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温元祎文集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52 次   网上投稿

《千古殇,浅语暗香》

铜雀高台悬镜,丽歌洛水风灵。周郎顾曲林清,绝代佳影。

辕门百步弦惊,赤壁回雪霄凌。白衣暗渡连营,炳秋功名。

西蜀三分问鼎,怀瑾持玉纶巾。鬼才谋成龙庭,星陨天命。
【一】逍遥叹·魏歌
迷离青衿影,空苑幽帘梦。魏宫阙,染月泪,笙歌散尽,君独醉。

长夜未央,风动天阑,苍穹孤月飘渺了谁的迷离,又散落了谁的惆怅?

鬼谋奇出,是那浅笑的淡然;乱世离殇,是那素衣的流香;魂断陇崖,是那凝霜的金戈;南关马嘶,是那枯冢的凄荒!

碎雨凌乱了隐逸的心,几片愁云无依地游荡,幽幽冷雨在诉唱千古殇,飒飒秋枫在浅语暗香。

颍川竹楼酒肆,痴却晚清仙阁,流霞飞鹤。敛步举杯,琴鼓萧瑟,共影醉尘歌,花韵黯然静默。独步清溪,若有别舍闲云之意,这份离情,一封素笺寄予荀湛。

河山北望似苍龙,哪位诸侯敢称雄?袁家四世三公,却是优柔寡断,非谓英雄!

七载光阴,度换了多少春秋?岁月荏苒,浮生如沙,朝婉风发,付了韶华。天生郭奉孝,终归觅得明主——曹操!

荒辰载歌,青史名册,书写了那传世的十胜十败论。繁花湮灭,琉璃碎梦,留下了最后的遗计,平定了辽东。

烽火连天,流失弦断。战火烧毁了梦苑,却无法化去那一瞬昙花惊艳。
【二】英魂叹·蜀歌
尘缘袭清梦,踏雪无暗痕。胭脂泪,风流醉,纵笑九州,冥浪怆。

蜀山云巅,碧霄飞烟,寒阙琼宇倚天游龙,孔明星转。望西川,怎可醉居卧莲,轻抚嘉轩?

那赤诚肝胆的《出师表》,道尽了平生夙愿;那奇诡莫测的《八阵图》,凝集了兵法巧变;那拂风摇动的瑶光扇,掩遮了千古一叹!
看万山红遍,秋枫丹,惜百花凋零,寒霜清。空庭,旧梦,孤影,独醉,为谁纵泪,为谁伤悲?

七进七出,是手持梨花枪、身着白袍的赵子龙;计定南蛮,是智绝西蜀、谋冠文儒的马幼常;三顾茅庐,是青梅煮酒、鼎足西川的刘玄德。

水镜空对月,笛残人影缺,寻知音,共谱一曲《高山流水》。雅韵唱风月,浅语歌离殇,醉梦一场,举杯引觞。魂断荒漠朔风扬,雨碎,云流,花暗香。
【三】故人叹·吴歌
暮霞揽江舟,孤影空自流。抹残雪,彤云微,离情沁春,壮思飞。

剑指凌空,独登高楼,空城旧台能否奏起威宇的擂歌,振奋的军乐?

曾记得江陵城上那支离弦的飞箭,羽落夕阳红;曾记得洞庭湖畔那株飘絮的翠柳,莺栖南枝头;曾记得岳阳楼下那位儒雅的都督,白衣怀素锦。

日暮乡关风兮萧,浮萍一叶叹悲寥。临江挂帆,凭栏望远,长江之水涌苍空,旗舞寒霜剑如虹,气氛肃杀血染,势如张弩折中。

夜阑人静,伏案执卷相伴那盏烛灯。士别三日,披靡兵锋,非吴下阿蒙。船泊荆襄,白衣渡江,以战血祭子敬之魂,以谋降服青龙之魄。试问天公,何为旷古英雄?

百川东逝入沧海,晓岚流风露霖思。月缺浅落,影疏星稀,寒霜浅语,风散暗香,谁在为千古离殇哭泣,墨书白衣?

《烟雨江南紫霞梦》

江南烟雨,没有塞北苍凉荒寰的寂寥,却多了几分墨染韵致。

烟雨江南,没有西疆漫天飞扬的狂沙,却多了几许霁雪情意。

江南,是一幅柔美多情的水墨画。横水执卷,静品唯美河山。

青烟若纱,朦胧了江南的楼阙。雨落高阁,烟笼寒水。泛舟争渡,采荷西湖,心怀风雅清韵,独醉江南烟雨。

西湖美景·虹霓轻烟

幽梦烟雨江南,西湖良辰美景。星灯流转,以待丰年。寒烟袅袅,古曲幽然。

笙歌散尽,梦忆烟雨江南。碎雨凌心,涤荡嚣世风尘。卿容忧伤,踏枝独步,轻撑那油纸伞,谁诉今生悲情落寞?

湖心霁景,点缀披霜亭阁,白鹭点点,引相思,栖落残雪断桥。白堤横水烟波,谁又忆起那春燕新巢、垂泪晚朝的诗兴?

细雨蒙空,鸣莺乱飞,轻烟笼江,水涵晚清虹霓。徒步青陌,挽愁相携一路沉香。繁星稀落,孤月浅缺,烟影潇落了几许凄凉,又掩饰了多少悲伤?

姑苏琴曲·幽梦云烟

琵琶浅语乡思,古琴流弦离歌,诉尽幽梦,飘向云烟。

闲砌一杯香茗,踏歌拂风,紫霞飞鸿传素笺。吟哦风月,却道寻常锦年。

闻声折柳,客泪染青帘。花好,月亦圆,只是恋蝶蹁跹。低吟赋唱:昨夜清风又何许,燕归几度故人还?

挚友奇缘,寄予琴曲飞散碧霄云烟;至亲相思,江南烟雨载歌这份离情。

空苑幽梦,醉了游子,也醉了谱琴的青涩。琴声幽幽,又唤起一剪幽帘梦。

那琴,那曲,那幽梦,终付空,成了一曲离殇的回忆。追逐那飘渺的云烟,便为今生的痴愿与抉择。

幽梦云烟,莫若昙花惊艳?惟愿珍藏刹那的至美,忧伤何妨?不是虚无,是惆怅,是彷徨。

岂惧迷惘?那心,亦安然!

思华良辰雪月等,

晚晴虹霓烟水横。

顾曲林清青衿影,

烟雨江南幽帘梦。
——烟雨江南

《如许相诺,谁念》

只如初见,顾惜邂逅情缘。那一瞥,是惊鸿素颜。半点轻纱,万种娇妍,卿若不负,浮华一世夜无眠。琵琶语,古道幽情,莫道黯然魂。青陌巷,与君辞别,如许相诺,谁念?

执笔无言,纵双目滞情,欲语曾知,寥落的秋景,虫声止语,何时物换星移,又何时分离没有留下任何言语?

独步枫林,木落秋丹,载歌这份秋意。喧嚣侵染凡尘,秋枫飒舞飘尽轮回执念,静静地落向涅尘、重生归真。落叶的脉络是岁月沧桑记忆,华树的相诺是丹枫无悔飘离。深秋、林道、丹枫,兮萧的风吹起,倾诉如许相诺,谁念?

暮晚长亭,枯藤、鸟啼极度渲染知交零落的悲情。往昔瑶月,浅缺低垂,温语了什么,问候了什么。她,随黎明的曙光消隐,几度时光又重现那轮阙台,该许下相诺,静候千里婵娟,搁浅一笺思念,守护。

雨滴落,浅似留殇。长相思,心凉,谁懂?花凋寞,夜寒独怅。如许诺,情往,谁念?繁华遗远方,登阁楼,扣弦吟唱,愿卿、勿相忘。

几许诺言,几许祝愿,是道不出,还是欲语罢休?年少的梦,青涩的心,恨自己,又恐并非所愿,是正确的抉择,还是终生的遗憾?

负卿相诺,违君誓言。心碎琉璃盏,情化蝶舞蹁跹,唯美的诺言,渐渐地遗忘、淡忘、相忘……

思,凌乱;念,浮散。秋夜,难眠。安卧月床,如许相诺,情殇夜未央。

记得毕业寄语抒情、文采飞扬,却未曾如许相诺。守候,是最难熬的时刻。抛舍一切,或许才能使人安适。

那回首相顾,那如许相诺,付了风尘,宿归沧桑。唯有檀香,信珠余温手掌,那股暖流,依存……

时间煮雨,岁月荏苒,相聚那年盛夏。倘若,如许相诺。

梦里花开,静候君来,卿之愿。

执子之手,与子相守,君之诺。

少几缕痴泪化入清秋,多几妆粉黛饰以惊鸿。醉梦,梦幽帘,梦相诺。这梦,凝结,破灭,终付了空,终惊了梦。邺水朱华,赋洛神;在河之洲,吟蒹葭;清塘荷韵,云天流,争渡,渡回相守。

如许相诺,谁念?

执念,故国神游。曹植流觞曲水、伊人莲步幽情,沉醉了易安居士,引词婉约。

忘却这世间,时间不再流逝,心绪没有烦忧。只愿与你相守,一生守候,半世繁华落,记忆,如许相诺。

友谊,地久天长,这世间何染生命的真谛?

情深,碧水无痕,这凡尘何处惹尘埃喧嚣?

相望,道阻隔江,这天下何人魂归化故殇?

寒潭流影,落雨相思泪,倚栏窗,自心伤。旧城孤寂谁犹唱?帘卷西风黄花凉,清平古调,勿相忘。

一曲离歌,是梦,是虚空。这歌,凄思婉转,情韵悠长,踏歌醉梦谁人伤?

《阁赋》

落霞流水,孤雁齐飞。引酒属客,扣舷而歌。暮云若重峦临江,寒潭如月影流光。顾青霜之缨华,怀紫电之君明。少顷,宾朋颓然而醉,欲语侣友之章。墨书白萱台上,命笔以挚情而抒。纵朱鹤登宇,凌碧霄仙阁。仿佛兮若轻云蔽月,飘飘兮如足覆高岚,独怅而悲绝。

肴樽既尽,雅士离席,折扇空游,其形景非王宴相赴者乎?天下俊才,九州之卿,以诗赋盛世,以序表仪心。素锦香消彩屏之韵,青玉光射杜康之盏。炉烟萦绕,古筝幽幽,歌舞罢况味,莺鸣则御风。凭栏以望宇宙之无穷,回首而觉世事之沉浮。悲者则以命途多舛,喜者则以逸兴所如,盖乾坤之机变皆取于物也!

时维深秋,然环山苍郁,此为众宾欢欲乎?顾首汉晋,煮酒纵论英杰,采菊隐逸林涧,枭雄之壮志,陶潜之心然。观今盛唐,无烽火燎原,无硕彦居归,是高宗之丰伟、贞观之功绩也!故卿有子建流韵,何以楚辞作赋文殇焉?舞汀兰之凤蝶,坠飞鸿之龙渊。盈思江渚,风起天阑,举步高阁,苍宇浩然。

踏南枝涅尘,醉谪客情深。时过境迁,而物非人是,固名垂青史,幸甚哉!此非与我同遇?故此,雄鹰展翅,搏击长空,不鸣既已,一鸣惊人!贤者多情,群聚文彰,无流觞以相属,唯携清风达意境。昔兰亭、滕阁盛筵,子安疏引,逸少幽情,遗旧世华章,舞疾风飞扬。彭蠡之滨,云销雨霁,青云壮志,暮晚移心,风华朝婉,梦绕佳音。如霖洒天野,若回雪飘欣,是诗赋之所得,为嘉彧斯文。

赋者,诗梦也。文苑璀璨,固无以至巅峰至极,曰;“星辰斗转,虽星移,而其明不变若何?”文阁流韵,沧桑千载,四海之客魂化离殇,青衿迷影浮然文赋之章。飞霞落,南溟归。君卿才绝,朱华几许?奈何封江固步,命殒孤舟。

文炳青锋,御以苍龙。驾风所如,荒寰何从?非操戈之士,亦谓英雄!武动乾坤,文治昌永。固有中流砥柱,文士也。

是年,岁在甲午。临学试,怀兴作此赋。叙以儒生雅士之风华,其志壮哉!置书文理,愿子与吾共勉。惟择谨言一句,得之鼓舞,君当凯歌。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卿若不负,为你守》
时间: 2014-12-10
有些人,注定只是与你擦肩而过;有些事,永远都不能懂得。虚幻的梦,静静地行走,无尽空寂落寞,依然如故迷茫着,在改变,怎知何处是实境?

忧虑苦闷,成了缠绕心灵纠结的梦魔。挣扎许久,无法摆脱束缚。闪烁的泪水,流露出渴望,这一切几时美好?

人生无常,不是单纯戏谑,柳暗花明的心情体会苦难并无两致。坚忍守候,那朵丝兰花开,故人款步踏歌来,情至深,此为真,

陌路相遇,是缘分的邂逅,这份情不能太过在意,人海茫茫,彼此温语,岂若雨海?

心痛,似留殇寒凄,旧城歌台,一如过往相识。云烟缥缈,人去雾散长亭外,声声鸟啼,哭诉浮华一世情。

分离,谁在乎?不过落雨相思泪,孤独相守那幕回忆。油纸伞,青陌路,水韵泛起涟漪,如画墨染,空醉洞灵天,

那惆怅,那彷徨,姑且搁浅,徜徉溯回,易得安闲恬淡,隐逸自如山水间。光阴匆匆,为青云赋诗,为弦月歌曲,苍颜颊,何处惹尘埃?

宁静致远,气节浩然,不慕功名,粪土利禄,清高世间凡俗,举香茗饮明月。

雪之乱舞,裙阙迷影,楚楚依稀可见,伸手掌飞雪,衣衫化回风。

在哪里?遥不可及,坠落深渊,繁华三千凋碧树,悲凉两处近黄昏。逐梦人悔悟,付了情,付了空,终成离梦,痛彻心扉仃零苦,

谁能懂?不是敷衍可以抚平创伤,那些话,那些道理,或许需要点拨才能开窍,反复思考问题本质,过多负担压力累积,究竟何去何从,不是能够想明白的。克制自己,不要去想,也不愿再想!

昨日落叶,欲释然畅怀,渐渐地淡忘那些人,抛却那些事。一个人,在山水间回想那段相诺:卿若不负,以挚情如许,守候,相守今生!

《文字缘,初晴诉说》
时间: 2014-12-10
几片落叶,又被寒风吹落?雨寞,浅笑盈盈。

几团飘雪,依恋屋檐镶嵌?梦里,雅兰花开。

几许韵致,才能感化心灵?情真,楚楚动容。

明窗朦胧,迷蒙了双眼,宛若一层轻纱,遮蔽凉意袭人。你的影子迷离散乱,不知何处有那慰藉灵魂的天堂,静静地隐匿藏起,誓与浮名诀别,深居山水之间,红尘泡影虚度,琵琶语尽喧嚣。这一世,何须相守箴言?

雨潇潇,烟袅袅,捧一滴相思泪,醉了过往的回忆。凝视深沉的天幕,两三片薄云无依地游荡,却不知它终飘向哪里,是日出的东方,还是月垂的西山?

朝朝暮暮,两情寄何处?且化凌霄青鸟,传笺这份情意,歇憩古曲悠扬的宿归,惬意地沐浴婉歌中,不曾有任何瞎想与愿望。心神陶然,谁记得劳苦的琐事?忘却了她,安闲幽覃霓,素锦年华,谁来烦扰自适的静寂?

昨夜初雪期至,流风回雪,是扑面而来的清爽,释负沉重悲怀。饮月寒潭,踏歌相念,慢慢地闭上明眸,那缕柔光,熠熠生辉,逐渐照亮前方,弃掷无限迷茫,面对现实忘情陶醉,这便最好不过。可是,这毕竟虚空想象,无法触摸彼此的心灵,只能幻化在梦境。

你的脸庞依稀,顷刻飘飞而去,欲追梦,含着泪,勉强一笑,继续执念狂奔。它,不是渺远所止,蓦然回首灯火处,几许阑珊,几许玉壶?

暮晚天穹,是那么地苍白空寂,让我无法呼吸,以致窒息!曾几何时,蒹葭伊情没有了韵致;逝者如斯,多许烟火绽放取缔繁华;事过境迁,渐渐遗忘彼相情意。雪之曼舞,伫立冰河湖畔,辜负了三生石,远视忘川,孤苦地行走着,穿过奈何桥,这一刻,是否注定……

月光清晖,如寒霜冷杉般凉意,舞风律动,谁动了心?醇香如昨,若缘诉说,曾经不堪回首,美在心间流淌,情于天地游荡,无所依附,到底寄予何处?琴尾染泪,流弦离歌,箫曲清平调,如遇初见,文字倾泻多少思念?

风晴语,这份诉说,你是否听到?

《致青春:为自己而活》

百合梦,花开花落有几季?它的光彩,无尽黑暗里闪烁,偶然邂逅相遇,那黎明的曙光,无法分辨花苞多么洁白,这显得过于耀眼。那一刻,静候弯月出现,闲适生活享受。面对风雨来袭,无畏地摇曳着生命之蕊,为自己喝彩!青春无悔,为自己而活!

浅夏流年,我们不约分离,可曾想过,以后能够相遇?青春没有泪痕,只留下成长的足迹。青陌幽远,一路花开,沉香去,徐徐来。友情真挚,有多少感动!奋斗,为理想;拼搏,为成功;坚强,为生活;青春,为自己!

父母辛勤付出,寄予期望,一切的努力,只为收获点滴改变。青春,奢求梦想成真,在意否认的看法,不断纠结某事对与错。受厚望压迫,生活交织着泪雨,悄然沉默,漠视人间冷暖,独自行走着、追逐着、奔跑着,直到累了、倦了、厌了!放弃的念头似幼芽萌发,絮叨多少遍懦弱的话,不禁可笑,只是无法挣脱而已!

有那么重要吗?是青春的驱使吧!多么幼稚,以至于误视了青春的意义。有些问题,追求完美但永远不能达到绝对的完美!苛刻自己是完善人格,极端的行为使人步入歧途。浮躁年华,静心来思考,定格瞬间的感悟,直到沉醉,痴情地忘我,才趁灵动的思绪在脑海里任意回荡。诸多疑难,并不是能够逐个解决的。青春的路,崎岖难行。有的人,跌倒了就不愿爬起。其实啊,站起来是为了自己走更远的路,欣赏更多的沿途风景,以此丰富人生,从而升华境界,充实这有限的青春!

春,百花争艳,牡丹高贵非凡;夏,碧柳成荫,荷花含羞独立;秋,落叶飘零,清菊披霜浅露;冬,万里冰封,腊梅点雪傲放。四季之花卉,各具雅韵情调,哪个能独步群芳?给别人鼓励,掌声留给自己!赠人以玫瑰,供自己欣赏!逐梦,是寻找出路,创造至上辉煌!皇冠让人仰慕,它是现实的虚无。无比的荣耀只是高尚人格的加饰。应记住,青春为自己而活,不需要捧着奖杯、握着权力来使别人膜拜,满足虚荣心慰藉了未成熟的心,净化心灵否?人都有心,心也有灵魂,譬如心比人、魂比心,没有心的躯体是一堆肉泥罢了!保持一颗纯真的心,是为自己,而不是满足他人!

一缕阳光,透过那扇小窗,狭窄的空隙不再凄凉,安宁静谧,汲取着心灵喂养,焕发炫彩光芒,韶华易逝,且将青春收藏。珍惜消匿的身影,舍弃那份彷徨,为自己而活,做真实自我!

致青春,为自己而活!

《清菡赋》

锦瑟年华,良友胜云,楚辞九章,古风雅韵。一日之琴曲,三秋之流弦,修竹为界,清平怡然。灯花夜读,研佳文千律。伏案短疏,行秦台南楚。东武之钟灵水月,蓬莱之仙道风骨。幻化混元太虚,曾朝谪客相遇,斗百诗,有几许?是意境也。所向心旷,以文慰寂寥,凭谁问年少。

及弱冠,书剑纵情,贯万古之真气,何年何夕?暮晚西亭,月出青云,驻足远视,宫娥灵均,此为故梦之所得,抒情而止。此深欲太息,至绝以断笛,可知乎吹落千万琉璃,泪痕留迹、何处沅水起?枯藤依,陌路离,漫漫兮居远,日暮兮乡关。雪之曼舞,风之物语,焉能光转玉壶、空影天际?但愿十年羁旅、楼外星稀。

孺子箫歌,信步而行,畅清欲之舒心,逢萍水之流莺。神觉起,皆芳草,一脉情意,半塘之幽莲。倏尔就从,亭立玉瓣,若墨韵之游仙。月光稀,琼浆下九天,羽杯进重銮,非能饮也。百湖相映,尽姿绝艳,淤禾而清丽,出尘不染。登台之华晕,飘逸自如。秋叶释甘露,痴泪兰缕。青绫之白衣,妆容以粉黛。迷离影乱,落英多南樾。流年似水,木棹以荡舟也。此欲何求?花者,隐逸也。

古人云:“清菡之出淤泥,是隐逸者也”。温婉者,风动起舞:恬静者,婀娜来徐:高洁者,初晴如诉。嗟乎!其论可当君子否?若也,若也。唯行而虚实,难也,难也。念其何为者,痛兮所为也!清菡风雅,卓尔不群,飘絮情致,花叶追寻。志未酬,赋清菡耳:

一颦一回眸,一面一惊鸿。
一生一菩提,一苇一月明。

年,作辞赋。清菡之风致,经年何知?秋苇满湖,月影流光,逸兴所举,寒境悲怆。景明去何从?朱华之莲心,遗世独怅。

于2015年1月4日徐州作此赋

《那年,毕业季的我们》

栀子花开,清香如雾,氤氲着落英缤乱的校园,仿佛是它陶醉三生的忧伤,唤起了旧的回忆,让我平添七分迷恋。这浓郁的花香,该珍藏在时光盒里,成为遗失了的美好回忆。

青石小路上,你倾伞遮雨,那浅浅的笑意,愿随你永远。以待流年的我,沉痛的心底被泪雨浸湿,还印着几许落寞,经历了什么,留下了什么!

一路有你,仰望星空,便是上天给予我的恩惠,悲伤还是愁苦,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的。我的世界,因为走进了你,你也就活在了我的世界里。你的世界,曾经拥有谁?

长相思,尽成非,身付凄凉与此时,月残花未知。

疏帘垂,恨因谁?听取窗外一声啼,夜深云更低。

我伏案提笔,为你写尽了浮华一世。这首《长相思》缠绵悱恻,是思念的滋味,还是受伤的心扉?

无论风雨飘摇,我曾经说过:“我们在一起,白首不分离!”这一切,为你等候。无意间,我翻开了文稿,有这样一句话“爱,就不要让她受伤害”,我以为,爱情是需要勇气表白就能幸福地在一起,一辈子。

是啊,多么脆弱的心!想想也合适,愿为你守护甜心,只爱你一人。其实,这所有的磨练就算当作遇见你的铺垫。一句话,一篇诗,蕴含了无尽的幻想与情意,有多少次,被自己写过的诗句感动得闪烁着眼泪!

你,温婉娴静,仿佛惊澜未起,犹如拂柳微风细,恰似明月千里寒云衣。嫣然地,我看不透那青春深藏的红颜,你的疏影随年华渐行渐远。星云抖落繁华三千,每一粒尘埃都生命不息,只一眼,我选择了你,是相遇的前世?

愿为你,绘一幅蓝色幽帘装饰你的梦,梦醒之后,守候在你的身边,静静地望着你,永远永远不分开,我们相爱一生,共度四季轮回。美好的回忆,一段段一段段地涌现,沉醉着,微笑着,甜蜜的。

我们的诺言是相守一生,可是呢?成了一世的思念。

毕业了,这一切都终归烟消云散。你选择了你的人生路,我选择了我的文学梦,从此,我们天各一方,蔓延着的是思念。

你说,你的路已经安排好了;我说,我的梦虽然遥远,但我一直在努力着。你啊,是我的执念,我啊,心里始终有你。只是,身不由己的放弃,但我真的爱你。

那年,毕业季的我们。你倾伞遮雨,凌乱的心,我为你写诗,只为你。

你从来没有离开我,是思念的距离很远。

于二零一五年八月六日内蒙古作此篇,情至深处,不知所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