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生于4月死于11月

专题: 工作 痛苦 虽然 人类 坚持 主题美文 坚强美文
作者:田步祥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9-12-02 17:26:22  阅读:3   网上投稿

明天,是我39岁的生日,为了纪念,更是为了祭奠,特做此文,予以缅怀和追思!

----生----

我在这里救赎自己的罪恶,只因一时的愤怒而开?杀死了欺骗我的人。到底哪一种罪更丑陋,杀人还是欺骗?不过那一刻,受伤的只有我一个。面对上帝,我们都是罪人,天神放逐我们于人间,只为用爱恨惩罚原本无辜的灵魂。

是什么,使男人爱女人,是什么使女人爱男人!

女儿,我的孩子,你还是一个孩子,虽然你已经出落得荷花般秀丽,可我,我这个半大老人,竟然会在望见你的那一刻,爱上了你!

我是需要有一个人,一个新人,来忘记过去的!

车缓缓的开着,我也昏沉的睡去了,连日的考察使我疲倦,车内被5个人塞得满满,在初冬的早晨,并不是很冷,我闭合着眼,将头靠在车窗上,用耳机将自己与周遭隔离,熟悉的歌声响起,车越来越快,我也无可救药的沉闷了下去。她,手指身旁,一只手,喔,是爱,我和她在一起,从上车开始,她一直在我身边,要不是她突然地抓住了我,我机会忘记!

我可以等待,必须等,只能等,虽然爱已经敲打到窗头,我怕一推开窗,?光过于浓烈,使我那再也不经打击的身躯消散。我更怕,窗外什么也没有,只是些不懂事的鸟儿在嬉戏!

一切好像从今天都有了新的变化。是的,新生活开始了,突然之间,恨不再那么强烈,身体中有一火重新升腾。

爱情,她来的这样猛烈,那些娇小的身子,秀丽而修长的纯美,我的性也随之被洁净了,花开了......

为了她的来临,我讨厌成熟。在任何成熟的面容中,哪怕是有一丝她的身影,我都会因此而迁就。可,你们是那样的可怜,竟然不自知的卖弄着偷学来的风情,你们不配拥有女人这个称谓,还是省些气力去自慰吧,成熟的果子!

我不想再为过去活着,我要开始新的生活。看那些遮遮掩掩,躲躲藏藏的人,想要又不敢,盼得又怕失,可怜的生灵,走不出自己,也就永远看不全自己,走不出自己,也就永远走不进他人。

自我一出生,就面对一份答卷。是的,这是他们事先准备好了的。每个人,每一个如我一样来到这个世上的人都必须去面对去回答。一道接着一道,一题连着一题。你可以选择一字不写,也可以长篇大论,不论对错,也无所谓长短,因为,他们只负责出题,不负责判别和解答。对,这是一场随时可以结束的审判,你就是自己的法官,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交卷,不必在乎他人的批改,因为,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你自己!

一个人的孤独是一种高尚,两个人的孤独才是一种可耻。我们何必把两个原本高尚的灵魂变成一对可耻的罪人呢?终有一日,我们会老而相忘的。到那时,我会幸福于一生有你相知而互不相依。

人类,多么奇怪的物种,聚集在一起,花去劳动挣来的钱,去看一部只为自己而拍摄,又只有自己被各种假象所消亡的电影。人类将矿石从地球中挖出,并将它们一一提纯,打磨成花,装点自己。再没有哪个物种如人类一样,创造出如此之多的附属品,像是人类的陪葬,鉴证着一生的孤独。

一切都在漂浮,一切都在游动,我在其中,忽东忽西,不知所措,哪一片云彩都承载不了我早无重量的身心,她们也和我一起在飘动游移,到哪里都有笑声,她们风一般的笑声!

我不曾对一个人这样执着,很久了,现在的我迷茫而慌乱,不知自己在干什么。2010年前,知道自己的痛苦,也知道为什么痛苦,2010年后,依旧痛苦,却不知为何?

----死----

我不太在博客中写工作中的事情,虽然这些事情是我维持生计的必备。我不太在文章谈及工作中的感受,虽然这些感受无时不刻困闷于胸。但,今天,我必须写出来,因为,明天就要死去!

疼来自身体,痛来自心灵,这两者哪一个更重,更使我难以支撑,我无法区分,只知道写完一份又一份报告后,艰难直腰时的钻心,使我一次又一次的责备自己的无能,悲怜自己的无奈。

我不止一次的警告、提醒、要求自己调整工作,去向组织、向领导表达。可我还在坚持,在食品安全工作中,我还是不能脱离,原因不在于我吗?真的是工作离不开我,还是,我不肯离去?

我不止一次的劝慰自己,不要太将自己当一回事,没有了你,谁都可以干,而且干的更好。很多的人,并不将工作当生活,而我们,和我一样,有着对得起自己,也就对得起他人想法的人们,将工作当成了生活全部。

我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这样下去,我将会成为第一个倒在食品战线上的公职人员,不是伟大,是罪,一种对自己、对家人的罪,因为正是我不能调整好自己,而使亲人为失去我而痛苦。

我还能坚持多久,不知道,痛苦时刻在伴随,我相信,没有谁,如我一样在公职岗位依靠止痛药坚持上班。可,我又能责怪谁呢,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无论在哪里工作,要我做,就要完成。只是,食品工作,不适合我,这样下去,命不久矣。

我不想争名夺利,更不想沽名钓誉。尽心尽力,就是对得起自己。如果说,我这个职位,还有很多人想来,那就请他们来吧,不能与那些庸庸无为又夸夸其谈者共事,是我的福气。

活着,我就不打算混日子!死了,也能无愧于天地!这是一片祭文,因为我自知时日不久,多则三五少则一二,父母垂老无期、儿女幼小无依,我虽感此生足矣,但未尽之事太多,每每想起,令我不忍离去!

11月7日,撰文以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