说创作,于1981年发表了处女作《春夜雨霏霏》,后又以成名作《透明的红萝卜》和《红高粱》一炮走红,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扎实努力,佳作频出,而且每一部重要作品都会带给读者全新的体验,产生阶段性影响,成为中国文学事业发展的旗手和代表。
凡事都要讲究方法。搞文学创作离不开两个方面:一是广泛阅读,二是写作实践。莫言长期不断探索,自然有自己的特色与方法。当今“知识爆炸”,书籍浩如烟海,读书方法就显得非常重要。莫言的读书方法有三个:一是对语言有特色之作,翻来覆去地精读。这是为了寻找语感,培养自己的语言风格。二是对语言无特色但故事很精彩的,走马观花地浏览。这是为了知道别人曾用什么样的方式讲过什么样的故事。三是查字典式阅读。即为了掌握一些必需的材料,带着很强的方向性和目的性去读。在创作方法上,莫言是先从模仿经典作品开始,大多是写较为典型化的人物或事件颂歌,他说这不是耻辱,而是捷径。短短几年之后,莫言便回归故乡题材,创作“家族小说”,以新的文学时空观念,吸纳古今中外各种技巧,进行大胆的实验创新。再后来,莫言技艺上更加纯熟,以传统的形式更新传统,进入成熟期的回归民间时代。
成才之路不可能一马平川,自学途中注定充满坎坷。只有勇往直前,不畏艰难,勤奋刻苦,才能如愿以偿,学有所成。莫言以小学肄业的学历踏上文学之路,开始必定要克服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与挫折。在最初的创作过程中,自然要面对屡屡遭退稿的残酷现实,但他终究没有沉沦和退却,而是凭着超强的坚毅与韧劲,坚持了下来。在复习考军校那段日子里,莫言不睡午觉,夜以继日地做题,十分疲劳,折腾得像囚徒一样,储藏室的墙上抄满了数学公式,走起路来不时掏出小本子看一眼没记住的知识。在保定训练大队时,他不看电视,夜间门上挂着“学习请勿打扰”的牌子,紧闭房门静静地学习和写作。在写作《丰乳肥臀》的过程中,他醒着用手写,睡着用梦写,全身心投入三个月,中间除了去过两次教堂,连大门也没出过,一鼓作气完成巨著。
当然,自学也不是一味强调“自己学”和“无师自通”,必要时主动寻求名师指点,可以少走弯路,事半功倍。莫言在自学小说创作过程中,也接受过名师的指教与扶持。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保定文学期刊《莲池》编辑部的毛兆晃独具慧眼,发现了莫言的文学潜能,教莫言修改稿子,接连发表了他五篇小说。毛老师还带莫言去白洋淀体验生活,参加各种作品研讨会,使莫言的文学创作逐渐步入正轨。后来在军艺学习期间,莫言遇到了他的恩师徐怀中。徐主任给莫言“开小灶”,帮他分析作品,找出毛病,探索独特的创作道路。然后,凭着自己在文学界的威望,向报刊和出版社推荐莫言的作品,使莫言真正走上文坛,成为全国知名的青年作家。
森林之外有参天大树,学校之外有栋梁之才。自学从来就是一条重要的成才途径,而且是一条决定性途径。莫言等无数杰出人物的自学成才经历,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那些未上过大学或只接受了义务教育的朋友,大可不必为此而自怨自艾,更不要自暴自弃。任何一个人都完全可以扬起自学的风帆,在树立信心、确定目标的前提下,从莫言等自学成才者身上吸取一些经验和方法,如打好基础、克服工学矛盾、注重方法、寻求名师指点等,加上持之以恒地不懈努力,就一定能够抵达成功的彼岸。

(作者单位:山东高密市国税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