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我的青衣

专题标签:, , , , ,
作者:..梨..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9-09-27  阅读: 13 次   网上投稿

江南冷冷,烟雨中,春情只到梨花薄,真的片片催零落。在这里,过年的气氛,匆匆的人流,无所事事而来游玩中随意邂逅的小镇,落拓的我,随意的小河,小河边真的有着的乌篷船,柳儿没有叶子线条柔美,民居陈旧杂乱,街市吵嚷叫嚣,吴哝软语似歌,水润得无视风情的人民,悠闲着,协调而统一。

人生真是一出戏。戏里戏外,我想我应该有一位青衣吧,沉睡千年,走上戏台,水袖盈盈。记忆中,木棉花开时节,就想站到能与之比肩的地方,细看那一片妖冶的火红。壮烈,英雄,象某个男子,象春天里,经过寒冷后,等来的誓言。誓言,整个整个的来,整个整个的去,从来没有发生过。木棉下,有姑娘,定是兰心慧质的,一个小蓝,一朵一朵的收起,不想问,药用还是食用,或者真的学那葬花,花一葬,花间多少事,皆了。

回味,说不上是美丽的,记忆的年轮,总会把某些淡漠,淡漠,如同烟花散尽。恍然间你在唱歌,你的笑,你的眼神,你的每一个动作,恰似云烟,却非常的清晰。人来人往里,没有相识的人,不似在人间。什么向往都没有。

时间,总是喜欢在有雨的日子里,拉长思念。想象中,你依水而来,执手。梦里,那个影子越来越模糊,立身江南,以为梦里的情景,终究只能发生在江南,天马行空里,想象着你,也是这样的天,春秋的样子,一袭青衫,立在我的面前。可是,一切皆已改变,人群中,你没有在我的视线。就是在,那也是梦里的容颜啊。于是,那一阙,沾衣未必江南雨,清风一缕红尘梦,悄然的浮在脑子之上。

天却大晴,少有的,因为我在江南而有的大晴,一连好多天好多天的大晴,所有的应该是烟雨凄迷的景象,全是自己不曾经历的,于是,明媚成春天的女子。只能去幻想有雨的思念。我不用容忍,你只是飘荡在我的梦里,那你不在我的状态的点滴,一一收着,收成自己也不明白的将来。

总是,恶梦朦胧吓意未醒中,听到有个声音,故作淡然,细细的说,妖妖,别怕,别怕,有我呢。于是,距离终归在地图上,心与心,相依。与他,也许,真是要相依为命般的。总是,看见一双手,细细致致,干干净净,伸了过来,那天,那里,画前,不能执笔,突然的泪流,竟然是,能猜测到,也竟然这头里,人来人往里,没有来由的泪如雨下。总是见你,执笔清影,心事横陈,嘻哈着,放荡不羁,不良少年般执拗,故作着强大的身心,我又看见,那沉沉画幕后,那寂寞的华年,纳兰公子般,却是命里风尘。一切,忙来忙去,终为他人作嫁。原本不曾发生,又何必记忆,于是,清酒一杯,淡淡品尝。

纯粹的这样的想着,安然的沉沦!我要扪心自问,我如此这般,能否动你的心弦?人群中若有你,你,能否感应到?

你累了么?一天到晚混混噩噩,还不知道要回头?我在这里,耐心的等候在这里,你的疲惫,不会侵袭在我们之间,我会放下所有,随心而去。可而今,我却只能无望的游离。是不是,我不好,不够好,不够好到你的心里去?

寂静长廊,能举杯轻饮,饮尽一地的落花意,花落自知是无情,沉醉的时候,为什么还要一次次地弯下腰,在午夜的长廊上,一片一片地去拾捡那些被零风吹散的记忆碎片?

冷冷烟雨,安得一人,走在水巷深处,总有一个地方,叫做记忆的边缘,一直以为,可以遇见的,遇见那个黑衫的男子,忘却云烟的,等待。可惜,不曾遇见。

恍然间你又在唱歌。

午夜,我会轻唱,我会在夜间,轻声哼唱。在寂静里看到片片的时光,让我击成一些晶莹。面前酒台高筑,盛世的繁荣,所有的印痕,全在自然里没有做作。仿佛你就在那边,轻和。

人生,总有一个日子,是永远属于自己的。经历了,在心底,承受了,伤痕的烙印,那么,只记得,如今的日子,有你就好。问题是,没有你。

明知道一切一如,结局,故事,过程,终将注定。却还是,飞蛾扑火的想提前着想象。就让痛也好,早点来。哭也好,早点来。笑也好,早点来。人生,终是自己参与着,终究是来过了。没有开始,已经看到未来。该是随缘的人。于是,放低放低,再放低,低到尘埃。尘埃里,苍苍茫茫,全是嘻嘻哈哈哭哭啼啼。只能藏在无边际的烟雨里,淡了素念,浓了夜梦。,身置烟雨,看烟雨纷纷。谁和谁能续今生前世?

而此刻,欢欢喜喜,悲悲切切,全在生生的经历,我真想,以吻封缄,当我青衣。没有今生,没有来世。

黎乐2013.09.16QQ:929926126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