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走出苦难的一个女人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3-12  阅读: 54 次   网上投稿

第一章

从小就读书很好全校第一名,因为9岁就没爸;家里有9个孩子;最大的姐姐才18岁…家里的一切都是要妈妈去应付了,当时妈妈也很无奈,她吞吞吐吐的跟我们说:“你跟哥哥只能一个去读书,而另一个就是上山干活 。”那时候重男轻女,后来让比我大一岁的哥哥去读,而我天天要去山上干体力活了,学校的老师天天都赶过来跟妈妈说:“成绩这么好的女孩不读书真是可惜了,学习非常认真。”叫妈让我去读书,家里确实也没钱了,可我是多么想读书的孩子呀,同时也理解妈妈的难处,所以老师来一次我就哭一次,整整哭了半个月。最小的妹妹还在妈妈的肚子里没有出生,当妹妹出生的时候妈妈很无奈的说:“你们几个就让我够折腾的了,刚好前几天村里有个乞丐跟我说很喜欢孩子,让我生下来就送给他,所以只好抱去送给他了…”,而我宁愿自己再苦再累也不愿意看到妹妹成为孤儿,于是跟妈妈说:“不要把妹妹抱去送给乞丐好吗,我不想看到妹妹成为孤儿。”说完之后我脸上不知不觉滴下了两滴眼泪,妈妈底下叹了口气,摇摇头跟我说道:“你就不要在这捣乱了好吗,如果妹妹不抱去送人的话,我要在家照顾而不能上山做事,你们去喝西北风啊?”于是我跪在妈妈的面前,抱着妈妈的膝盖跟她边哭边说道:“现在妹妹还小您先在家照顾照顾,我们几个上山干活,等妹妹大点以后由我背着她去山上干活可以吗?”妈妈蹲下跟我说:“其实把妹妹抱去送人妈妈也很舍不得的,但是现在你哥哥还在念书,你们的爹又走得这么早,你说该怎么办啊?”说完之后只见妈妈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提起爹就眼泪哗哗的流下来,随后我们娘俩抱在一起大哭了一场;回学校念书这个念想只能偷偷藏在心底里了;每天吃不饱还要上山干活,一天三餐吃的是大部分是菜汤什么的,连碗米粥都没得吃,更别提米饭了,没有一餐吃得饱。穿不暖 就算冬天下大雪起冰冻也只能穿一件薄裤;到过年时候看到别的女孩子穿着花新衣服自己去只能含着泪眼睁睁在那里看了…

后来15岁来了个后爹,原本以为日子可以过得稍微轻松一点了;过了段日子,他本来有点会看相;可能觉得我跟他儿子挺合适吧,就让我嫁给他的儿子,他还有个想法就是这样一来就亲上加亲了,等老了就有依靠了;我不愿意,他就耿耿于怀,故意刁难我,我是宁愿受后爹的刁难也不愿意去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那些脏衣服故意鸡粪弄点上去让我拿去洗, 咋办呢?只能拿去洗掉,一边洗衣服一边流着泪;15岁就让我去扛一百多斤的粲树去卖钱,在山上拿粲到肩膀的时候站了一次站不起、两次站不起来还被一百多斤的粲树压倒在地上;此时此刻就想起自己爸爸了;如果亲爸爸在世的话根本不会让我受这种苦,就坐在地上委屈的哭了起来,最终带着委屈的眼泪还是要扛下山去卖钱;每天都被一百多斤的粲压在肩上人都不会长高,15岁的人跟他们10岁的差不多高,回家还经常被后爹打,记得有一次在家门口,后爹说让我嫁给他儿子,我顶了一句嘴吧,他就拿起一根锄头柄般大的木棍就要打过来,我拼尽全力跑了出去,他就向我人方向扔了过来,幸好我闪得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妈妈也是怕后爹的…

第二章

到了21岁那年去了一个乡里学做衣服,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去山上后爹分配的任务先完成了才可以走5里路去学做衣服;而分配的任务也不比家里其他孩子少反而有时候还比其他姐妹们多,后爹跟我说:“做衣服就不要去学了,反正去学也学不会。”我有点自信的说:“不,我要去学,不仅要学还要学得更好…”心里是想说你说我学不会我就要篇学点给你看看;后爹冷笑了三声,讽刺我说:“好好好,你要学得更好,给你三个月时间,如果三个月学会了,我身上的衣服做的起我就送给你一台缝纫机。”我自信满满的回答道:“好,咱就说好了…”在镇上培训班学的时候,培训班一共十来个学徒和一位师傅;师傅教我们背公式的时候由于我只读过一年级的书很多字都不认识,经常会读错而被其他学徒嘲笑,他们有些人当着我面就讽刺我:“呵呵,这些字都不认识还好意思到这地方来学做衣服,依我看还是早点回家睡大觉吧…”我被他们嘲笑的只好回宿舍了…半个月过去了,由于他们都有缝纫机师傅一边教一边就可以实践,我只好躺在宿舍里背背公式,有些字不认识就问下师傅;有一天师傅问我:“婉晓,你就这样在宿舍里待待,半个月了,什么东西学会了啊?”然后我把整套公式背给师傅听,师傅隔了很久才想起跟我由衷的说:“你竟然会背了怎么不跟我说啊?”然后把我拉到教室里,故意问他们:“你们之前嘲笑婉晓这么厉害,你们谁整套公式会背了啊?”没一个人说会背,随后师傅又让我在教室里背给他们听一遍,听完我背之后他们都傻了眼了;随后师傅热情的跟我说:“你记性这么好这样天天待在宿舍里真是可惜了,这样吧,你先用我的缝纫机学着吧…”我连忙感激的说:“谢谢师傅!谢谢!”这样学了3个月就很多衣服会做了,后来就开始一边帮别人做衣服一边自学了,没钱交学费跟师傅了;然后在县城碰到个村里小伙子去当兵,一见钟情吧!第二天就要去部队里,约好写信 三天两头来封信,感情很好;他让我一定要等他三年部队回来,就这样等下去,村里也有几个年轻有为小伙子追我,但都被我拒绝了,傻傻的等了…

三年里日子怎么过来都不知道;每天早上起来先要去山上做掉事情 而后爹因为我不肯嫁给他儿子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在啥事都为难我,把最难走的山路事情让我去完成…八九点钟山上回来后就去帮人家做衣服,哪怕是冬天起冻、水滴在桌子上就马上结成冰也要坐在人家门口干活,一天工资一毛两毛钱,晚上回到家还时不时后爹拿风凉话讽刺我,什么谁让你不嫁给我儿子啊活该让你等之类的话,自己心里还要承受等待的欲望和痛苦。村里的人包括他的父母都把我当他们家的儿媳妇;结果三年后他看上了其他女人,跟那个女人眉来眼去,我当时看见很生气就去山东服装厂打工,从早上上班6:00到凌晨3:00才睡觉,一天才睡觉3个小时,有时候晚上自己眼睛眯去没有知觉,当头慢慢低下去撞到缝纫机的时候整个人才一惊,然后头抬起了,头上起了个包,用手去摸摸头上的包,还得接着干活,有工作人员在监督;在山东打工打了两年攒了些钱27岁那年回到家乡小镇上开了家裁缝服装店,生意很好总是忙的不可开胶,技术很精,每次去县城看到店里挂在卖的衣服的款式回来第二天就做起来挂在自己店里了,那时候的我是令人刮目相看…

第三章

第二年春天,有一天几个男伙子来到我店里一开始是说来做衣服,随后在店里转转没有看中一件衣服,我一看这几个人就不像是来做衣服的,因为他们身上的衣服看上去少则也要上百一件,于是我微笑的问道:“这几位贵客衣服有看中了吗?”一个人叫华平的摸摸脸蛋说:“哎呀,这几件衣服好像看看都不太喜欢诶,还有其他款式吗?”我将信将疑的的问:“呵呵,你们目的好像不是想不是来看衣服吧,看你们身上的都是品牌,我这的衣服可没品牌诶,但质量还是不错的!”其中一个叫王建高,他接过嘴说:“嗯,确实我们在附近办点事,这不还没到时间嘛,就进来歇歇脚,不打扰你吧…”我连忙说:“不会不会!既然时间还没到就在这坐会吧。”我忙着把凳子在桌子底下拖出来,招呼他们坐下 ,随后又叫徒弟给他们每个人倒了杯开水,刚好这会徒弟身体没什么活,就顺便在那跟他们聊会,我呢在裁剪布料。过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几个聊得热火朝天了…等他们几个走了之后,我打趣的问徒弟:“怎么着啊,一会功夫就跟他们几个混得这么熟了啊?我可提醒你,到时候可别给他们骗了咯…”徒弟说:“呵呵,怎么会呢!”过了几天他们几个又来了,我跟他们开玩笑说:“这几位老板又来附近办事啊?”华平笑了笑说:“呵呵,今天没事,来你店里玩玩,怎么,不欢迎?”我忙着解释道:“怎么会呢?欢迎欢迎!随便坐…”华平接着又有点兴趣的问道:“咦,前两天是你徒弟吧,今天怎么没在啊?”我有点打趣的问道:“怎么着啊,不会是你们哪个看上我徒弟了吧?这么关心她…”华平有点尴尬的说:“哪里哪里!只是看她今天不在就随便问问嘛。”我说:“她说有点事今天要晚点过来,要不你们先坐坐?我那还有点事先去忙下…”他们几个异口同声的说道:“你忙你忙!”过了一会儿建高一个人走过来没话找话跟我聊起:“嘿嘿,老板这么忙看来这家店生意还不错啊!”我谦虚的回答道:“嗯,忙是倒挺忙的,但是一天赚不了几个钱;哪像你们啊,一天踏踏西西就可以赚大钱…”建高用手摸摸鼻孔说道:“哼,你现在看我倒是挺悠闲的哈!我们忙起来的时候连吃饭时间都没有。”表示对我的说法一有些不服气,我笑了笑,有点好奇问道:“呵呵,那你忙什么呢?”建高很自信的说:“还忙什么呢,我爹在上海办了一家服装工厂,很多客户关系都得我去跑,你说我忙不忙啊?”我由衷的赞道:“这么厉害啊,这么年轻就能独当一面了,以后前途无量啊…”建高笑了笑说:“呵呵,这才哪到哪啊;对了,我想在你这做一件衬衫,我看你这些款式都还不错,好点布料有吗?”我有点不相信,以为他逗我,于是我说:“开什么玩笑啊,你们这些老板怎么会穿我这些衣服呢?”建高说:“你说你这人怎么那么矫情啊,你拿好一点布料帮我做就行了啊!”看他挺认真的样子,随后我说:“那好吧,先量下身体尺度吧…”我放下手里的活然后拿起皮尺帮他量了下上身的大小,记录下来,然后我跟他说:“这样吧,你过个四五天回来拿吧,人家衣服放在这做也很多,所以会比较久。”建高点点头说:“没事没事,那钱现在先给你吧。”我说:“没事,钱就到时候来取衣服再给吧…”过了两三天又过来了,我以为他是过来取衣服,他的衣服还没做好,所以有点紧张的说:“你那…衬衫还还没做好…”我说话有点哆嗦,建高坦然的笑了笑道:“哈哈!我现在说过来拿衣服吗?瞧你那紧张样,我们路过这里,顺便过来西西不可以吗?”这我才松了口气,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说道:“可以可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啊?”建高说:“嗯,晚上在县城见一个客户,时间还早,所以过来逛逛…”过了一会建高跟他们兄弟几个自言自语道:“这样坐着手里空落落诶,去外面看看有没有好吃一点的水果…”出去一会提回来了一大袋水果什么的,嘴里说道:“来来来,大家一起吃!”我一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去吃,所以一直在忙,徒弟毫不客气的同我说:“有人请客不去吃你傻啊?反正你不去吃我先去吃了!”我淡淡的回答道:“好,你去吃吧。”没过多他们几个叫了:“那里的大忙人,快先过来吃了吧,那些活我们几个绝对不会跟你抢着干,放心吧…”我微笑着说:“我中午吃的晚,现在还挺饱的,你们吃一样的!”华平嬉道:“现在没人让你来吃饭哈,吃点水果不会把你撑死的;再说了,这些水果还打算让我们扛回去还是怎么着啊?我们可没那么多力气嘿…”随后建高走过来夺去我手中的裁缝剪,伸手过来拉我的手,想把我拽过去,于是我躲开了他的手,有点害羞的说道:“好,好,我去吃就是了。”后来来的次数越来越平凡了,隔三差五的几十里路过来西,一开始我还以为看上了我的徒弟,因为他们两三个兄弟跟我徒弟聊天比较多,后来徒弟问我对建高这人你有啥感觉啊?我还说,建高是对你有意思吧,徒弟骂我是笨蛋,这都看不出吗,他是冲你来的…帮我剪衣服纽扣洞、水果什么的买来吃,就开始追我了,过了个把月我也对建高有意思了所以接受他的追求,谈了半年多,这半年以来他对我是百依百顺,有一次我发火了被我打了一巴掌,其实打出去我就有点后悔了,连忙表示歉意的跟他说:“不好意思好哈!是我出手太快了…”他还笑着跟我说:“没事没事;我说话太过分。”后来他们兄弟几个就开始吹牛了,他说自己是上海服装厂经理,他爹是老总,家里什么都有。后来我也无所谓他经理不经理的,人喜欢就可以了,还有一个是后爹天天说我嫁不出去也很生气,就跟建高订婚了,把建高带回来家人一看觉得这个人不像是什么走正道的人 ,我还不相信家里人说的, 还是跟他在一起,我妈问他想娶我女儿一千元定金可以吗,当时建高说:“只要您二老同意,钱都不是问题。”然后我就跟建高一起去他家见未来的婆婆了,婆婆也满意,过了几天他拿了400块钱作为定金把我接他家去,结果他什么房子都没有,跟他妈住一起,他爹根本不是什么老总 一个普普通通农民,他自己什么事业都没有是个混混,当时我就开始怀疑被他忽悠了,没办法了,只能怨自己眼睛不亮呗,心里安慰自己,只要他人对我好就可以 ,什么房子啊金钱啊都不在乎…

在一起有半年了,他问我:“你怎么还没怀孕啊!我二哥二嫂和我们差不多时间订婚,二嫂都快要生了。”我有点担心的跟建高说:“是我不敢怀孕,怕怀孕后你会变心抛弃我…”他把我拉入他的怀里保证的说:“肯定不会,一辈子都对你好的,不会让你受苦!”过了个把月我怀孕了,有一次两个人逛赶集,看到鱼干我说很想吃,他竟然说口袋里没钱,后来我自己掏出钱买了一斤鱼干,他离开之后卖鱼干那个人跟我说:“你老公早上都还在这一叠钱拿出来数,就是不想给你买。”

差不多怀孕3个月的时候他果然把我撇回娘家了;他说:“我们还没有领结婚证,如果住在我这怕镇政府引起注意,你呢先住在娘家那,我经常会进来看你…”我还真傻了吧唧的住在娘家了,结果从怀孕到出生的时候才来过一次;看见其他女人怀孕的时候想吃啥老公就买啥,我呢想吃水果也没人买,自己去县城外面买又太远,此时此刻心在滴血啊;还是妹夫从外面回来带了5斤苹果给我,还舍不得吃 放在纸箱存得好好的,一个苹果分两三天吃,最终不少苹果烂了…

他自己跟他前女友旧情复燃,带这边玩带那边西,之前真的想不到是这样的人;我妈让我去把孩子打掉,跟建高不要再来往了,我说:“不,就算他不要这孩子我自己生出来把她抚养成人…”妈妈跟大姐背着我去问活佛:妈的意思是如果我肚子里怀着是个男孩建高肯定会认从此也会对我好;如果是个女孩就想办法劝我去打掉;但我已经下决心了,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要留下,并且要抚养到成人;后来到生的时候来过一次,后来到出生前半个来月,肚子已经很大了,去乡里的小诊所看看还没到预产期 ,又走回来;隔个两三天去看还没到…家里离小诊所有五里路,还是冬天下雪,来来回回走了四五趟;第五趟一看医生说可以住在这了,然后妈妈通知建高他才赶进来,第二天开始肚子痛了,还没出生…一共痛了7天才出生;中间妈几次问医生孩子是否正常,因为之前我最大的姐就是生孩子的时候婴儿往上爬最终连大人的命也搭进去,所以很怕,妈的意思是去县里大医院,但建高问了医生婴儿的位置是否正常 医生说位置是很正常,原因是建高身上没多少钱所以不敢说去县里;到了后面两天我整个人实在没力气了,一直在床上打滚,当时心里想这么难受还不如滚到地上滚滚死算了;但滚滚这边妈在床边拦着滚滚那边建高拦着;爹一直在说:“不要急,在等时间;不要急,在等时间…”直到农历十一月初四凌晨开始就鞭炮响的不停,我有气无力的问妈妈:“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这么热闹?”妈说:“有接媳妇的、进新家的、办满月酒!”到了七八点钟孩子终于出生了;爹才开口说:“这个闺女以后不会苦,如果这6天内生出来都养不起的,今天的日子是非常好的,这个女儿以后肯定还有出息的…”建高一看是女儿他说:“你呢就在这里带孩子不要出来,我们外面计划生育抓得严,没领结婚证怕引起注意,我在外面钱挣来就送进来给你娘俩花。”

之后就没有见过人影了,就自己一边带孩子一边在村里帮人家做衣服挣生活费,但女儿六个月的时候我自己因过度疲劳再加上内心的痛苦从今天下午开始呕吐到明天早上,然后吐得没力气昏过去了,但脑子还清醒点,就是听到妈妈在旁边一边哭一边骂: “建高你作孽啊、建高你害人啊…”我想跟妈说:“别骂了,都怨自己当时眼睛不好选了他这种人,认命吧…”却怎么也张不开嘴说了,然后过了一会爹从山上回来看见妈在哭问她怎么了,妈撕心肺裂的说:“碗晓已经躺在那半天不会动了,叫她也没反应。” 爹着急的说:“赶紧把缝衣针拿来,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把我全身扎过遍,都是血水了,后来慢慢才有感觉了、然后大姐夫把我背到附近的医院才救回来!建高呢还没有来看,在哪也不知道,我给他写信也不回,后来听人家说他把其他女人带出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