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这一段雾里看花的纠缠

专题标签:,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30 次   网上投稿

像黎明中的旭日,苍凉又满是希望;像山谷里的歌声,飘渺又婉转悠扬;像大雾里的玫瑰,朦胧又风姿绰约;像黄昏中的夕阳,美好又无限苍凉……像风像雨,像雾像沙,像天使,像恶魔。认识你,我好像用尽了所有的运气;拥有你,我似乎拥抱着一个梦,那么美丽,又那么不切实际。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那么,今生相依相偎的人,定是有过几生几世的四目相视,必定含情脉脉。与你,未曾擦肩而过,而你已在我心中,留下一串串深深浅浅的脚印。给过的欢乐,没有画面可以证明;流过的眼泪,已随晨光一起消散。悲喜如同夜里盛开又凋落的昙花,无人见过那瞬间的美丽,也无人知道那存在过的悲喜。心绪在梦境的美与现实的悲之间,来回流转。日复一日,夜复一夜,换来一对黑圆圈。

黎明之前,虔诚闭眼,我求佛给我一个方向,向缘分祈求一个答案。这样不切实际的遥远,如此刻苦铭心地痴念,可算是真情?可算得挚爱?佛也不过伸出莲花圣手,轻点座下清泉,俯瞰众生的姿态。泉水清清,碧波无痕,一轮皓月倒映其中,明亮得仿佛悬挂天际。分不清这月的真与假。佛,笑过,又指了指天上的月,我抬头望向天边,明月依旧,看不出哪里不同。睁眼之前,佛笑着离去,那笑写满了玄机尽破。而我,依旧疑惑着——这月,是在碧海还是蓝天?苦苦思寻,亦没有答案。

这一定是梦境!感觉是花开春风里,鸟鸣杨柳间,水入江海去,蝶绕百花前。这么美,美得不真实。为你题词成诗,你却难解其中深情,为你泼墨挥毫,也只是自我感动的矫情。你要的牵手拥抱,我给不了;我给的难赋深情,你感受不到。

那么,何必!何必要沉沦深海,等窒息身亡;何必等梦醒之后,残留一地悲伤;何必空抱一轮皓月,却分不清咫尺天涯。这一定是梦,不要沉沦,不要遍体鳞伤。分不清水中明月,看不明镜中飞花,那就搅乱秋水,打破明镜罢,让一切归零!转身,隔绝联系,是我们不约而同的决定。

果真,繁华梦尽,一切归于安宁。只是没想到,竟会宁静得这般彻底,一样能听到窒息的声音。浓黑上翘的眉,是利剑,夜夜刺痛我心扉;清澈深邃的眸,是黑洞,将我吸进看不到底的思念里。高挺秀丽的鼻,是南方的山,一面种着理智,一面盛开感性。于是,你如山似剑的容颜,总是不安分地浮现在眼前。回忆之时,最是情深,思念也趁虚而入,附在时空的光里,如影随形,为难了那一段时光缱绻。

不知红豆何时已深种心中,不知能否熬成粥,与相思人共饮。抑或者,只是一个人的情不能自已,一往而深。怀念那梦中甜蜜的感觉,想要飞回梦境,即使沉睡魔咒。却已在现实里找不到梦的入口。于是,缅怀;于是,相思;于是,责怪!恨,梦太美,为何要沉迷,恨缘分捉弄,为何要遇见。

夜深人静,想起你,思念像透明的白绫在脖颈上缠绕,一圈又一圈,一圈又一圈。死神在眼前讪笑,眼泪流在寂寞的孤岛,心沉寂于冰冷死海。你看不见,路人也找不着。空悲叹——

既许我半世拼凡尘,半世浪天涯,与我共年华。又怎会文不达尔心,语不传尔意,任我空牵挂?

既诺你彼时共星辰,他日同饮茶,陪你看朝霞。怎又会此地空余恨,今日悲喜加,只身叹落花!

或许是上苍垂怜,让你我再次遇见。而遇见也算不上重逢。网络里的情缘,是否会被世俗认可?不曾谋面的相许,你我都会在清醒时嘲笑罢!可偏偏,这颗心就这般爱捉弄,不让世俗驻足,不将彼此放过。我问你,怎样才不会继续煎熬,于是,仓央嘉措的十诫诗,是你发给我文字,我拼在为你画的手绘上——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第三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四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五最好不相爱,如此便可不相弃。

……

而你我未曾真正相见,为何却相恋相爱相思相忆了?仓央嘉措也给不了答案!

来过,又走了。出现,又消失不见。穿梭在梦境与现实,挣扎在理智与情感,疲惫了那颗跳跃的心,也迷幻了这双清澈的眼。许是故事太过戏剧,心却太过实在,一时间,不知是把故事上演,还是清醒尘世。

来来去去之后,兜兜转转又一圈。努力忘却,而记忆挥不去!当思念遇上孤寂一人时,才发现已经失败得如此彻底。落花已飘零,流水去不去已不是问题。败给全世界都不可怜,还可以重新来过;最可怜是败给自己,再怎么理智也阻止不了怒放的心。除了随它盛放,别无选择。

一段梦醒时分,一首梵音经呗,一朵花谢花开,一场动人电影,于自然的规律中,于人世的冷暖里,我窥见缘分的秘密。一瞬间,似乎领悟到佛的箴言,寻到苦寻已久的答案。

银河璀璨,星球万千,地球转动,千百亿年,沧海桑田,变化万千,唯有这情感被传唱不断。很多事情,只要努力,终会被时光温柔以待,而感情偏偏不是这般。幸福的笑容,是前世的修行;痛苦的眼泪,是此生的劫难。

若是劫难,那便不能躲。因为,终究躲不过!

所幸的是,我的劫难正好是你,而你的,也依然是我。注定是没有完结的故事,继续缠绵悱恻,不问开花与结果。

当黄昏退场,夜色朦胧,风携着竹影摇曳生姿。湖面平静,浅浅散开的波纹纪录着风的柔情,沉默的月光在湖面跳出闪闪星光,波光潋滟。抬头,再见皓月当空,那么冷峻,又那么温柔,勾起昔日对你的思念,也暗藏回忆的感伤。

突然明了佛的良苦用心!夜空之月,明亮、清冷,时有圆缺;碧海之月,浩荡、安宁,偶尔变形。不管夜空之月还是碧海之月,目若遇之,便成形成色。而你我,微渺的凡人呐,永远也拥抱不到,又何必执着是水中之月还是空中之月呢?只不过,一个是天涯中的咫尺,这是夜空的魔术;一个是咫尺里的天涯,这是流水的戏法。仅此,而已。就如同人世的情感——水中之月,镜中之花。在空与色的禅语中,若有似无的存在着。

深知:风不止,月将一直闪动那水中;情不灭,你将时刻跳动我心空。故事若没完,强行拉下帷幕,也会在幕后继续上演;深情若未减,理智选择放下,必会是之后剪不断理还乱的纠缠。所以,洒脱,选择勇敢,与你继续这一段雾里看花的美好,陪着情不自禁地纠缠。

不去管会相互拉扯到多远,月会一直在,等风停,等水干。也别问能彼此纠缠到哪一天,春会再回来,等花落,等雾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