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闲话笑话

专题标签:, , , , ,
网站: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2-04 阅读: 88 次   联系QQ:28472517投稿

闲话笑话

优秀的笑话总是根植于民众之间和取材于现实生活之中。优秀的笑话往往令人发出会心的微笑而不是开怀大笑,这倒不是说越优秀就越酸文假醋,就只能抿嘴一笑地玩深沉装斯文。这是一种心照不宣的理解和赏识,心领神会的愉快和共鸣。脱离群众的酸文人写不出优秀笑话,因为笑话属于民间口头文学。
有这样一个小笑话:
一个和尚犯了法,被戴上枷锁由解差押送流放地。途中,和尚用钱买些酒肉弄醉了解差,打开枷锁,把囚服给解差换上,还剃光了解差的头,自己穿上解差服跑了。那解差酒醒后见到一副空枷锁大惊失色,和尚呢?这时他看看自己身上的囚服,又摸摸自己的光头,于是释然地说,和尚还在呀,我以为他跑了呢,吓我一跳。可是,我呢?
已故作家老舍先生讲过这样一个笑话:
一个乡下小伙子走的又渴又热,想找碗水喝。正巧路过一家挂着“清水池”招牌的澡堂,这小伙只认得一个水字,便以为是卖水的门店,就上前掏出三枚铜板对掌柜说:“给来碗水!”掌柜见小伙楞头愣脑没见识,便有意捉弄他,让跑堂的由里边澡池子里淘了一碗水给他。小伙一饮而尽,抹抹嘴走了。没出几步又返回来对掌柜说:“掌柜的,天太热,您那水可得快卖,刚才那碗,我喝着有点馊了。”
这原本是穷极无聊的小市民编派笑话乡下人的低俗笑话,可经老舍一讲,我们却如历历在目般地看见了乡下小伙的憨厚朴实可亲,也瞥见了那澡堂掌柜的尖酸刻薄与势利小人的可鄙嘴脸。
同样的一个类似笑话是现代版的,是说两个乡下人沿着大街走,看见一辆环卫处的清粪车。那车冲洗的油漆铮亮、干干净净停在一旁。那两个乡下人不明白这椭圆筒子的车是干什么的,就自言自语说:“准是卖什么高级汤的,走,看看去。”其中一人见到清粪车排泄阀处有一点黄色的沫沫子,就用手蘸了放嘴里尝尝,然后呸到:“嗨,什么高级汤咱也不买了,都臭了!”
这又是低级无聊的小市民取笑乡下人的胡编排,可让有良知的人听了一点都不好笑,还会替乡下人鸣不平。城乡差别是历史造成的,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会经历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后工业时代——高科技时代的历史进程。再往远里说,人类是经历了由海洋到陆地由树上到地面由狩猎到农耕…的诸多历史阶段才发展到今天的。某些小市民生长在城市只是一种偶然,并不是自身努力的优势,况且每个社会群体甚至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熟悉的环境和事物,也都有自己所不了解环境和事物,你认识个粪车就以为比别人有先天优势了?就可以搞笑别人了?
同是浅显的内容,由于表达方式的差异,其笑的效果就不一样。例如,反映饭店卫生质量差的笑话,中国的是:
顾客指着汤里的苍蝇喊:“服务员,你看汤里有苍蝇!”服务员:“别捞它,烫死它活该!”
外国的是:
顾客叫住服务生,指着汤里的苍蝇问:“它到我的汤里干嘛?”服务生俯下身子仔细看了一会儿,直起腰来回答说:“它在仰泳,先生。”
还是这类内容,一个英格兰人发现汤里有个苍蝇,他当着饭店老板的面,用手指捞出苍蝇,头朝下按在餐盘边上大声疾呼:“给我吐出来!给我吐出来!”
有的小笑话可以浓缩到一句话:在众人前拥后搡的公共汽车里,有人喊:“嗨,别挤了再挤就成相片了!”大家心领神会地一笑,车内气氛立刻释然了。如果是:“你他妈的死劲拱什么?猪年还没到呢!”对方也回一句:“你嚎丧什么?狗年都快过去了!”听听,这还有笑吗?
有的笑话就是社会生活的缩影:
甲:金融危机搞得我养家糊口这么难!
乙:你有几个孩子?
甲:五个。
乙:是够难的,当初要是只生一胎就好了。
甲:都是一胎。孩子还好养,孩子的五个妈可真难养!
女儿在作文中写到:夜深了,妈妈仍在打麻将,爸爸仍在上网…父亲发现后教育女儿说,作文不能照搬生活,要源于生活还要高于生活。女儿听后修改作文:夜深了,妈妈仍在赌博,爸爸仍在网恋…
笑话还有国际性,国际笑话往往是当时国际形势的曲折反映。上世纪70年代,苏联与其所控制的“卫星国”关系紧张,被控制国人民对苏联的霸权主义存在诸多不满,有一例笑话是: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到匈牙利访问,对匈牙利领导人达卡尔说:“我要向你证明苏联人民对你是多么友好。”于是,勃领导叫过一名苏联驻军匈牙利的士兵,要求他打达卡尔一个耳光。这士兵迟疑不决地问:“可是,这是达卡尔同志啊!”勃领导回头对达卡尔说:“怎么样?苏联人民友好吧?连我的命令他们都不执行。”达卡尔说:“那我也要证明匈牙利人民对你是多么友好。”于是,达领导叫过一名匈牙利士兵,要求他打勃列日涅夫一个耳光。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那士兵狠狠抽了勃列日涅夫一耳光,然后:“再给他一脚怎么样?达卡尔同志。”
解放战争期间,时任东北野战军司令员的林彪也少有的讲过一个笑话,这位一向以不苟言笑著称的林彪讲的笑话是:一个俄国人问一个中国人,你抽烟吗?中国人摇头。又问,你喝酒吗?中国人还摇头。再问,你搞女人吗?中国人再摇头。俄国人摊开两手,耸肩,说,那你活着干嘛?这可笑吗?也许在俄国老毛子看来,这就是挺平常的事,这就是坦诚、直白而已,可我们就可以当笑话来说。
不会幽默的民族是乏味的民族,缺少笑话的社会是枯涩的社会。无论世事怎样无常,人民的思想是自由奔放的,人民的眼光是敏锐通透的,是能随时看出可笑之事之人之时的。笑一笑,十年少。只要我们笑的真诚,笑的机智,笑的善解人意。千万别笑的傻、笑的假、笑的没有宽容。
2018年1月16日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