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捕“蚊”者说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44 次   网上投稿

爱情好比蚊子?不,不是爱情好比蚊子,是相思单恋好比夜蚊子,跟爱情完全是两码事。当然,爱情也像极了一摊蚊子血,云彩般绽放,“云成章曰‘蚊’”,那漂亮的如花纹般的云彩可不就像极了爱情,赋予了爱情最至高圣洁的意义!

你看,乍一躺下,那思念可不就如蚊子般挥之不去,你又有什么办法?两眼一闭,南无阿弥陀佛,轰炸机呀轰炸机,你可悠着点轰,我这点血肉之躯,可经不起你的折腾!那思念,那蚊子,漫天盖地,轰隆隆的,明明耳畔只有一只蚊子,却好像遍地都是蚊子(我要到哪里才能逃脱对你的思念?有我的地方,必定就有对你的念想,那没我的地方呢?想必就没有了吗?你要清楚这是思念纠缠着我,逃不了,斩不断,避无可避,谁叫你已经占领了这整个有我的世界呢?)

忍不住,眯眼拍蚊,好家伙,好功夫,这闪避的轻功,嫣然一高手之高高手,只撹的我心烦意乱,“死蚊子臭蚊子破蚊子,敢不敢接我一掌,闪避算那门子破功夫?这懦蚊,不跟你一般见识…”,待我不去理它,它又慢腾腾的来了…(我想要扼住相思的喉脖,宰杀其于摇篮之际,我以为我成功了!却在一些有的没的空闲里,思念如潮般袭来,怎么可能不想你呢?)

蚊大爷呀蚊大爷,你行行好,发发慈悲,就放过我吧!蚊依旧“嗡嗡翁”飞来飞去,无视我的祈求和讨饶!忽地万籁俱寂,落尘有声,一阵皮肤上的酥痒袭来,左胳膊上大动静,我又是狠狠的一掌。蚊呢?还在轰隆隆的盘旋着,耀武扬威,那个无奈呀!我的心那个哇凉哇凉啊,我的胳膊那个疼呀!(一次又一次的,我企图的重获新生,都以心头的阵阵抽搐而告终!我一掌又一掌的狠狠抽打着,越疼越念,越念越疼)

醒不是醒,睡不是睡,我大口大口吞吐着这黑暗,宛如一个恶魔在截取这无穷黑暗的无边能量!百密一疏,到底还得喂蚊子,不喂蚊子怎么行呢?它狠狠的吸着我的血,我的灵,那可是我的血呀!我不忍打断,由它去吧,神思疲倦至极!(如果我想尽了一切办法还是没办法,那么就想呗,蚊子吸饱了大概就不吃了!那么我想够了大概也就不会那么想了)

神思疲倦的我,睡眼朦胧的的挠着那些被蚊子叮过的地方,一阵一阵的惬意,如果没有被蚊咬过,又怎会得到这种幸福呢?那些在皮肤上微微凸起的小小山丘,区别于完好的大地,以微晕的红色呈现,美极了简直!我挠着那一块块的艺术佳作,心中说不出的那个幸福!(那些记忆和美好的憧憬就像被蚊虫叮咬过和将要被叮咬的伤口,伤心有一点,幸福有一点!那些记忆零碎闪现着闪现着,最终凝聚成一个你的影子,想要看的清楚一些,脑袋却有点疼,心也有一点)

我燃起蚊香,喷洒漫天毒药,只盼望能得一宿安枕,却是尸横遍野。有侥幸者自地缓缓升起,悠悠降落,几番挣扎终于再次翱翔,仓皇出逃,终得一宿无思!却不想次日又携大军来袭,攻势更猛,是城毁人亡!(念想就像洪水一样,堵不得,可千万当心,翻在念想的滔滔不绝中可是谁也救不了的!)

突想起降蚊九式:一,蚊动我不动;二,蚊不动我不动;三,蚊再动我亦不动;四,蚊又不动我还不动,此四式屏其气察其位谓之以静制动,其后:五,蚊动我动;六,蚊不动我吹之;七,蚊欲静之我必假拍之,其后渐入佳境,习得后二式:八,吹毛求疵,以运气为主慈悲为怀但求蚊不咬我;九,以快制快,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无所不用其极终杀蚊成性,嗜杀如麻。后在菩提祖师感化之下方得解脱,觉九式降蚊绝技太过花哨,终化为一式,此一式惊天地泣鬼神,天下蚊尽去之,谓曰:舍身“喂蚊”,终于脱离蚊之苦海。(爱情未免太过花哨,哪有那么多话好说?心动了就是心动了,爱了就是爱了,剥去华丽的修饰,爱还剩下什么?难道不是甘为之“虽九死其犹未悔”的决心吗?好一招“舍身喂蚊”,把我的“血肉”都拿去吧!最后啃的干干净净,我亦化作“蚊”之一员,活着你的血里肉里,伴着你的呼吸而呼吸,随着你的心跳而心跳!)

次日醒来,查知右臂鲜血一摊,知是此蚊吸食过多,在酣睡中被我一侧身给压死了!而那血,那被吸食的血,究竟算我的血还是它的血呢?那一摊血花早已干涸,像一朵花,什么花呢?不知道,假设它像莲花吧!可是莲花不都是白的吗?笨蛋,还有红莲黄莲,你这没见过世面的家伙,况且咱们是假设,假设懂吗?就是想像它是一朵白莲。可是既然有红莲为什么不假设是红莲呢?我觉得红莲好呀!那就红莲好啦!(伤害总是发生在不经意间,但我说的是另一回事:要说你像什么花,《爱莲说》说的真好,以前读只是觉得好,现在是感到贴切的好,“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可不就是说你嘛!你的气息与一举一动完全就是一朵会走的莲花,什么色呢?白色最贴切,但是这色调太冷,我倒唯愿你是一朵红莲,有着尘世的颜色,在夕阳的笼罩下熠熠生辉!心头却只是像吃了黄莲一样苦的不行)

我以为那是红色的莲花却不想越看越像蚊子血,越看越大,渐渐变成是漫天飞舞的红色海洋,又渐渐散成一朵红云,却是一片有着莲花形状的云朵,“云成章曰蚊”,哈哈,原来这就是“蚊”字的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