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外甥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37 次   网上投稿

外甥考上了大学。一所名牌儿大学。

他老爹乐了。这么多年来机关里上至局长下到门卫老头,谁家有个添丁啦乔迁啦大大小小红白喜事,他是一律随之礼往。常言说礼尚往来,儿子如今金榜题名,这礼,哪有往而不来的道理?有的同事早就把“一点意思”塞将过来,被拒绝——–别着急嘛,孩子开学临行前有个欢送宴,那时候大家当着孩子的面儿表示表示鼓励没人拦挡。

欢送宴时间定在外甥开学前夕,选址鹏程酒店。这一天他老爹举着个笑脸像个跑堂伙计,“游笑”于宾客中间。老同学、老部下、七大姑八大姨、单位上上下下全来了。一角上其貌不扬、目光黯淡的那个人,是舅舅。

舅舅下岗后一直没谋个正当营生,比起街坊四邻,一家三口的生活已近乎贫困潦倒。二舅舅毕竟是舅舅,娘亲舅大,传统意义上讲,外甥这类的事儿,舅舅的出手将对账簿的薄厚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当姐姐的没少疼自己,姐夫又是面儿上人……此刻的舅舅坐如针毡。

其实久久的自惭是多余的。来参加欢送宴的人并没谁注意他这个做舅舅的礼金多少。甚至没人留心他的存在。人家都是摸着自家的衣兜儿走个人情,还个礼儿,喝杯“状元酒”,说几句祝贺的话,如此而已。是这个舅舅非跟自己过不去,自斟自饮几杯,把卷成了半只铅笔状的20元钱悄悄塞在外甥手里,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外甥未及说什么,舅舅已离席而去。

外甥走那天,舅舅出去做短工。晚上回家晓得外甥临走来过,坐了一会,留了一个大大的信封,信封里装着厚厚的一打钱,还有封短信,信是这样写的—–

舅舅:

其实我不喜欢我老爹庆功摆宴的做法,只是我实在不忍心破坏他以子为荣的兴致,但我心里很清楚,我是去求学的、不是去享受的。我永远都记得您常常跟我讲您上学时候住校生每月8元钱伙食费的旧事。舅舅,我留下6000元钱给您,把他好好利用起来吧。靠我爹妈有限的周济,怕是在这个社会里您一家人太难走出贫困。对了,这件事你知我知吧,否则我爹妈知道我账上缺了这麽多钱,又担心了。

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