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冬天还会冷

专题标签:, , , ,
网站: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27 次   联系QQ:28472517投稿

已深,人已静,只有我在辗转难眠。

“回家呢,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就什么事都没了!”

是的,我何尝不是想好好睡上一觉呢?尽管我知道,只要可以苏醒的睡眠,就不会带走我那好似失去所有一切的痛楚;就不会带走我那刻骨铭心的初恋;就不会带走那“缤纷落叶”;就不会带走水泥方砖上的足迹和接踵而至的人群中的身影。可是就连老鼠都要休息的夜晚,却没有了我的酣然入睡。哪怕是一个小憩也好啊!隐隐做痛着的心不容我闭眼,稍一合眼,就会有热热的东西跌落在脸上,争先恐后地汇入我的口中。睁开臃肿的双眼,朦胧中,望见他渐渐逝去的身影,望见他迎面而来的笑容。他的笑语言谈回响在我的耳畔。

窗外怎么有了亮色?唉!原来那阳光下的信步闲游是梦中的美景。我真不知该慨叹一句“唉!真可惜!”还是该道一声“谢谢上苍,寂静而深邃的夜晚中尽也融入了我的睡眠。”可你不觉得你依然在和我做对吗?今天,不,不,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便不再期盼见到黎明了。也就是在昨天早晨,我还会傻傻地望着窗外来一句“嗨!终于亮天了!”那是因为我期待着见到他。那时,我期待清晨,喜欢和他环江而行的那份甜美;期待间操、期待午休,只为见上他一面。课堂中的黑板上,手中的教科书上,眼前的作业本上,都时常出现他的身影和他阳光般的笑容。再接着便是期待着放学。再后来期待清晨……然而今天呢?我还有什么好期望的?还有什么好等待的呢?有的只是供我独行的感伤之路;期望的也只是他幸福的笑脸和别让他看到我现在的样子;等待的只是他事业有成的喜讯。(如果还有,那也就是希望破镜重圆。我曾对他说过的,你就是我放飞的风筝,飞累了,你就顺着线回来找我。)

今天的地球怎么转的这么快?为何这么早就亮天了?无耐的抬抬沉重的眼皮,摸摸脸下的枕头,有种像似浸过水似的感觉。摸索着找到BP机。看了看,才两点。今天的BP机少了一个钟的图案,今天的BP机也少了往日的宠爱,它已不再安睡在我的枕边。

爬起身来,望着镜子,却惊呆了。那个大眼睛双眼皮的小黑妹哪里去了?望望左右,并无他

。难道镜中那个眼睛红得像烂桃一样,肿得跟茄子那般大,那个亮白肤色,脸膀膀的就是我吗?那个长发蓬乱、满脸憔悴的人就是我吗?

“你还是应该好好学习的,将来……”

昨日他的话响起在我的耳边。可看着眼前的书,我并没有了往日的热情与求知欲。那句自我激励的“我能行!”也已不复响起。面对这些书,面对眼前的一切,我茫然失措。下意识的,我收拾了书包,穿上那件他认为很有特点的长领黑毛衣,扎了两个很适合我的小辫。留下多于往日的厚厚的浏海遮挡在脸上。穿上那件中学校服。(嘿嘿!中学的校园里也有他的!)

留下熟睡的家人。可以第一次尝到失恋的滋味,同样可以尝试第一次逃课的味道。

不知这是夜还是晨,它透着朦朦的气体,留有黑色,却也掺杂着亮色。

一阵风吹来,吹乱了脸上的头发。“好冷啊!”我随这之打了一个寒颤。但我知道,有一个部位比发出这寒颤的身体更冷。那里已空空如野。在这寒冷的天气里,一滴热热的水滴敲开了那扇虚掩着的门。

“今冬不会冷的!”那天我对他傻傻地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他似乎没有明白我是在说有了他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他说:“不知道啊!不过没关系,到时我把我的帽子、手套都给你,你就不会冷了!”听了这话,我很高兴,很幸福。

模糊的双眼无目的地盯着这朦朦的气体。脑海中不停的放着电影,那颗被盗空了的心,似乎被什么狠狠的撕咬。不知疲惫的双脚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这里?!不知不学中,我来到了在我们第一天一起上学时汇合的地方。我想起了那个留有佘温的黑管箱,想起他接过黑管箱时我所感受到的幸福,想起他递过黑管箱时我所感觉到的他留在上面的佘温。

这儿!这是后来他陪我取自行车的地方,也是他昨天最后一次送我的地方。记得那一天的早晨,他来得很早,在我刚拐进门时就看见了他。当时,我觉得好幸福,真的,也很满足。

还有这里,这是我们第三次一起上学时汇合的地方,也是我们后来每早集合的地方。但是昨天早晨却是最后的一次,但愿不是永远的最后。

这呢,是他陪我取车之后,我再送他的地方。(因为他羡慕别的男生有女朋友送,所以我也送他。)也是他第一次看我背影的地方。以前,都是我望着他渐渐逝去的背影直至消失在我的视野里。我真的很想,也很喜欢再看他的背影。看一生也不会嫌烦的。

英--才--网--吧!我曾讨厌过它,后来却不由自主的对它产生了莫名的好感。或许是应了那句“爱屋及乌”吧!这里是我们第一次相约的地方。现在它的门是紧闭着的。唉!如果这扇门若能锁住时间该有多好啊!

世纪广场很静,虽被雾气笼罩着,虽被灯光点缀着,但却失去了往日的美丽,至少在我眼里是。这里,我们不知来过多少次,这里的栏杆我们跳过,这里的石砖我们坐过。如今,只剩下一个弧伶伶的我,很可伶。唉!世纪广场后面的羊肠小路上还有我们的足迹呢!只身一人走在这儿,不会有卖花女来打扰我了。

我所抚摸着的这个长凳,是我们一同坐过的。在这旁边,我第一次收到他送给我的玫瑰。但愿我还可以收到他送的。唉!早知道,我就不多次阻挡他买玫瑰了。事实上,我是很喜欢他送花给我的,越多越好。可我不想让他在那上面浪费,尽管我是个喜欢浪漫的女孩。

再次来到树的足下,再次与小草同坐,然而却缺少了一个他。这里是我们的第一个老地方。我们曾在这共谈儿时趣闻,同赏缤纷落叶。可是现如今,那缤纷落叶已不复存在,不再浮现在我们的眼前,亦不再飘荡在我们的身边。可它却落在了我心里的最底层,全然覆盖了它,没有一丝阳光透过,却裸露着一条终年流淌着的冰冷小溪。

我踌躇了,面对江南大桥与临江门大桥,我该走哪个呢?一个是我们几乎每天都走的,一个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走的。还是走江南大桥吧!在桥的那头还有我们的第二个老地方,还有他最喜欢的地方,也有我最难忘的地方。在这桥上,他曾将衣服脱下为我挡风。在等车时,他也曾用衣服为我遮雨。

每次都是我们两个人一同迈上这石阶,如今我却只身一人挪上这石阶。这里不再有他相伴的身影,也不再有他诙谐的言语和他灿烂的笑容。

这个圆形花池,这个亭子,恐怕我一生都不会忘记。他生日那天,我们来过。我亲手为他点燃二十根蜡烛,在这松花江畔。他说过,这是让他好像做了一个美梦的地方。我又何偿不是如此呢?

脚下的石子有些玩皮,像曾经的我们,更像曾经的他,总想将我绊倒,但我知道,这无情的石子不会像他那样,再用一双温暖的手支撑着我。

这个小小的土坡,是通往他最喜欢的那个地方的小小通道。我们曾一同走下它,也曾一同迈上它。可今天,再也没有人关注着我的脚步了,再也没有人担心我会跌倒,有的只是别人投来的诧异眼神。但我现在并不在乎。

好了,这里就是他最喜欢的地方了。

看,就这儿!我们就是在这儿野餐的,就是在这儿同看天的蔚蓝与广阔,同感水的畅快与奔放,还有风的轻柔与亲切。

泪眼朦胧中,我看见了地上的食品袋,还有洒在地上的爆米花。他的那句“你应该叫爆米花机!”回响在我的耳畔。俯身拾起那个被泪水溅湿的酒心糖包装纸,好像又看到了他吃酒心糖时那副可爱的样子。那边不是他扔的巧克力包装纸吗?好像是为我剥的那个。

顺着他那天从江边上来时所走的路,我跃跃撞撞地走下去。沿着水流动的方向走着。尽管我的视野较平日小了很多,亦是模糊了许多,但我依然弯着腰竭力寻找他扔在江里的那个饮料瓶,寻找着那张写着“爱咚咚50年不变“的字条。我故不得脚下的路是否脏,是否崎岖,故不上裤子的慢慢湿透。

走了好久,寻了好久,没有找到。或许真的如他说的那样,

”会漂走的!“

不,这里不是他最喜欢的地方,我要回到他最喜欢的地方。走上往返的路才知自己走得太远了。

我还要走一遍他那天他从江边上来时所走的路。我挪了上去,又跌撞着走了下来。

眼前这不算一望无际,也算不上沧茫的滔滔松江水,哗哗的流淌着,并没有击起浪花,也没有什么异样。真不知它是否有情,是否有爱。如果说有,那么它们为何对我的伤心,对我的痛不欲生,对我的难以忘怀无动于衷呢?如果说没有,那你们为何亲吻我的双脚,为何在我的膝间玩耍?

哦!我懂了!是否你们真的懂我了?是否你们要与我为伴了呢?

“如果有一天,你说既将要离去,我会迷失我自己,走入茫茫人海里……”这应该是邓立君的歌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