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住在隔壁的情侣(修改版)

专题标签:, , , , , ,
网站: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2-22 阅读: 89 次   联系QQ:28472517投稿

(一)

第一次租房子,还是一个人,毫无经验。因为太懒,不想坐几趟公交将行李从公司宿舍拖到新住所,我就任性地花了两百块请来一辆搬家三轮摩托,一次性运完行李。实际上我怀里还抱着一个箱子,里面装着证明身份和履历的证件,以及一些对女生而言很重要的小物件。这还是我妈提醒我这么做的。

终于不用和那几个心机婊住在一起了,我现在的心情都快飞上了云霄。正当我在云端流连忘返时,我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继续昨晚的唠叨。她指责我不懂谦让舍友,乱花钱,太奢侈,领着三千块薪水,居然有胆量租小区里的一房一厅。无可奈何,我只有答应她以后会努力工作,多拿提成,不想再解释我为什么不想住在公司的破宿舍。可是被她这么一打断,我就如泄了气的氢气球,又狼狈地落回到了地面。接着就是忘我地投入到大扫除里。

有个男朋友该多好。有个勤快的男朋友就不用一个人擦地板倒垃圾铺床刷厕所。有个有钱的男朋友就更好了,直接请人过来搞卫生,不用自己动手。可是现实与理想总是天差地别,想到这儿,我就止住了幻想,继续踏踏实实地劳动。

从小到大都不怎么会料理家务的我,今天大干了一把。晚上十点,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成就感填满了心头。很多事情,没做之前觉得好难,做的过程中觉得无助吃力,做完之后才发现,即使任务再艰巨,也可以完成得很好。

累垮了。这个夜晚,是我最像女人又最不像女人的夜晚。洗完澡后十分钟之内我就倒头大睡了,可能还会打鼾。小时候住在低矮的瓦房里,父母的房间和我的房间就隔着一快布。父亲每个晚上都打鼾,吵得我久久无法入睡。有一次我斗胆叫父亲晚上睡觉别老是打鼾,他只答应我,但从来没改变过。母亲就解释道:“你爸白天干活很累,所以晚上才会打鼾。”于是今晚我就梦见自己在打鼾了,像个粗男人一样打鼾。正当我可能在舒舒服服地打鼾时,突如其来的一阵喊叫声惊醒了我。

出于一种孤独深处的警觉,我立即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开了所有的灯,又走出阳台外观望,搜寻喊叫声的来源。只见四周无人走动,只有车声喧嚣,路灯耀眼,于是又回到房间里。准备躺下时,喊叫声又传了过来。这回我可算听清了,是隔壁房间传来的一男一女的吵架声。

男的骂道:“你妈个B,你再说一句试试看!”他骂这话时,可能将食指指在女人的额头上,双眼冒着怒火,凶狠地瞪着他的女人。

片刻后,女人喊道:“我说我跟着你干什么!

你都快三十了,没房没车,你能给我什么幸福!”前一秒,我还在同情这个女人。现在她这么一喊,我便觉得她不过是个低俗的泼妇罢了,可能长相也不会好到哪儿去。粗暴的男人,泼辣的女人,这不正是千古绝配吗?

算了,不操心了。

后来男人好像叫女的去跟别人,女的又说她不是这个意思。反正两个人争辩了很久,最后才慢慢停下来。他们停下来,我才能重新入睡。

(二)

说到男女吵架,可谓见多不怪了。凡吵架,男女双方都有不对之处,如果双方都不妥协不退让不认错,结果不是继续吵就是冷战或分手了。可是有一对几乎每天都吵架的情侣住在你隔壁,这可就折磨死你了。

搬到这儿快一个月了,我对隔壁情侣的印象,只有声音,从未谋面。有一日不上班,我捧着手机,守到电梯问外的扶梯旁,等他们回来或出门,就是为了一睹庐山真面目。上上下下的同楼居民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我。有几个好心人以为我不是住这的,还问我要找谁,在等谁。我确实在等人,但是我等的人一直没露面,可能正好都出远门了。

好吧,万事开头难。他们越躲,我就越想找。出门倒垃圾时,我会走慢一些,进门前还会装作若无其事在窗旁逗留一会。几日下来,依然不得相见。实在是憋不住了,我就将这事讲给我一闺蜜听。没想到这二货一个劲笑我傻,说我多管闲事,还叫我神经病。我很听话,就打算放弃了,顺其自然就好。反正人生往往都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果不其然。某个炎热的周末中午,我和隔壁的女人阴差阳错地碰面了。

那个中午真的超级热,冰箱里又没有囤粮了。我下载了美团,在上面点了一份炸酱面,因为是首次下单,还给我打了五折呢。不到二十分钟,炸酱面送来了。送外卖的是个十六七岁左右的女孩,偏瘦,驼背,身体还没发育好,豆大的汗珠藏在帽檐之下……就像好多年前的我。她甜甜地笑着说:“姐姐,这是你点的杂酱面。”我低头一看,惊道:“不对!怎么是两份?我点了一份而已。”

女孩顿时涨红脸。“是吗?我是照着你给的地址找到这儿的。”她一边说一边慌里慌张地查看订单。

“那可能是送错房号了,我这里是508。”我补充道。

“哦,看到了,房号弄错了,原来是507的。”她如释重负地又傻笑起来。这时,隔壁的门咔嚓开了,一个高高瘦瘦的女人走了出来。她穿着睡裙,披着长发。尽管没有梳妆打扮,我这个外貌协会会员还是一眼看出了这是个美人胚子。她皮肤白皙,眼睛清澈如水,眉形精致,鼻梁细挺,嘴巴有点小,像一颗粉色的心。不骗你,就在刚见到这张脸的刹那,我都被她迷住了。真不希望那个在夜里声嘶力竭吵架哭泣的女人就是这位站在我面前的美女。她那么甜美,不可以那么伤心委屈。

一阵莫名的担心,笼罩在心上。送外卖的小女孩很有礼貌地向我们道歉,就匆匆下楼了。隔壁的年轻女人拿到炸酱面后,冲着我笑了一下,就进门去了。然而我自始自终没有开口说话。这就是我们的邂逅。

(三)

虽然见过面了,但他们隔三差五就三更半夜起来吵架的习惯,还是没有因此改变。某个雨夜,他们照例吵架,我照例将耳朵贴在墙壁上,偷听。因为这晚他们没到十二点就开始吵架了。所以从头到尾我都听的很清楚。

我不知道在吵架前,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矛盾。所以听到的,只是高潮部分。首先是女的大声呵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用,好几个星期了,都要不回这点钱!”

男的立即反驳:“六千块不是小数目。你不知道借钱容易还钱难的世道吗?”

“你们不是好兄弟吗?啊!你当初怎么在我面前夸你这个好兄弟的!看你交的都是些什么狐朋狗友!总是以为自己是对的,总是以为别人可靠,这点钱都要不回来……”

“看走眼了行不行?什么都别说了!已经很烦了!”随之响起的是一阵响亮的拍门声!

沉默片刻后,女人平和地说:“不是一句看走眼,就能解决问题的。房租已经拖欠三个月了。我全部的薪水都用到了房租和伙食上。我爸生病住院,我竟一分钱都没寄回去。你说我这几年都干些什么了!我爸生病,我竟一分钱都没寄回家!他们虽然不说我什么,但是我什么都放在心里……”说着说着,她就哭了起来,哭声模糊了话语,使我听不清她后来又讲了些什么。墙的另一边,我的心里竟也感到了酸楚。想到自己领着三四千月薪,每月交房租要一千二,还不包括吃的和用的,好像真的有点奢侈了。瞬间懂得了我妈为什么不让我租这房子,她不是不想我这个女儿可以住得舒服一些。只是老人家想得长远,不像我们这些年轻人,只知享受,不肯吃苦。

不可否认,我真的有点心疼隔壁的女人。可是这会儿男人却冷冷地回道:“是我没用,我没有让你过上好生活。你跟着我,这么多年,受苦受累了。我不是一个可靠的男朋友。如果你想改变现在的生活,我尊重你的选择。好吗?”我琢磨着,这算不算是,分手?

突然,一阵响亮刺耳的甩门声,吓得我跳了起来。我立马跑出去,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裙,尴尬死了。更失落的是,我竟错过了那肯定精彩的一幕。

507的门敞开着。我瞄了一眼,屋内脏乱不堪,惨不忍睹。鞋子衣服到处乱放,桌面上的瓶瓶罐罐东倒西歪……简直难以言喻。

在走道上呆呆地站了几分钟,没等到他们回来,我就进屋了。无边的寂静使我禁不住猜想他们在哪、在做什么、是否已经和好……望着窗外耀眼的路灯以及灯光以外的漆黑,突然觉得这个城市很大,大到连邻居之间的见面都好困难。所有人都要用力奔跑,为了眼前的生活也好,为了爱情和梦想也罢,如果有一天停下来了,我们所追寻的事物,将会以更快的速度飞离,直到摸不清方向,陷入无尽的迷茫……所以为什么要如此担心素不相识的人?为什么不好好休息而为明天的奋斗养足精神呢?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悲剧,一个人不能阻止任何一个悲剧的发生,因为你不是当局人。这个世界也不乏喜剧,若你不是主角,再美好的喜剧也与你毫无关系。

如此一想,突然觉得自己此前的所作所为好幼稚。于是我将薄被拉上来,沉沉地睡了下去。

(四)

第二天,正巧碰上公司分配我去深圳出差一个星期。我很乐意接受这个安排,想着可以摆脱隔壁的吵架声,就觉得浑身上下都很轻松,毫无压力。

一转眼到了归期。回到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我洗澡后就习惯性靠坐在墙壁旁,边玩手机游戏,边探听隔壁的动静。听了一个多小时,都没听出些什么。可能隔壁根本没人,可能他们都搬走了。可是他们欠了三个月的房租,总该交了房租再退租吧。急不可耐,好想马上知道女孩跑出去以后都发生了什么事。于是便又天马行空地编起故事来。

第一种可能。那天晚上他们真的分手了,于是借钱交了房租,各自离开了这儿。

第二种可能。他们和好了,因为拖欠房租已久,双双离开了这座城市。

第三种可能。那天晚上女人由于过于悲愤,跑出外面发生了车祸,身亡。男人离开了这座城市。

第四种可能。男人由于压力太大,精神分裂,误杀了女人。先女人身亡,男人在监狱里。

……

一口气编了很多大同小异的后续故事,正当我愁于灵感枯竭时,一男一女的讲话声若隐若现地传了过来。出于过度的焦虑担心,我又一次穿着薄薄的吊带睡裙跑出去。当我意识到自己穿着不大得体时,已来不及更换了。

他们回来了。昏暗冰冷的白炽灯光下,一个高大的男人一手搂着女人的肩膀,一手提着行李包。他们有说有笑,在开心地聊着有关女人父亲康复出院的事情。夜已深,狭长的走道里,弥漫着陌生而温暖的笑声。我心里的石头也慢慢落地了。

走近门前时,女人又一次冲着我笑,还很体贴地问我:“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吗?”男人好像很惊奇他的女朋友会和我打招呼,于是也对我略显尴尬地微微一笑。

该怎么解释我没休息?

当时我只是一脸木讷,哑口无言。于是再次做出了搬家的决定。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