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荒岛上和空姐的艳遇 – 第4章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5-20  阅读: 2,782 次   网上投稿

“这和你叫什么有关系吗?”安琪露出那招牌式的萌蠢表情,陈丹青啐了我一口,萧宁儿把安琪拉过去。

“不要再理他,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流|氓!”

萧宁儿说完。在安琪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安琪嘤咛一声,一张脸红的要渗出血来。

我哈哈大笑,招呼她们走出了窝棚。

绕过岩壁。咸腥的海风扑面而来,迅速带走我们身体的温度,我感觉昨晚扎营的地点选的非常好,高耸的岩壁挡住了海风。不然这时候我们已经成了冰棍。

一轮红日刚刚跃出大海,将天际的海水染成了万紫千红,几个女孩子痴痴看着这奇丽的景色,我也觉得胸怀为之一畅,昨晚的纠结被驱走的无影无踪,忍不住双手呈喇叭放在嘴边,用力长啸了一声。

“鬼叫个毛啊你!”陈丹青被我吓了一跳,白了我一眼。

“哈哈!天地如此壮阔,我辈男儿,正应横行!”我意气风发,大步向前:“走,我带你们去买菜!”

我们到了海边,海潮一波|波的退下,沙滩上留下了很多的贝壳和来不及撤退的小鱼。

我示范性的掀开一块礁石,下面两个核桃大小的螃蟹飞快的溜走。

“所有来不及和潮水一起退走的螃蟹,都在礁石下面,但是掀礁石的时候,注意到自己的手,不要被礁石割破!”我丢下一句,开始往一边走。

身后传来三个女孩子的尖叫,估计不是被螃蟹夹了手,就是被礁石割破了。

这些都是此后生活必要的磨练,我不去理会她们,来到我昨晚放丝袜的地方。

那只丝袜,被我用两根树枝插进海水里,撑着口,就好像渔民的那种闷鱼笼子,鱼只要钻进去,就出不来了。

我拎着里面活蹦乱跳的几条鱼,走回了沙滩,就见到三个女孩子,大呼小叫的追着一只螃蟹跑。

那个螃蟹大概有我拳头那么大,在沙滩上横冲直撞的很是威风,三个女孩子追的不亦乐乎,却谁也不敢伸手去抓。

我叹了口气,照她们这个样子去抓,这螃蟹能活到成了精。

我大步跨上,弯腰一捞,大螃蟹被我捏住肚子举了起来,它空自挥舞钳子,却根本碰不到我。

这次在海边,我们收获相当不少,丝袜困住的海鱼,三只螃蟹,还捡了两条鱿鱼。

这些东西被我丢进锅子里,加上盐煮着,没过一会,腥咸的味道就冒出来了。

我把三个海蟹分给了她们,自己捞起一条鱿鱼,正要开吃,忽然听到哎呦一声惨叫。

我转头一看,不知何时,古蔺带着四个男人,已经距离我们很近了,因为我们的注意力都在食物上面,居然没有注意。

他们其中一个人,踩到了我们昨晚埋的尖树枝上,刺破了脚,正在惨呼,若不是这样,我们也发现不了他们。

看到他们手里拿着的长木棍,我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流落在这座荒岛上的幸存者,一共二十八个,其中七个男人,我们这边只有我一个,古蔺他们那边六个,除了那个被他暴打过的秃头中年人,其他人全都来了。

他们的来意,我也大致猜出来了,来谈事情的话,不会拿着木棍过来,也不会故意放轻脚步的。

“一会你们任何人不许说话,一切由我做决定!”

我低低吩咐了她们一句,抄起斧子,迎了上去。

“怎么?又来借火?”我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古蔺。

古蔺的声音稍微有点嘶哑,显然他们的淡水不够供应,他静静的看着我,我发现,他身后的几个男人,盯着我们的螃蟹,眼里露出饥渴的光芒。

“不!我们来邀请你们!”古蔺深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始终认为,我们流落在这里,同是天涯沦落人,没必要分成两个小团体!所以,我想让你们归队!”

“如果我拒绝呢?”我不动声色的问道。

古蔺握紧手里的木棍,向我前进,低沉的说道:“最好不要!”

看来古蔺已经在他们的团队里,树立了绝对的权威,他向前走,其他几个人扇形分开,向着我们包围而来。

昨天他们没有任何准备,被我用斧子吓走,今天他们带着木棍过来,肯定是打算使用武力了!

至于原因,我大致可以推测出来,从他们几个的脸色就能看出,不管是食物还是休息,他们的状况都并不太妙,甚至很有可能,因为保存不善,他们的火种已经熄灭。所以他们迫切的需要我这个精通取火的人入伙。

还有重要的一点,我的存在,对于古蔺来说,始终是个威胁,他的权威,会因为我们这边生存条件的提升,而变得倍受打击,为了避免他那边的人投奔到我这里,他必须要把我拉入伙。

如果我答应了他,首先就树立了他绝对的权威,以后他的地位,我不能撼动。如果我不答应他,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动手,那几条长木棍,摆明了就是为了克制我的斧子。

我深吸一口气,后退两步,伸出右脚,在脚下画了一道横线,举起了斧子。

我森然道:“这里有火,有锅,有食物!你们要的话,可以拿走!这是我的底线!我们站在这条线后面,若是你们越线一步,那就拼个鱼死网破好了!”

“陈博……”陈丹青在后面不满的叫了我一声,我猛转头,低吼一声:“闭嘴!”

陈丹青被我凶狠的样子吓了一跳,然后看到我挤挤眼,她鼓鼓嘴巴,不再说话了。

古蔺看着我发呆,估计我的反应,并不在他事先的预料之中,他皱眉沉思,我一只手在背后,悄悄对她们三个做手势,她们三个,一起缓缓的后退。

古蔺很快就回过味来,挥手道:“拦住他们!”

“古蔺!”我厉吼一声,举起了斧子。

“你是不是一定要见个你死我活?没错,我承认,你们人多,我打不过你们!但是我豁出一条命,怎么也要拉两个垫背的!你们不相信的话,尽管来试试!”

古蔺攥着木棍走了两步,却发现那几人,都步子很慢,把他自己甩在前面。

他很快醒过味来,原来谁也不愿意做枪打的出头鸟!

毕竟,能够坐飞机直达迪拜的人,都是有一定事业基础的社会精英,越是这种人,想法越多,也就是比较自私,这就是我不愿意和他们搅在一起的原因之一。

“来啊!”我大吼一声,举着斧子前进两步,眼睛充|血的瞪着他们。

可能是我的气势压迫,古蔺停下脚步,迅速的做出了决断。

“好!就依你!”

我咬着牙,看着他们把我们刚做好的食物吃掉,看着他们钻进我们的窝棚,把里面的衣服和其他东西都抱出来,看着他们把我们所有东西洗劫一空,举着火把离开。

我的牙齿咬得咯咯响,身后传来低低的抽泣声,安琪的小脸皱的像个包子,泪水不停的流淌。

“坏蛋!魂淡……”

陈丹青和萧宁儿,都紧紧攥紧了双拳,死死瞪着那些人的背影。

“不怪他们!”

我拍了拍安琪的肩膀,沉声说道:“我一直想让你们明白这一点,现在,我们是在一个荒岛上,文明社会的那一套道德伦理法律,在这里没有丝毫的约束力!这里只奉行一点,那就是丛林法则!简单说,只有四个字……弱肉强食!”

“以前一个作家说过,贫困的生活,可以让看来温文尔雅的人,变得禽兽不如,我们应该庆幸,这才是到达荒岛的第二天!如果是一个星期,十天八天之后,你猜他们会怎样?”

“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我们,把我们的肉风干起来,做他们的干粮!不要以为我这是在危言耸听,虽然说出来很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陈丹青从后面,轻轻的搂了我一下,飞快的松开我,低声说道:“我知道,如果没有我们的话,你会毫不犹豫的和他们拼个你死我活的!有时候,忍让比抗争更勇敢!”

陈丹青是个特别聪明的女人,虽然平时对我冷嘲热讽的,可是在这个时候,她知道我最需要的,就是安慰和鼓励!

我很快平静了下来,看了看岩壁的那边,低沉的说道:“这里,不能留了!几天之后,当饥寒交迫压榨完他们最后的良知,他们再来的时候,就不会善罢甘休了!所以,我们必须走!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萧宁儿疑惑的问道:“所谓的安全,指的是什么?”

“易守难攻!”我森然说了一句,再也不看狼藉的窝棚,大步往前走。

从现在开始,我们变得一无所有,所以,我们只有向前,去寻找属于自己的生机!我并不是盲目往前走的,其实昨晚我就已经发现,有海鸟飞向了荒岛的深处。

由此可见,那里一定有它们的食物和巢穴,那样的话,里面的面积应该还有不少的。

三个女孩子跟在我的身后,我们向着荒岛的深处进发。

当我们相互提携着,翻越过几座岩壁之后,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世界,让我们彻底惊呆了……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