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不期而你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88 次   网上投稿

不期而你
题记:
生活就是这样,生下来,活下去。
从头到尾,都是一样的收场。
不同的,是我们。
是我们的经历,还有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理不清的感情。
谁没有年轻的时候,谁没冲动过。
年少的时候,你难道没有暗恋过别人,或者对别人表白过吗?
小时候那些说不出口的感情,无处安放的情感。
单纯的羞涩,怦然的心动,还记得吗?
那是无知的无畏,还是真情的流露。
小时候的末完成,长大,可以继续吗?

小小每天上班前,都习惯性地抬头看看巍峨的高楼,遮蔽的蓝天。
再广阔的视线,也禁不住高楼的切割。
破碎的蓝天。
还好,可以看到天空。
至少,还在同一片天空下。

挂着职业的微笑去上班,和戴着面具没什么区别。
程式化的工作,虚伪的热情,假意的关心,和麻木的心灵。
一派貌似的祥和。
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工作期间按部就班。不出错,更不出风头。
对于每个病人,她尽力做到和蔼可亲,尽心尽力。

每次夜班,顶着满天繁星,走出医院大门,望着万家灯火,小小都觉得非常落寞。

又一个夜班,回到家里,潦草地吃过饭,小小疲惫地躺在床上。
手机响了。
打开,原来是被好久不联系的一个同学拉进了一个群。
初中同学的群。
眯了眯眼睛,小小默默地想着这遥远的回忆。
和初中同学太久不联系了。毕业到现在,十五年了吧。
通讯录里只有一个女同学,不联系,可是也不陌生。
小小就是被这个女同学拉进群里的。
发果没有这个同学,也许有些故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可是,没有如果。
群里很热闹。除了那些一直没断了联系的男同学,好多当时默默无闻的,现在都热络了起来。
大家的思绪,瞬间被扯回了十五年前。

初中,最深刻的记忆,莫过于他。
他是小小暗恋多年的人。
最深沉纯粹的感情。
从来不知道,年轻的心灵里,也会成长出那么盛大的感情。
那么不遗余力,傾尽心力,刻骨铭心。
终究只是暗恋。

他是太过安定富足的男孩。
又被那么多人围绕。
小小的暗恋,只是实力悬殊的仰慕。
他一直都不知道。他是粗心大意的人,一直都是。
小时候,无数次地幻想,可以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有多么喜欢他爱恋他。
可是,后来的后来,她搬家,转学,他按部就班的升学。
那个年代通讯的不发达,和她的羞怯,让她和他,还有所有的同学,都失去了联系。
再也没有联系过。

工作以后,小小回来过一次,办户口的迁出。去一个初中时很要好的同学家里要了电话,又断断续续地联系了起来。
因为太久不见,好多的感情,真的变了。小小也只是从同学口中,知道了他的一些消息。知道他结婚了,他有一个女儿。
其实小小和他在同一个城市,只是城市之大,各自忙碌,又少了那么一点,宿命的缘份。
所以,他们从来没有见过。
其实中间有机会见面的。有同学结婚,辗转通知了小小。
小小想了想,她把礼金捎了过去,没有出现。
她不想和大家有什么联系。
过了那么久,她的心性更加清淡。
而且,她从来不觉得,她还在意他。
只是年少轻狂。
她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她刚刚经历了一场恋爱,差点结婚。是的,差点。
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感觉。缺少了那么一点感觉。

这次的聚会,小小本来不想去。可是同学们太过热情,叽叽喳喳的群里,一个个都踊跃地报名去参加,外地的也要赶回来。小小实在想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
她去了。见到了大家,还有他。
小小突然发现,对他的爱恋似乎深入灵魂,再见他,还是潮水般的窒息。
小小还是喜欢他。
那种小时候紧张无措的感觉,又回来了。
时光似乎回到了十五年前。
她的泪水,借着同学们一杯杯的酒,一颗颗地落下来。
小小想让他知道。
借着酒,在歌厅里,她抱着他,在他的耳边,把她曾经那么深的感情,一点点地说给他听。
直到泣不成声。
他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
小小靠在他的怀里,看着手中的酒杯,恍惚着点滴的幸福。

他还是不太爱说话,懒散也好,冷清也罢。
大部分时间,都是她在说。
小小可以回忆起他小时候的所有的事情。把这些说给他听,他只是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你怎么能记得那么清楚。
小小笑了一下,因为真的是刻骨铭心。
那现在呢?
现在也是。
可是很多事情都回不去了。
小小晃了晃手中的酒杯:回去了还不是一样,这样就挺好的。
是的,挺好的。
他有空会来看她,一起坐坐,吃个饭,偶尔喝酒。总是小小先头晕。
饭桌上,小小在他接夫人电话的时候,安静地看着他。
心里波澜不惊。
一点儿愧疚也没有。虽然她的存在,真的不够光彩。
始终,是觊觎别人的老公。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小小认识他,本来就要比那个女人早。
虽然小小明白,认识得再久也没用。他永远不会爱她。他是个很淡的人,对什么都不是特别在意。
虽然听他说过,他的身边一直有很多追求者,但是主动权一直在他手里。
和小小在一起也是。他不希望被打扰,她就从来不打扰他。从来都是。
小小总是在等他有时间。她总是听他的安排。

他说起过他的妻子,应该是个跋扈的女子。
彼此厌倦了,可是,日子久了,就变成了一种习惯。习惯了,就再也不会改变。
虽然他也偶尔在小小的家里留宿,可是小小从来没有觉得,他会和她有什么结果。
她也见过他们的全家福。第一次见到他妻子的照片,小小认真地看了看。
又看了看他的女儿,很可爱。只是长得不像他。
不像吗?别人都说像我。
不像。小小撇撇嘴:你身边都是些什么人啊这么虚伪,这哪里像了。根本就不像。

他也在心情放松的时候调笑过:不打算给我生个儿子吗?
小小噌地一下跳开:开什么玩笑。
于是他就再也没有开过这种玩笑。

他的妻子怀了二胎。他们一起来医院检查。
他们的长辈是希望有个孙子的。
走廊里,小小看到他们相携而行。他的脸上没有不耐烦,是一种尽职尽责的小心呵护。
小小还是觉得有一点刺眼。
小小带他的妻子去做检查。在外面等候的时候,小小歪头看了看他,好久不见了。
真的好久不见了。
他的性格看着温良,其实不好相与。
他 甚少和人主动联系。不会说一些没有营养的话。
和小小在一起,更没有任何承诺和类似的话语。
小小不需要,他也没有说。
他们在一起,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她说一会儿话,逗他笑一笑,然后长久地凝视着他沉默。

他的妻子出来了,他们告别。
看着他们的背影,小小的眼里,渐渐浮起一层水雾。

小小的医院和他所在的公司合作,要推出一个生育健康的普查和调研,以这个数据为参照,做一个科研课题,为期三个月。
很突出其来。
吃饭的时候,他忽然抬起头来看她:是你提议的?
小小擦了擦嘴角: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有这个能耐吗?
哦。他又低下头去吃饭。
他很少看她。她不是美女,只是沉静乖巧,听话,不粘人。

小小想起来他说过,高兴了就多在一起。
那 么,不高兴呢?就不在一起了吗?
小小没有问。可是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他不约她,时间久了,她会觉得,这几个月的缠绵只是一个梦。

对于课题,小小是负责人之一。她详细地记录分析了公司里每个人呈现的生育健康数据。
尤其是他的。

每次看到他的妻子,小小的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
小小见过这个女人。在她刚来这个医院的时年。那时她还是实习。就和这个女人打过交道。
可是他的妻子并不记得她。
小小对于这个女人印象深是惊异她出手的阔绰,和她想要隐瞒的事情。
当时的吃惊,现在已经麻木了。在这个科室这么久,见的多了,形形色色的事情,让小小见怪不怪了。

他妻子的肚子越来越大。查过了是男孩。他们都很高兴。
三个月的数据提取结束。
吃饭的时候,他难得问了小小一句她工作方面的事。
小小喝了一口汤。点点头:挺顺利的。
那我有什么问题吗?他咬了一口牛排。
小小眯起眼睛盯了他一会儿:没有。
真的没有?
你想有吗?小小坐直身子,问。
应该没有吧。他若有所思地说:要是有的话,那女儿和儿子就都不是我的了。
哈哈。小小干笑几声。这个笑话不太好笑。
不好笑吗?
当然不好笑。

他两个月了没有出现。小小也还在日复一日地忙碌。
直到那天在公寓门口,他醉醺醺地出现。
小小扶他进去。
听他语无伦次的委屈、愤怒、耻辱。
她拍着他的背。哄他入睡。

他和小小的婚礼在一年后举行。
小小看着蔚蓝天空下的鸽子。感受命运的无常。
从来没 有想到,她会嫁给深爱的他。
虽然他还是淡淡的,但是起码属于她。

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欺骗了他。
他是不能生育的。
那个女人曾经拿着体检的单子去小小的医院找过大夫。做为一个刚巧在里屋做实验的实习生,小小有幸目睹了一切。
小小对于那个女人的脸,记得很清楚。
她本来不想破坏他们。
她原本只是想在有生之年,也能相行一段。
可是后来,她还想要更多。
她贪恋这样的感情这样的温暖。
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觉得愧疚过。

林小小,爱秦泉。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