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写给天堂里父亲的信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232 次   网上投稿

写给天堂里父亲的信

爸爸:

您在天堂那边过的好吗?现今不似过去在人间那样日夜操劳和艰辛生活了吧?

自从和您永别以后,儿子从未间断对您的殊深轸念。无论是在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家里,都没间断对您的缅怀,特别是在晚上入睡之前常常会想起您。您的音容笑貌,时而在儿脑海里映现,而且几乎每月都在我的梦里出现几次。记得有天晚上,我梦见您穿一身崭新的深蓝色衣装,精神矍铄,笑容满面。我问你:“需要钱吗?”您说:“现在啥都有,不需要。”梦醒后,第二天我高兴地把梦境告诉了妻子和儿女。

爸爸:儿子和您最后一次见面是在1997年暑期,现今已经整整15年了。那年暑假,我从县城重点中学调往市里一所重点中学,当办妥所有调动手续后,带着儿女于8月12日(农历7月10日)回老家探望您和母亲。可惜,和您只呆了一天,就于14日凌晨4点多匆匆告别,到距家两公里外的川口公路上,等待客车来后乘坐返回学校。至今,我仍一直清晰地记得,那天拂晓,天刚朦朦亮,您和母亲就起床为我们父子三人做早点。我走的时候,您和母亲依依不舍地把我们父子三人从家门口送到硷坢上,在那还不到三十米的距离,竟用了近十分钟。您反复嘱咐我,出门在外要多加小心,到新单位更要努力工作等。并一再强调,寒假放了就带两个孩子回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回过头看到您眼睛里饱噙着一汪欲滴的泪水。当我从硷坢下去,趟过小河走上对面的大路时,您还站在高高的硷坢上大声喊:“路上千万要小心,放寒假一定要带两个孩子回来!”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到了沟前面转峁处,当我转身朝硷坢回望时,还依稀看到您仍伫立硷坢上向前翘望。爸爸啊,万万没有想到,这是我对您最后的回眸,这是我们父子俩最后的永别。这最后一次回眸,您那瘦小而佝偻的身影,永远定格在我的脑海,永不消失,使我一生难以忘怀。

爸爸:那年寒假,我没能如愿回家看望您和母亲,您一定很失望和伤心吧,这也是儿子一直的痛疚和终生的痛悔啊。请您原谅,儿子那年因家庭破裂,搞得焦头烂额,痛苦不堪,无颜面对您,更主要的是儿子不愿回家把痛苦带给您啊。岂料,第二年4月14日(农历3月18日)早晨刚上课,学校教务处有人叫我接电话。当我跑到教务处拿起电话时,听到了老家传来了您溘然去世的噩耗。顿时如五雷轰顶,使我呆如木鸡,很长时间不知所措。电话里,侄儿告诉我说,您昨天傍晚从地里回来,刚端起饭碗还没吃完,就被村里一家人叫走接生孩子去了。当孩子接生下来后,您洗手时猛然感到头晕的厉害,让人立即把您扶到炕上时,一会就不会说话了,那家男人马上把我母亲叫来后将您拉回家中。到家后还不到三分钟,您于21点30分就猝然离开了人世。当时您的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不在家,没有一个儿女能和您作最后告别。父亲啊,您为了别人奉献了一辈子,到最后还为了别人的生命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您为何走的那么匆匆啊,儿子还没来得及好好孝敬您和报答您的养育之恩啊。您的倏忽离世,使儿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体悟愈加深刻了。儿子第二天回家后,看到您紧闭着双眼冷冰冰地一个人躺在您住得那孔窑洞的地下,我一进门喊了几声爸爸,您对儿子理都不理,是不是对儿子放寒假时春节没回去看您还在生气呢?我想,您肯定不会,这不是您的一贯性格和对儿子的素来态度。以前我曾偶尔对您发脾气,有时甚至有些言辞过激,但您从来没计较过儿子啊。爸爸啊,不知为啥,当时我站在您面前悲恸欲绝,却欲哭无泪。也许是悲痛过度,没有了眼泪;也许是您走得太突然,使我一下子还没转过神来;也许是回去后很多棘手的事都压在儿子一人身上喘不过气来,抑制住了奔涌的泪水。您来到人世间整整62年,还没真正享过一天清福,还没等儿子好好孝敬您一天,就这样匆遽离开人间,令儿一辈子痛惜和追悔不已啊。儿这一辈子已无法偿还您对我的养育之恩和至爱之情,只愿来世再做您的一回儿子。

老爸:2009年10月母亲去世后,我把您又搬迁到了咱家窑洞对面的上湾里和母亲一起合葬。目的是为了让您天天能看到自己一生省吃俭用、辛辛苦苦修建的两排9孔砖窑洞,同时也为了儿女回家祭祀您方便,不知您愿意和满意吗?第二年清明节,我们六个儿女给您和母亲立了一幢碑。当时儿子给您撰写碑文时,刻碑者打来招呼,正文只限在120字左右。您一生的坎坷经历、所从事过的诸多事业,以及对家庭和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怎能只用百字来概述出您的业绩啊。您一生尽管是平凡的一生,但可谓是奉献的一生,虽然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伟业,但您对家庭和社会可谓做出了一般人无法企及的无私奉献。我曾在2004年书中一篇文章中写到:“您一生是平凡的一生、苦难的一生、短暂的一生,但是奋斗的一生、奉献的一生、辉煌的一生”。

1936年,您降生在国家内忧外患、家境破败不堪之时。您三岁时候,随父母和哥哥,逃荒到延安青花砭一个森林沟里垦荒为生。岂料您5岁那年母亲病故,又返回老家。幼年丧母,父亲又嗜赌,经常对家不关顾,只靠十二三岁的哥哥打工维持生计。小时候,您经常穿着亲戚和村人穿过的旧衣服、破鞋子。夏天,常光着膀子赤着脚,冬天烂衣破鞋手脚都冻肿。您12岁才开始外出上小学,在班里吃的穿的都无法和任何同学相比,常常受到同学们的歧视。您的童年可谓是在饥寒、悲苦、自卑和世人鄙夷中度过的。1957年初中毕业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又逢三年困难时期,1962年就被精简返乡劳动。回乡十年中,您曾担任过生产队会计、生产队长、大队贫协主任,还担任过两次民办教师。文革期间,利用晚上和其它休闲时间刻苦自修医学,不久就当上了村里第一位赤脚医生。60年代后期开始,您一边当民教,一边兼职大队赤脚医生。1972年冬天,您又重新转正为公办教师,第二年正月离开本村学校调往另一所学校任教。

您一生最令人钦佩的,就是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一丝不苟,全身心投入,而且干不好绝不罢休。您刚返乡当生产队会计时,每天白天上山劳动,晚上坐在小煤油灯下半夜记账和算账,是那样地认真细心,不厌其烦,每次年终结账,从未出现一点差错。当生产队长时候,您每天鸡不叫就起床,扛着农具早早到田里了,经常是您开始干活半个小时后其他社员才陆续到了地头。您虽个小体弱,但耐力超过一般人,经常能吃苦耐劳,处处带头在前。您后来特别钟爱医学,那时候,我常常看到您,每天劳动之余,利用中午、晚上休息和下雨天时间,刻苦专研《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针灸学》等,经常在自己身上试着扎针。通过自学成才,您当上了生产队第一位所谓的赤脚医生。那时您是一边劳动一边就诊。经常是冒严寒顶酷暑,风里来雨里去,晚上半夜三更回家是常事。有时一晚上救治病人不睡觉,第二天拂晓又赶回来参加生产队劳动,特别是严冬季节,您晚上半夜出诊回家刚睡下,又有人来在院子里喊叫家人病得厉害,您立即又穿上衣服出诊去了,第二天早上如果病人好了,您又匆匆赶回来参加生产劳动。我每次看到您半夜刚出诊回来躺下又有人请看病时,很不愿意让您再起床去看病,后来每当半夜您回来刚睡下有人来敲门叫您看病时,我就大声喊:“没回来!”但这时候您却马上回应说:“等一会,穿好衣服马上就走”。我当时心里一直想不通,您当赤脚医生给别人治病一分钱都不挣,为啥那么积极热心而不辞劳苦呢?后来您当民教时,还兼职赤脚医生,经常家里和学校就成了医院,天天病人络绎不绝,有时病人在家里住下几天不走,还得供吃住而一分钱都不收。1973年您转为公办教师调离本村到其它学校任教后,每到一所学校下午放学后和礼拜天周围看病的农民络绎不绝,学校几乎成了一所医院。您的医术高超,可谓手到病除,在方圆百里被“神医。”甚至,有些在大医院治疗不好的病,经您治疗后,竟然痊愈了。再加之,您医德高,态度好,呼之即来,治疗费又低,深受周边群众的非常爱戴和由衷崇拜。

爸爸:您天资聪颖、多才多艺,生性吃苦耐劳,有恒心有钻劲,干啥事都锲而不舍,一丝不苟,但由于时代和家境所限,一身才艺没能得以充分施展。

您在文艺方面有很突出的禀赋和特长,无论在演奏乐器、当导演,还是扮演剧中的人物,深受人们的夸赞和喜爱。

小时候,我记得您既会拉二胡、吹笛子,又会弹三弦、谱曲和唱京剧。每年冬天欢送新兵、公社秧歌汇演和春节闹秧歌,您都是导演和总指挥。到了腊月您除了在本队排练秧歌和剧目外,还常常被外村聘去当导演。每到冬天您白天干活晚上排练,天天半夜三更才回家休息。那段时间,您经常面容憔悴,眼屎凸现。您扮演的老太婆,形象逼真,深受观众的喜爱,常常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您导演和指挥的大秧歌每年到公社汇演,都被评为第一名,在全乡颇有名气。20世纪70年代前期,您离开本村到其它学校负责时,每年到了寒假期间都顾不上回家,一边为周边群众看病,一边当导演排练秧歌。您一生爱好甚多、兴趣广泛。您除了爱好医学和文艺外,看见生活中实用的技艺都想学。您为了修窑省钱,学会了自己做砖坯和烧制砖瓦,而且技艺超过专业工匠。家中石磨使用时间长了磨不碎粮食,就得请石匠重新锻凿,这样每次既要供饭,还要出工匠钱。为了节省费用,您一边细观凿磨,一边请教石匠,很快自己就学会了凿磨。从此以后,就再没有请过石匠,每年都是您亲自凿磨。此外,您还会刻章、织毛袜和毛衣、做木工、刻制胶木烟锅、自制三弦、二胡等。您一生心灵手巧,学什么会什么,干什么像什么,几乎没有学不会,干不好的。

爸爸:您一生善良敦厚,平易近人,随和可亲,生活简朴。在社会上,与人为善,为人热心,从不会给任何人耍心眼,使坏心,相识的熟人都称您是世间上地道的好人。您一辈子吃饭简单,穿衣破烂,从不讲究吃穿。在那困难的岁月里,每次吃饭,您都是先往碗里盛一点,然后等孩子们都吃饱后,还有剩饭时,又开始吃,如若没有剩下饭,吃饱与否,您就放下碗筷了。在哪个年代,您真正吃饱饭的时间很少。我记得,1972年4月刚修完窑洞的第二天家里就断炊了,您两天没吃一口饭,还到后村里坐下看了一天一夜戏。您一贯不讲究穿衣,虽是干部身份,但衣着还不如像样的农民。经常穿着补了又补的旧衣服和破袜子,孩子大了后,又穿孩子们换下的旧衣服。您一生心里只装着别人,而忘掉了自己。为了家人和别人,您吃苦受罪,鞠躬尽瘁,而从来不顾及自己的生活和身体。您短暂的一生是为别人活着,而不是为自己活着。您生为社会,死为别人,生而高尚,死而光荣。

爸爸:您在天国里,再不要日夜为别人劳心费神了,要多为自己着想,学会享受生活,保健身体。

愿您在天堂里幸福安康,永享快乐!

儿:三叩首

2012年2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