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冬语

专题标签:, , , , ,
作者:zuguoxin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9-03-27  阅读: 35 次   网上投稿

皑皑白雪,让冬天有了清醒、零碎的乡愁回忆;西风漫卷,苍白的模糊梦境落满了白雪的羽毛。冰合大河流,茫茫一片愁,同为塞外漂泊客,共对萧条冰雪天。
冬日的小城寂寞、冷清,不适合物欲喧嚣的肆意侵扰。自己的心情也常常百无聊赖,好像遗忘了什么本该及早去做的某事。冰雪的无情催生出寒梅的渗骨清香,这其中的滋味又有几人感同身受?
小时候在外求学,到了冬季就盼下雪。雪一场场下得起劲,心中的孤独与惆怅却与日俱增。宿舍窗外的雪纷纷扬扬挥洒着,心里不由自主想起了千里之外的家人。天太冷经常起大雾,几米外看不清人影,找不到方向感也是令人心焦的事。快放假时,与同学相约提前买好车票,归心似箭,只盼着早点回到家,和父母好好唠唠嗑,放松放松身心。在外漂泊久了,新鲜感很快消失,失落感与日俱增,很多时候我们都说着言不由衷的话,甚至无话可说。在父母跟前,自己无论多大也都是孩子辈的角色,可以无话不谈,有时候觉得挨顿骂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我和父亲之间的话不多,就算有什么心事闷着不说,他也能猜中十之八九。父亲生前对我们子女的关心关注都是默默无言、身体力行的。我们虽然不喜欢父母的唠叨,但遇到拿不定主意的事还是希望和父母商量琢磨一下,听一听老人言,防止自己的一意孤行和考虑不周。
凄凄塞外风,山冻不流云。小城的冬天天寒地冻,路上行人稀少。父亲晚年住在乡里,总是闲不住,平常喜欢到县城超市或市场转一转,溜达溜达,遇上个熟人说几句话那是很开心的事。晚上回到家看电视是必不可少的功课,睡觉前在拿一本旧书翻一番,回忆一下当年的细碎前尘往事。父亲的晚年寂寞心情我们无法体会,也无暇体会。但彼此的感官心意总是相通的,亲情感应的力量也是从来无法代替的。父亲早早办好了公交老年卡,去市里办事路费自然是免费的。但父亲很少去市里,可能是嫌市里人多环境太吵,再说也不容易见到什么熟人。逢年过节,遇到家庭聚会,父亲总是非常上心,早早电话通知我们,什么节点准备什么都事无巨细安排妥当。前几年老家亲友团来家里探亲旅游,父亲高兴得像个老小孩,脸上的笑容格外开朗。半个多月的时间里父亲带着亲友们把附近县市的景点基本上转完了,留下了最后的美好团聚回忆。
父亲晚年的身体每况愈下。也因病住过几次医院,牙齿基本上掉完了,只好用假牙代替。头发花白稀疏,看上去有明显的风烛残年、日薄西山之态。但父亲的视力很好,不带老花镜看远处的东西也能看清楚。我们都希望父亲安度晚年,尽享含饴弄孙的天伦之乐。但事与愿违,父亲在家呆不住也闲不住,做事风风火火、夜不能寐。每天不出去转转,不干点小活出出汗就浑身难受,和小城里普通退休老人的生活方式、习惯大相径庭。我们作为子女的性格也是五个指头不一样,言谈举止、爱好脾性与父亲存在差异代沟,很难做到想法融合。但父亲心中有杆秤,做事考虑长远,与子女相处也因人而异,尽量避免言语失态或伤和气。父亲在我们心中始终是可亲可信的人,这一点无论何时都未曾改变过、怀疑过。
冬天的寒冷因为有父亲存在而心有所暖。自父亲离世后,我们才真正体悟到什么才是苦寒、冰寒、岁寒,什么才是白云苍狗、过眼烟云、南柯一梦……生前未曾好好惜缘,身后空余苍天无语。而今孤云横天,苍山负雪,冰河细流,一世繁华流离浅近如痴醉梦,夜阑深忆垂泪音容,茫然秉烛不觉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