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输的一时,赢的一世

专题标签:, , , , ,
作者:冯瑞东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9-19  阅读: 21 次   网上投稿

那年的今天,我在惠州,天气预报说,那天小雨,可那天的惠州太阳出奇的好,好的让人有点忧伤。清楚的记得,那天我是夜班,白天我在睡觉,朦胧中听到电话在响,误以为是闹钟,便挂断了电话,数秒钟后,又响了,我揉了揉朦胧的双眼,一看原来是电话,再一看归属地,是北京打来的,当时我就纳闷了,北京我没有朋友怎么会有电话呢?当时也没有多想,就接了。我很有礼貌的向对方问了声您好,至少这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您好;请问是冯瑞东先生吗?我是北京新世纪出版社的总编辑某某某”,我说是的是的,请问有事吗?对方说“你在起点中文网上发表过一篇名为《傻瓜与野丫头》的长篇小说,题材背景都很好,只是题目有点太俗,如果你个人同意的话,可以把名改为《爱情不相信眼泪》,为了确保作者原创,请你把底稿在一个月内邮寄到我们出版社,如果审核通过,”你的这部小说有望出版,稍后我把地址发给你,”一头雾水的我最后都不知道是怎么跟人家讲完电话的,一会儿,头脑还没清醒的我又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刚才那个给我电话的女人发过来的,短信内容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24号新世界出版社,邮政编码:100037;编辑部(收)。她短短的几分钟电话,让我似乎找到了人生存活的价值,我兴奋的不知所措,甚至分不清东南西北在那个方向。三个多月的努力,三个多月的日日夜夜,那些用香烟麻醉过的夜晚只有自己懂得,那是一种别人无法取代的折磨与煎熬,我深信,只有付出过,真正的去努力过,哪怕失败了也不会遗憾。

她的那通电话,让我睡意全没,我高兴的拨通了杨海燕的电话,我称她为大姐,她是我一路走来的支撑,她总告诉我,不管别人怎么看你,只要做到问心无愧,那便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她的新书《我是一朵飘零的花》于2008年7月1日出版。她说,要为我庆祝一下,我笑着说八字还没一撇呢,等真正定稿了我请她吃海鲜,那天可以说是我有生一来最开心的一天,就像旭日阳刚歌词里唱的一样,我没有心爱的姑娘,没有二十四小时热水的家,只有一本发了黄的日记本和一支掉了色的钢笔。

人生或许就是这样,在你最得意的时候总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看,为了表达我的诚意,那天,我请了我最好的一些朋友吃饭喝酒,她们对我的讽刺今天都不会忘记,别看酒场上都称兄道弟,下了酒场都是各走各的道,谁还知道谁是谁的朋友,他们都恨不得你一脚踩空,摔个鼻青脸肿,他们好在后头看你的笑话。不久后,我的事迹在整个公司传的沸沸扬扬,我心知肚明,那不是对我的鼓励,而是对我的一种讽刺,我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继续我的创作,对于一个文字爱好者来说,最主要的是要有灵感,当然这只能说是自己的一种爱好,主要的心思还是要放在工作上。我夜以继日。把整理好的底稿正要邮寄到新世界出版社的时候,一夜之间,我的底稿却不翼而飞,是啊,我遭到了别人的陷害,无耻的东西把我的梦想撕成了碎片,我不知道那人是谁,但足已证明,他的那种行为让人感觉到很可悲。从那时起,我的一切将不会再网络上出现,静以其观,我给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没人知道,我为什么会离开,有一种无奈只能存放心底,离开那天,我给公司写了一份感谢信,经同事马力修改,我递给了老板娘。我带着骄傲、落寞、狼狈的离开了公司,没有周围的欢送,没有离别的伤感。一切都是假的,什么同生共死,什么有难同当?昔日的兄弟忘记了我对他们的帮助,周围那些称兄道弟的哥们都在埋头工作,忘记了今天是我冯瑞东的离开!

2013年4月7号作于苏州

凌晨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