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勿忘初心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45 次   网上投稿

时光静好,亲爱的自己,你还记得吗?

——题记

微风拂面,晴空万里。没有虫鸣鸟叫的聒噪,清晨的这片土地格外静谧,太阳冉冉升起,映照着半片的土地,黄色的土地显得格外显眼。三三两两的树木郁郁葱葱,树下成堆的蚂蚁匆匆的忙碌着,就像我们的父辈一样,兢兢业业的在黄土地上劳作着。走近这一片土地,留给你的是那种在喧嚣闹市无法找到的厚重,那种踏实的感觉,只有回到这里才能真正的感觉到。

打开一扇心灵的窗户,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同时也看见了自己的内心世界,徜徉在故乡的这片黄土地上,夕阳西下,扛着锄头归来的劳作者拖着疲乏的脚步踏着夕阳归来。在这边静静地黄土地上,我用心去聆听,聆听属于这里的每一个故事。

回到那个曾经魂牵梦绕的地方,去发现这一切在岁月的变迁中似乎也改变了它原来的模样,曾经记忆里渴望的那个地方如今却和我渐行渐远,曾经那梦里的一切,在现在看来,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虚幻。遥远的山村,几十户农家,坎坷的山路,曲径通幽的田园小路,满山遍野的麦子,那一眼直通地下的泉眼,这一切都是记忆里的它,如今的它,遥远的山村还是没有任何改变,几十户农家变迁成十几户农家,坎坷的山路依旧,满山遍野的麦子消失了,就连以前随处可见麦草垛几乎都找不到了。记忆里,这个时节是农家最为忙碌的时候,碾麦子,这是我记忆里最为深刻的,每当这个时候,也是父辈最忙、最累的时候,如今看着长满荒草的麦场,我依稀能够清楚的看到父辈曾经在这里忙碌的身影,摊麦子,撵麦子,扬麦子,这些名词似乎再也形容不出曾经属于这里的一切。

虽然已经过了做梦的年纪,但是我仍时常像个孩子一样,渴望着梦里的一切都变成现实,然而成长总不给我这样幻想的机会,一次次的现实将我敲击的遍体鳞伤,在无数次无情的敲击之后,我选择了低头,选择了默默地蓄势待发。在这个偌大的世界里,我孤独的行走着,孤独的回忆着。尽管在同一片蓝天下,如此相近的距离,我们却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去桀骜不驯的活着。当皓月当空,我时常一个人想念,想念曾经的点点滴滴,但是仅仅只是想念,在岁月和现实的冲击下,我们在也不可能回到过去,唯一能做的,只有无尽的想念,仅此而已。

如今在外求学的我,回家的次数少的可怜,回老家的次数就更不用说了。爷爷和奶奶一辈子都守候在那里,那个我梦开始的地方,那个土色瓦片搭成的小土屋。打我记事起,爷爷一直在那间被烟熏火燎的老屋里住着,但随着我年岁的增长,那间被烟熏的黑黑的老屋早已经被拆了,爷爷和奶奶搬进了新的屋子,红色的瓦片格外的醒目。一切都在悄然的不为人知的变化着,但爷爷的罐罐茶至今没有变,依旧是那么苦涩。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兄弟姐妹众多,但凡有一点好吃的,爷爷总会夹到我们的碗里,嘴里还说着:我不爱吃。每当这个时候,我们总会毫不客气的迅速吃光,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要谦让老人。爷爷现在也是一样,不管有什么好吃的,也总是给孙子,重孙留着,自己一点也舍不得下咽。爷爷的一辈子就是这样,朴实,厚重,无私。

在都市灯红酒绿中摸爬滚打的我们,逐渐在钢精水泥中麻木了我们自己,忘却了我们自己当时的那份纯真。龙应台曾说:“孩子,你慢慢来。”是的,孩子,迷失了,颓废了,不要怕,你慢慢来,保持一颗朴实的心,慢慢使自己变回最初的那个自己,勿忘初心,找回那个最单纯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