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野味童年之老鼠大乐透

专题标签:, , , , , ,
作者:匿名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8-01-08  阅读: 40 次   网上投稿

第一章 老鼠大乐透

清晨的阳光划过金黄的麦田,西河沿上打谷场成堆的草垛子懒洋洋的睁开了朦胧睡眼,最美好的景色在一瞬间定格于这个成熟的季节。庄稼田里一片片金灿灿的麦田,田野里一片绿色的果林,那些青色的果子,还有躲在老鼠洞里的一个个可爱的小老鼠,在这个季节里有着青春的阳光和魅力。

五九和星辰匆匆的吃过一碗奶奶做的炒土豆条,两个熊孩子就猴急猴急的想奔向田间地头嬉戏玩闹。马厩里的骡子已套好了车,那头黑毛驴也站在一旁,石头碾子、几把木铣、几盘绳索和一堆蛇皮袋子安放在车内,几个硕大的西瓜和几瓶啤酒扎眼的杵在车当央,大人们忙碌的一天就此开始。

土牛疙瘩靠近村庄的西河,常年受雨水和山泉水的滋润,这儿的小麦长势良好。麦田里,麦穗儿粒粒饱满,金黄金黄的。风一吹,麦浪滚滚,让人心旷神怡。成熟的麦子,挺着沉甸甸的腰杆,互相磨擦着,发出嗦嗦的响声。大人们早上正是来此收割。五九和星辰像是吃了猴子肉似的兴奋的坐立不安,平常啊爹是不会带他们上地的,兄弟俩都是和小伙伴在村子巷道里玩踏电报游戏。昨天晚上兄弟俩央求他爹说是到地头给帮忙拾麦穗,啊爹这次勉强的答应了他们。其实俩熊孩子鬼着呢,干活是次玩老鼠才是最重要的。

老鼠是动物王国中较为庞大的一族,作为四害之一的它们臭名昭著,恶贯满盈,令众人厌恶,人们躲避唯恐不及,但对于把它们作为儿时玩伴和恶作剧发泄对象优佳选择的乡下孩子们来说,逮着老鼠,童话一般的世界,才刚刚开始。

五九爹妈一早天没亮就下地干活了,趁着凉快,刷刷刷,只看到五九啊爹镰刀上下翻飞,划出一道道炫目的弧度,好像银蛇狂舞,有点嚣张有点霸道,身后的麦子别无选择,只有前赴后继倒下的份了。五九啊娘也不相上下,扬臂舞镰,一丝一缕地拨除着烈烈的阳光和燥热的空气,一身水一身汗地趟进静穆的麦子地。五九爷爷负责把麦子一摞摞捆好,以便运回村里的打麦场上。五九和星辰兴奋地在田野跑来跑去,到处拣麦穗,没干一会儿就溜号了。干嘛去了?当然逮老鼠玩去了。

五九巡着一个涌满新鲜土的洞转来转去,他在找老鼠的“天洞”。俗话说“狡兔三窟”,老鼠也着实聪明,它们撅了好几个天洞作为逃跑的紧急通道,五九现在做的就是找到它们并用石头块子给添堵上。老鼠们的天洞开掘的很隐蔽,不细心找不容易发现。这哪里能瞒得了五九那双孙猴子似的火眼睛睛。在一棵马脸草课子根部,五九敏锐的发现了老鼠们的第一个天洞,他欣喜若狂像是狂热的西部淘金者发现了金矿一样,两眼痴迷,动作敏捷的把一块石块堵在上面,临了还不忘用脚使劲的踹上一踹。很快,两外两个洞也很快找到了,他们一一的进行了封堵。堵好了洞,就是文中捉鳖的拿手好戏了。只见五九娴熟的拿起一把铁锨在老鼠洞口挖起来,锨把子有点长,他拿着有点别扭,好似俩个摔跤手拧巴在一块一样难分伯仲。地有点硬,他卯足了劲儿狠狠的用脚等铁锨托子,尽管他的气力不足以使得铁锨深耕土地,这样但这不影响他的发挥。随着铁锨的深入,土也松软起来,已经隐隐约约看到一团毛润润的东西在蠕动了,他兴奋在哪儿叫着“挖到了,挖到了”。

老鼠是比较聪明的动物,在它们的建筑工程世界中,有着它们独特的构造。为了防止雨水倒灌,它们一般在竖直的洞壁上会离地另开凿一个通道,有些是用来活动用的“大厅”,有些是用来睡觉并抚育幼崽用的“卧室”,有些是储存粮食用来“粮仓”,有些是紧急情况用来逃生的“救生舱”,有些则是些七扭八歪的荒废甬道,不知是用来迷惑同类还是自己的天敌。有些蛇喜欢爬进洞里捕食他们的幼崽,有些野黄蜂喜欢占据它们的巢穴孵化酿蜜。鼠洞里情况复杂,不是只有老鼠,五九在排除没有异物后,用手开始拨拉鼠洞周遭的土。

他用手拍打着松软的土,慢慢的夯实了逐渐显露出来的鼠腔洞周围的土。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蛇皮袋子,在鼠洞周边围城一个凹字形的陷阱,洞口打开,形成三面包抄之势。开放的一面则是用插进地里的铁锨牢牢的给封死,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牢狱。他拿出在路边上一脚折断的一根果木树枝,开始向窝里捅去。老鼠哪里受得了这个,家都被人超了,以F1赛车开赛的速度冲向逃生通道,大事不妙,后路已被人给断了,一窝大小6只老鼠滋滋哇哇乱叫,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闯。这哪里由的了他们,五九用木棍子轻轻一捣鼓它们,受惊的老鼠们一个不少尽收囊中。城墙攻破了,宫殿的财宝自然不能幸免于难——五九将老鼠们偷偷藏起来来的麦粒全部收起来,带回家准备喂小鸡或跟村里买水果的摊贩换苹果梨吃去。首征成果不小,可把他们给高兴坏了。

星辰早已按耐不住寂寞,把一根空心的麦秆一头已经插一只老鼠屁股眼了,他俯下身子,小脸儿憋得通红,使劲的用麦杆子往老鼠体内吹气。猪怕肥壮,可是老鼠也架不住这么个充气法,一小会儿就变成了个气球,活脱脱的一个小猪储钱罐。五九着急的喊道“你个‘怂娃’再不咧吹咧,再吹就爆炸了!”星辰这次罢口,站起身来,拍拍膝盖上的土,咧着嘴哈哈大笑“哥,你看老鼠那个怂样,成个啥样了?跟个病猫样!”臃肿的老鼠像是被施了魔法,艰难的像蜗牛爬行般在地上蠕动,一不小心一个趔趄摔倒,爬不起来,四脚仰天狠了命的挣扎。星辰一把掐住老鼠尾巴拎起来把它放在一块倾斜的青石板上,老鼠顿时没了主意直直的往下滑不带一点儿减速,四只小短脚想急速终止这个悲剧,不料腿撑的太开了根本刹不住脑袋一个注意偏离航向立刻像个皮球似的朝下滚落,老鼠无助的像个没有刹车的拖拉机直戳戳的从高处摔滚而下,可怜的小老鼠顿时口鼻流血。星辰嘿嘿的笑着,又用麦秆给“漏气的轮胎”补了胎压,如此反复两次,车毁人亡,悲剧。小老鼠不堪蹂躏就被如此宣判“正法”光荣就义了,星辰眨巴眨巴嘴“这个怂东西完了”

“看看你那个怂样子,吹个老鼠B就高兴成那个熊样,你今天只有这个老鼠,剩下的都归我。”

星辰尽管心有不悦但也无力反抗,知趣的说道“好的,哥,听你的。你怎么处置剩下的这几个呢?”

“走,我们把他带地头边的沟里去,让这几个孙子游泳去!”

于是二人带着老鼠又来到了地头沟底的一块洼地,其实是一条小水沟。下雨的时候这条水沟就是个排洪沟,寻常的日子个别洼地会积一些水,水不多,但足够他们二人耍乐了。五九熟练的拔下路边的马脸草辫成两条绳子,掏出老鼠,两只老鼠一组,把他们的脖子和前足绑在一起,拿一根木棍在水沟中间一插,把绳子的另一头拴在棍子上,然后把四只老鼠都放在水中。五九拿棍子抽打老鼠屁股后面的水,受到惊吓的它们拼了命的朝前游。老鼠们不甘示弱,唯恐逃脱赘后,你争我抢,一个个像在4乘100米游泳接力赛一样,生怕给自己团队拖了后腿。老鼠们哪里晓得,它们就这样会被活脱脱的给累死也不知觉。

这还不行五九又给了它们来了一个加速度。刺盖是当地的一种杂草,它的叶子上长着长长的尖刺,一般人和牲畜都会避而远之。当地有一句歇后语叫“驴吃刺盖——不知何滋味”,常常被用来形容人的那种五味陈杂的复杂矛盾心情。一肚子坏水的五九倒是免了它们的精神煎熬,但是皮肉之苦是跑不离了。他摘下尖刺叶子,小心的夹在分叉的树棍上,哪个老鼠那组鼠兄弟落后了就给他们“温馨提示”一下。单个老鼠游泳速度快,没什么好看的,两个链在一起味道就不一样。由于老鼠在水中有种天然的不安全感,都想尽可能快的脱离水面,不同的老鼠体力和耐力也不一样,五九哪能让让他们得逞?他喜滋滋的戳着老鼠的屁股的脑袋,老鼠们诚惶诚恐的在水里游,如果哪个老鼠慢了就会被前面老鼠拖着被动呛水,老鼠就在水里摆头,水花四溅,“吱吱吱”,“叽叽叽”呛水的老鼠痛苦的哀鸣着,五九和星辰就一阵乐。

五九眼尖,水沟旁边发现了一只青蛙,他给老鼠们上演了一场“驴拉车”把戏。他用青草把青蛙后腿分别绑在两组老鼠后面,反方向扔下水,看蛙鼠共泳。青蛙不善游泳,也不宜长时间在水中,它们一般借助水草活宽大的叶子浮在水面。这个奇妙的组合给了它们很大的“娱乐舞台”,场面就热闹了。青蛙拼命的针扎想逃离水面,青蛙跳跃能力极佳,在水面青蛙和老鼠上演着一场场的“拉锯式拔河比赛”,场面煞是壮观。一手难敌四足,最终青蛙放弃了跳跃,被老鼠们像死狗一样托在后面划过水面。这种滑稽,引来了五九和星辰的阵阵诡秘的笑。

老鼠们游的快没有力气了,五九大喝一声“星辰,污泥,来,驴拉磨,快!”于是悲催的老鼠们被污泥糊住了一只眼睛,像毛驴似的沿着磨道旋转。不转不行,后面有“皮鞭”伺候呢。两组老鼠沿着中心木棍在水中画同心圆,青蛙未能幸免于难被绑在中心木棍上“监视劳工磨面”。水波涟漪,一圈一圈的水纹在木棍中心荡漾开来,活像周易八卦在演义,而青蛙也不停的处在“鱼眼”位置,演啊演,推啊推,算啊算,好似时光在迭代着五九星辰的生命轮回。有只年老点的老鼠终究没能扛得住五九的折腾,一言一行,五九这才给他们“减刑”。

爷爷在地头喊了“五九、星辰,你俩个熊孩子快来吃西瓜……”听到呼声,五九这才略微收心,即可将四只老鼠“刑满释放”就地解散。星辰说“哥,还有一只呢,爷爷叫我们回去了么,怎么办?”五九自有主意“没的时间了便宜这家伙了,给它来个轰天雷!”星辰拿出一根平常玩的花炮来,捏着老鼠的脖子,把它轻轻地摁在地上,拿出麦秆插入老鼠屁股猛吹了几口,拔出麦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擦炮塞入老鼠后腚。“哧”地一声,五九擦燃一根火柴,紧接着导火线被点燃了,他们像一阵风似地躲到一边。只见烟花先是冒出一股白烟,随后出现了一股小小的黄色火花,紧接着,喷出一道光彩夺目的火花,朝老鼠逃跑相反的方向喷洒出来,火花撒了一地,像彩虹,火焰越窜越高,绿色加内黄的圆圈烟花不断发亮,扩大,美不胜收,蔚为壮观。耀眼的礼花在空中闪烁,好似仙女下凡,翩翩起舞;臂挎花篮,采摘鲜花;怀抱琵琶,轻拨银弦……随后“嘭”的一声爆响,声音打破了田野的宁静,把红花绿叶下的村庄衬得美丽无比。俩熊孩子都高兴地又蹦又跳,笑声堙没在响声中……

烟花是自由了,最后的一只老鼠也自由了,它甚至比青蛙还要自由,谁能相信这是出自两个不到9岁孩子之手的杰作呢?老鼠英勇就义的一刻,闪烁着七彩的光,色彩比烟花本身可能还要要绚丽,光芒比烟花本身可能还要明亮。天空中绽放的各类烟花已经数不胜数了,此起彼伏的烟花似在争奇斗艳,又像在展示着人们日新月异的美好生活。而大人们的忙碌,孩子们的尖叫、欢笑,汇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孩子们的世界,谁懂?比起那些被拘束在冰冷的炮管里的火药,被从老鼠屁股释放出来也是种重生,重复着乏味,压榨出孩提悲伤的苦酒。可怜的东西!即使外表美丽,终究只是卑微的,卑微的只得从老鼠的腚眼中浴火重生,尽管如此却依然努力展示自己的青春。美丽的天空啊,你是上帝最灿烂的袈裟!“我们的生活是令人惊奇的,这不仅因为我们生活中这层充满各种畜生般的土壤是如此富饶和肥沃,而且还因为从这层土壤里仍然胜利地生长着鲜明、健康、富有创造性的东西,生长着善良——人的固有的善良,这些东西唤起我们一种难以摧毁的希望,希望光明的、和道的生活终将苏生。”丑陋、卑鄙和健康、善良一同长在这块广阔而又肥活的土地上,老鼠啊,你的命运何在?就此结束?上半场刚刚谢幕,故事似乎刚刚开始。

爷爷已经切好的西瓜,每个人一大片,就着馒头,兄弟俩啃起来,也是饿了,很快就吃光了。五九爹妈也累了,坐在地头歇息。收麦的时节,太阳从一竿高就鞭笞般凌厉,火焰样炽热。千年万年前就朝这里呼呼遒吹的风,这时刻却无影无踪,树梢不动,云彩不动,苍天也不动。片刻的休息与饭食补充之后,五九爹妈欢欢势势卷起衣袖,捉起镰刀,向着早已干枯的麦秆根部,又壮烈地杀将起来,五九和星辰在地头麦剁的凉影处睡着了。

五九做了一个梦。在一个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的上午,鼠妈妈为了培养三只小老鼠的爱心和动手能力,特地交给三只小老鼠一把铁铲、一个铁桶和一盘种子,并教它们怎么种种子、如何挑选好的土。当这些本领教完以后,三只小老鼠就迫不及待地出发了。

三只小老鼠找到一块十分适合种种子的土壤。其中一只小老鼠拿着铁铲把土翻开,另一只小老鼠把种子播下去,第三只小老鼠飞快地运水……

三只小老鼠每天坚持去看它,有野草了,锄锄野草,有虫子了,拿拿掉,有黄叶了,摘摘走。

几个月后,这些种子因为被老鼠精心的培育、照顾,都已经结出果实了。分别是一个西瓜和两个南瓜。更幸运的是,它们还捡到了两条丝瓜。三只老鼠决定吃了这些东西,它们将西瓜一分为二,一起吃了半个西瓜,对剩下的东西,它们突然舍不得吃了。其中一只老鼠突发奇想,它说道:“既然我们都舍不得吃这几样东西,那还不如拿这些东西做一辆车吧!”它的哥哥姐姐都十分赞同。它们先把西瓜掏空,作为车身,再把南瓜竖立起来,作为车轮,最后把丝瓜粘在西瓜皮上,作为拉车柄,这样一辆车就完成了。它们给它取名为“蔬菜车”,然后一只小老鼠自告奋勇地来拉车,其它两只老鼠赶紧坐上车,那只老鼠拿紧丝瓜往前跑,它们拉来拉去,可高兴了!最后,坐在车上的其中一只小老鼠说:“去捉五九星辰去!”三只老鼠马上嗨哟嗨哟地往五九家的方向奔跑。五九从梦中惊醒,虚惊一场,擦擦额头的汉,果真是一场梦。哼,小老鼠子们,你们等着。

太阳已经没有了中午头的那份光和热了,五九爹妈也把一大块地的麦子割完了,五九爹和爷爷正在往架子车上装割好的小麦,五九和弟弟星辰还有啊娘在捡拾麦穗。不一会儿一车麦子就装好了,啊爹用绳子将车上的麦剁绑硬实,牵过骡子来,套好车马,吆喝着骡子驾着车向打谷场驶去。五九和星辰哼哼唧唧央求他爹把他们也带到打谷场去,他爹应允了,兄弟俩像猴子一般窜到了车上高高的麦剁,一猫腰窝在了麦从里。啊妈直喊当心,兄弟俩就当耳旁风,没有能听得进去,扮着鬼脸嬉皮笑脸给他娘装憨。阿娘看了无奈,摇摇头,又猫腰捡拾麦穗去了。

打谷场距离麦子地不远,不大时日就就到了,兄弟俩疯也似的从此车上飙下来,一溜烟就跑的不见人了。兄弟俩在惦记着打谷场耕机道旁的一窝蜜蜂呢,伺机想用老鼠捉弄一翻蜜蜂。马蜂窝是现成的,他们不知这群蜜蜂有多少,只知道这群蜜蜂鸠占巢穴,是抢了一窝老鼠的洞府安的家,也不是光彩的行动。星辰之前被这窝马蜂中的其中之一给蛰过,痛感记忆犹新,也有些后怕,但有五九给他撑腰并说给弟弟报这个仇,他就有恃无恐了。早些时候,星辰和一群小伙伴在这玩耍,无意中发现了这窝野蜂,当时几个小屁孩比较调皮,损恿小伙伴们超蜜蜂洞撒尿。洞中的蜜蜂被尿渍泚的根本飞不出来无力还击,轮到星辰轮番战了,他刚一亮剑,武器还没有准备就绪,就被敌方蜜蜂在他器物上给予了狠狠的一击。活该他倒霉,几个一伙伴都没事,轮到他时,天时地利人和,蜜蜂外勤别动队反攻了,伙伴们一看惹事了,吓的做鸟兽禽散了。星辰是哭着跑回来的,父母又气又笑,为此五九还嘲笑过弟弟是个“窝囊废”。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就是一个7岁小孩儿对于蜜蜂的憎恶。之前五九计划过“火攻”、“水淹”的策略,因属秋天气候干燥容易引发火灾而作罢,其实大人们是不容许他们玩火的。所以五九就想到了敌人的敌人——老鼠朋友,来“借刀杀人”,不过这个事,人家老鼠没得商量肯定不同意合作。五九就来个霸王硬上弓,绑架老鼠,然后伺机消灭蜜蜂。老鼠没有现成的,得现抓,这难不倒五九,他如法炮制很快超了一窝老鼠的家,绑架了一家老小上下11口子。可怜的老鼠一家,惨遭厄运,无一挣脱。最大的一只估计是爷爷辈的老鼠,腿受伤了,眼睛也瞎了一只,即便如此也未能幸免。

最新被征用为先锋特遣队的是两只小老鼠,年纪不大,五九一把拎出两只小老鼠来,小崽子们吓得缩头缩脑唯唯诺诺的挤成一团吱吱乱叫。一只蜜蜂像是外出巡逻归来了,嗡嗡嗡的在他们头顶盘旋,时间不大落在了洞口一个猛子扎进了洞口。五九顿时来了兴趣,他先把一只小老鼠放在了洞口,拿树棍子往里捅,老鼠早吓傻了,待在原地没有敢移动。五九拿棍子使劲的捅了捅,老鼠挪挪屁股象征性地朝洞里爬了爬,他再捅老鼠再移动,老鼠像一只上了发条的时钟,只到他的树棍子再够不着老鼠时才罢休。五九气坏了,想想也是在他的治下怎能容老鼠消极怠工呢,更何况探险的老鼠背负着艰巨的任务,探不明洞里有多少蜜蜂怎么能行?星辰也嚷嚷着给老鼠来点痛快的。

五九眼睛滴溜溜转,手起刀落,另一只小老鼠的尾巴就被活生生的砍了下来,鲜血淋漓,五九不屑的将小老鼠的尾巴丢在倒霉的这窝被困的老鼠堆了,老鼠们顿时集体抗议叽叽哇哇乱叫。有了这个加速度,容不得老鼠们懈怠,断了尾巴的老鼠刚放在洞口就没了命似的朝洞里疯窜。前面那只小老鼠受这只没尾巴老鼠的刺激,也疯狂的朝洞里跑。不一会儿,蜜蜂窝里就给炸了锅,受惊的老鼠横冲直闯,蜜蜂们辛苦磊起的蜂巢就这样被俩半大小子给懵里懵懂的给毁了。蜜蜂们不干了,一个个像是被惹怒的公狮子样冲出洞外。星辰看到这就乐了,心想“好小子,蜜蜂们,你们也有今天,让你再乱蛰我的小鸡鸡!哼,灭了你们!”五九一看一下拥出这么多蜜蜂来,想是洞里一定是如春天般阳光明媚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给蜜蜂来个痛快的。五九拿起六只老鼠一只只的往洞里塞,还不忘不时的给老鼠屁股抽几下旱柳条子。

里进的老鼠和外出的蜜蜂很快在甬道里相遇了,蜜蜂在洞里飞不起来,被老鼠占了上风,老鼠们像坦克车般从蜜蜂尸体上碾压而过,蜜蜂损失惨重。打头的几只老鼠冲动了鼠洞的中厅,就是蜜蜂磊蜂巢的地方,看到了两只奄奄一息的小老鼠,气不打一处来,对着蜂巢就是一气乱闯乱撞。蜜蜂们也不是吃素的,家园被入侵者给毁了,怎会眼睁睁的看家破人亡的惨剧。他们举起了带倒钩毒刺的屁股,对准了老鼠们进行了反攻。几只老鼠被蛰的上蹿下跳,疯狂的向洞口逃窜,五九正坐山观虎斗乐呢,一个没注意,让老鼠们鱼贯似的给开溜了,紧接着蜜蜂也爬出了洞,在洞口狂舞。洞口的蜜蜂越积越多,越积越密,它们已经盯上了始作俑者的五九和星辰,有几只挑衅着飞到他们近前,随时准备冲刺。

五九气不过,好,蜜蜂,你们一下子出来这么多是以少欺多来了吗?他命星辰急速的点燃一把干麦秆,在土沟里燃烧起来。麦秆越加越多,烟雾和火苗进行着擂台赛,五九将捡拾来的湿驴粪放在麦秆上,顿时浓烟四起,呛得他们直咳嗽。五九憋出气,拿出两根筷子样的数棍将冒烟的驴粪悉数塞进鼠洞,临了拿麦秆插入一老鼠屁股吹起一个气球塞子来牢牢的塞住冒烟的鼠洞。蜜蜂们受不了烟雾侵扰,纷纷飞散,有些没来得及逃散的被烟气熏下来掉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有些则像无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爬,那个场景跟小鬼子用芥子毒气弹蹂躏过的中华大地差不离,蜜蜂们可遭殃了。

不远处,两个老鼠天洞里升起袅袅青烟,几只像被榴弹击中机翼样的蜜蜂摇摇晃晃飞了出来。星辰拎起那只瘸腿瞎眼的老鼠,动作麻溜的在老鼠屁股中塞入一擦炮,“嗤”的一声火柴引燃了,老鼠像是拖拽着火箭尾巴一般窜入了天洞。“嗙”的一声闷响,地动山摇,瘸腿瞎眼老鼠就这样英勇就义了。星辰捏起最后一只略小的老鼠,淘气的揪掉了它所有的胡子,拿尾巴在老鼠脖子上打了个结,仁慈的放生了。洞口还在冒着硝烟,洞外分明还弥漫着腥愁的火药味,瘸腿瞎眼老鼠似乎还在颤歪歪的瑟瑟发抖,短时间内一家老鼠却近乎命丧黄泉。

五九拿起铁锨,几脚蹬下,鼠洞重现光明。蜂窝真的成了蜂窝断壁残垣惨无人睹,金黄的蜂浆留了一地,白色的蜂蛹一个个抖落在外,蜂王不知了去向,延苟残喘侥幸活着的蜜蜂漫无目的的蠕动着黑压压一片,一只不幸被铁锨削去了半个脑袋的老鼠僵尸般横在一旁,尾巴直挺挺的横在一只腹部畸形肿大早已死去的老鼠脖子上……星辰拿手指头沾沾蜂浆,放在嘴里吧嗒吧嗒的吸啜起来。

“好吃,好吃,嗯,好吃!”

“你恶心不?”五九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声。

“管他的呢好吃就行!哥,今天你给我出气了…你真好!”

五九顺藤摸瓜,不仅超了蜜蜂的家,顺带也端了老鼠的窝,拿着从鼠洞里扣来的两斤多麦子,到村里卖菜的铺子换了2斤苹果梨,像是吃了蜜蜂屎般似的开心的抱着梨子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