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中原之行结缘情五(1)

专题标签:, , , , ,
作者:茂茂芝麻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9-05-27  阅读: 27 次   网上投稿

中原之行结缘情五(1)
王双贵
曾用笔名:王茂生茂茂芝麻和茂茂更茂盛。
1、穿越有情缘。
琉璃娃刚整理完上一次中原探美归来的心得妙记,一种荡漾在心扉的感觉抚过指尖滢如涓泉……于是便捧过晶莹墨玉砚、铺下万明透视纸,提起洒脱抒情笔,为刚刚整理完毕的中原探美章节,又格外铎上了一笔思念的情怀。当笔锋滑到动情地方的时候,几许痴情的泪水涌上了眼泉,哗哗的流入笔端……于是,琉璃娃顺手端起放在旁边的那杯利用冰间泉水酿造的青稞酒,慢慢的小口品尝着在中原?新世间的温情美景?
一杯酒还没饮尽,琉璃娃开始醒悟吟曰:“醉里思源浩波闪,疑是灯火照寒川,瀛寻中原繁华景,重温情曲盛世间,曲尽人庆和谐事,酒想醉人心省坚,涉原美景又在现,满眼挚情暖寒川。”
于是,琉璃娃又数次泼彩,把满腔的相思,渡上翡翠的年华。趁着漫天风雪的朦胧夜晚,又跃身跨出千年的冰封,瞅准了一片纹络最美的花瓣踏了上去,将自己书写半酣的那份心得书卷,再次寻觅探找……
临近滨海上空的时候,琉璃娃忽然闻到一股春意泼墨,花香灼燎的味道徐徐飘来,使自己再返中原探美?景的急切心情,顿生欢快舒悦的舒畅。于是便按住云头,执手额前隔云相望:只见一英俊翩翩少年书生,正双眼凝眸面露微笑。在一片心形的白雪覆盖的花园里面,沾墨泼彩,执笔画梅。使刚刚解冻的心形田园图上,突自凸现出一棵鲜艳斑斓的梅树,在春日和暖的艳阳祥光的映照下,瞬间咕嘟出晶莹的绿叶,刷新了心田一片生机的盎然。
突然,一阵“嘀??嘀嘀……嘀??”轿车的喇叭声由远而近的驶来,只见一辆枣红色高配置的宝马载着一名妙龄的红衣女郎,像风一样旋即飞驶开来。由于琉璃娃现在还施行的是雪域高原隐身的透明程序,在中原的平常人眼里,一般人现在是还分辨不出其体征相貌的的本来面目。
此时,琉璃娃看到飞驰而近的宝马过来,顿觉产生出一种应该探寻观赏,求其原本的真实想法。于是立现出平常市人的本来面目,立于道路中央。其实,琉璃娃并不是思慕想以卵击石。按照他的修为能力和基本做法,就是一辆飞驰的火车、飞机,只要他稍一扳动任意一根手指,也能使整列的火车叠成高楼,即飞的火箭倒向打旋儿。不过他现在却并不想那样做那种对付毒蛇猛兽和非法之徒的缺德的做法。他只是想试验一下,开车的时髦女郎有没有那种逆向思维的果断交通意识,能不能在在应急的万分情况之下,做出万全的应急反应决定,于是上前先喊上一声:“吱??停,停,停!”只见在他的喊声当中,随着‘吱,吱??’一个尖锐的急刹车的声音,那辆红色的宝马在距离琉璃娃不足一米远的地方,拖出了好几米长的划痕骤然停下。
隔着一层枣红色宝马的车窗玻璃,已穿越反串成英俊少年的琉璃娃,把在半空当中沉浸投放在那作画作当中的遐思,拉回了现实。抬头看着红色宝马轿车里的红衣女?,正抬手整理着因为震惊而急刹车的惯力颤乱的秀发。一时间因为痴情萌发出的魔力,轻轻舞动着手指,把红衣女郎的青丝红衣衬托的美貌面孔,投放在那位英俊少年正在创作的田园春光图上,组成了一副空前绝美的感人画卷,惊呆的琉璃娃顿时失态,使几个世纪修炼出来的定力,顿减大半。一时竟忘记了移开一贯机警灵活的眼神,怔怔地盯着红色宝马轿车里的那位红衣女郎。
由于事发突然,那位红衣女郎整理好自己的秀发,刚摇下宝马轿车的车窗玻璃准备发火责问。可头刚探出车窗外面,发觉英俊少年正瞩目的注视自己,不满地狠狠瞪了他一眼,琉璃娃见美目蔑风一刮,方觉自己神情的失态,忙把秀面慧目转向旁边去看别处。红衣女郎推门下车心乐声韧的质问道:
“哪来的不懂礼貌规则的外地书生,竟敢在滨城挡我徐怡然的道路。本想驱车参加赤山法华寺的盛大庙会,不想却被扰的没了兴致……”
琉璃娃听了一愣心想:“上次从雪域来到平原,已是几个世纪的经历,还从未遇见过如此飞扬跋扈的美貌女子使自己一时理屈。本来聪明绝顶的自己,竟然发生了不知道如何对这位大胆泼辣的女子作出回答的词穷。然而,那位红衣女郎一看责问之下,美男并不答话……还以为是自己刚才急刹车的冒失促成的惊吓。越发来气说道:
“嗳,方才盯着本小姐看的时候,不是挺大胆专注的吗,怎么现在却不知道说什么来着而理屈词穷了呢……?”
琉璃娃见说,俊脸微微一红说道:“在下琉……,”刚说出仨字。顿觉不妥又急忙改口说道:“在下扰了小姐的雅兴并不是我有意失礼而故意……只是因为我刚从雪域来到中原,还没适宜美丽中原的习俗风貌,而且又是在专心作画……”说着,赶紧深捏了一下自己的小指,使出迷幻的障眼把作画少年遮住说道:“万望小姐海涵见谅……”
“雪域……?”红衣女郎听后略微沉思一惊自语说道:“那不是风霜雪剑琢人面的地方吗?怎么还会有如此丽的英俊少年呀?看来绝非是等闲之辈……”她这样想着,便问英俊少年说道:“那你来我们中原所为何事?”琉璃娃见红衣女郎已经缓和了问话的语气,便回想起刚才那在作画的少年已被自己施法障眼的事情,不过他那副画架还在。于是急中生智说道:“因我喜欢作画,便趁春暖花开的季节来到中原写生,不想却惊扰了小姐去参加庙会的雅兴,真是对不起,还望小姐海涵见谅……”
红衣女郎见英俊少年这样回答的虔诚痴情。闪秀目一瞧,这才发现在不远处的兰花树下?立的画架,只见在红梅绽放的山崖上,花丛当中,一位妙龄女郎翩迁起舞,犹如九天下凡的仙女一般。妖艳当中,透着一股凛然的傲气。不禁赞叹说道:“好一幅红梅写生仕女图,百花中能把红色驾驭得这样清俗,恐怕只有梅花了……”琉璃娃见红衣女郎对自己的所做已有同感,便接上去说道:“能把红衣穿出这样的飘飘如仙,恐怕是也只有小姐您了……”说着,他又挥洒几笔……
那红衣女子虽然是在家里,以及女伴当中,一贯对别人的赞美习以为常,受之若然。却终究是名未出阁的青春少女,再加上听到这样美貌的少年的这么高度称赞,还是不禁微微红了脸。顿时更加显示出少女独有的清纯之美,使得几个世纪固情不爱的琉璃娃,此时内心也不禁为之出现了为之一颤的动情连波。顿时使在场的双方,气氛都微微的感觉到尴尬和不好意思起来,不过这只是出现了很短很短暂的沉默,在眨眼的瞬间,琉璃娃一个“咋咋”打破了沉静说道:“藏教研修院弟子刘利伟请问美女小姐芳名高就?”“本姑娘姓徐名怡然,滨市美术学院摄影学会会员。那红衣女子自己也不知道今天是如何回答的这样豪爽……“徐怡然”琉璃娃轻声咕噜念道:“真真是个好名字呀……”“多谢公子夸奖……”徐怡然微微一笑,毫不谦虚地应承说道。琉璃娃又是一惊,心里暗自寻思:‘这真是个特别的女子……’于是,赶忙谦逊应承说道:“何必公子公子的,叫的我好像有多么的金贵似的……小姐若不嫌弃,就尽管喊我‘利伟’的贱名便是。不知我是否有荣幸为小姐画一幅丹青仕女图画,当作刚才不慎的赔罪?”不等徐怡然回答,琉璃娃就拿起画笔拭目以待。“好啊!好啊……那我就先谢过利伟哥咯……”这次,徐怡然没有公子公子的称呼了。而是顺从了琉璃娃教她的叫法,而且还是加了‘哥哥’的亲切叫法俩字,回答的也很干脆。
这个时候,琉璃娃又赋予了毫笔无穷的神力。轻点水彩勾勒出一幅绝世容颜的眉黛青颦,莲脸生春的倾城的美容月貌。特别是那一袭打红的乔其纱衫,妖艳而不俗媚,使一副娇媚的淑体透出更加娇嫩的青春飞扬的神采魔力。还有暴布般的秀发,更衬托的画中仕女,通身透出脱俗的气质如仙的气质。
琉璃娃的点彩毫笔刚刚落笔离版,徐怡然便忍不住赞叹说道:“利伟哥哥真是妙笔神采所在……”说着她赶紧站到画板的旁边,逗引着另一边的琉璃娃偏抬头朝着她默默的傻笑。徐怡然赶紧按下手里的电子遥控器,使宝马轿车上的广角摄像仪把这丽的时刻定格……“怡然喜欢就好……”琉璃娃这回也没有称呼小姐、姑娘。而是直呼其名,呼名的时候还报以浅浅的一笑,更加让徐怡然有一种如沐春风的陶醉和感受说道:
“利伟哥哥,您送我仕图,又使我游兴大增。干脆,咱们两个一起去参加法华寺的赤山庙会吧,以便咱俩共同参拜极具灵性特强的大明神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