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青禾纪

专题标签:, , , , , ,
网站: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4-05 阅读: 5,716 次   联系QQ:28472517投稿

白昼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天将暮那会儿的光,忽忽隐匿。
须臾记起《桃花扇》的一幕:’’暗红尘霎时雪亮,热春光一片冰凉’’,回望红尘滚滚,风烟梦寐,当什么流走……’’
嘘,不作声,生而尽愉快。
叙景
常碰到许多可爱的人,叫做生活家。咖啡的口感,略带褶皱的衬衣,或是宿醉在街头的女人,完美的不完美的一切认知,都是他们的宝物。
日子匆忙,我不曾留意身边这些可爱的事物,只好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用通俗的话语叙说平乏的景色。
讲讲春吧,这最可爱的季节。
当暖阳透过纱帘探入到房间,当土黄的地被重新翻掘,几株淡绿而清透的芽冒出头,当冬眠的生物被风唤醒,皮毛上的冰寒着色般褪去,便得知,春来。不同浓度的绿是一整个春。色彩笼着丝丝水汽,转而消逝在那染了霜的天里。
我是溺爱春天的第一场雨的。不带有太多杂绪,轻柔似奴娇,在生灵耳旁低语。却也不留恋太久,小步离去。
雨停,孩子们穿上素衣,赤脚走在那泥泞的湿地上,时而搅搅平静的湖面,时而叫闹着去捉那几只蜻蜓。又是一阵风,吹响了帘旁的风铃。企图用手摸索,却已触及不到,手心,还留有残存的清冷温度。

在光的笼罩下,孩子们在追逐打闹,厨房里传来煎鱼的滋滋香气,丈夫正从她身后捂住她的眼睛,门外有人派送着今天份的报纸。
我是夏天出生的孩子,却由心感激这可爱的季节,春。
以后做个认真生活的人,我这样想。
等一列铁皮火车,开到烟灰抖落时,灯火生生。
趁一场风尘沽酒,饮到青衫半凉后,落日长星。
故乡
年少时从指缝间洒过的温存,大抵是不会再有了。或许柴门还在半开着,场院外行过的四轮车,声音已不大熟悉。满目的旧日物事,也皆是二致。自打离开以后,便再无新鲜事……
阅读过最多的篇章,是写乡愁的。
父母在北京相遇,我也在这偌大城市出生,有时望向北方的尽头,很远很空。人群的拥挤,夜晚的灯火,川流不息的嘈杂,每次思乡,便觉得自己不大属于这里。
这样想着,却也才发现对故乡认知的贫瘠。
老人接连去世了,村口的土墙被翻修,儿时的玩伴各奔东西。也不知道再回去,是否也变的格格不入起来。可能是太想念吧。太想念那个围着圈烤火的我们,柴火噼里啪啦的烧着,带着光的火星,一点,一点的,散在空中。
我与它终是编织在同一只红绳上,如流水般,穿过,系结,晕染。
我对过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只是满心的欢喜,愿赤脚踩在这片土地上,一遍又一遍地绕着田地的高地走方格,看着或近或远的穗子泛黄泛绿。又或是领着许多孩子,在这小村里一家一家地要麦芽糖吃,一家一家地,送去一年的欢喜。
最喜欢的是团圆饭。一张张泛旧的木桌摞在一起,冒着热气的饭菜被端上桌,热气映得每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眼睛很亮。
白菜油的发亮,甜软的坨坨,有些许腥味的腊鱼,都是这顿饭的主角。每个人手旁也必会有一杯姜音茶,是姥姥泡的。
我捧着大碗的米饭,上面还有几块油豆腐,嘴里塞的满满的,像个孩子一般回到诞生之地。
后言
每当我宛如游牧民族背着我的牛羊在星巴克、麦当劳或街角咖啡厅、捷运车厢放牧时,眼倦神劳之际,总浮现孩子们吃午餐的情景。便爬起来梳理寻常事理、提炼生活姿态,或怀想乡园旧情,阅读之所见所思。最后,以杂树、飞鸟、藤、清酒、而寄托这一段繁杂的思绪。
九冬时节,竣工,名为《青禾纪》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