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文化以沟通为业 - 余秋雨散文

专题: 散文 沟通 文化 文明 世界 名家赏析 余秋雨
作者:一诺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9-12-03 13:40:16  阅读:0   网上投稿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开罗,夜宿Les3Pyramides旅馆车队到达旅馆门口,只见熙熙攘攘间笔挺地站着一个中国人,手里拿着一本书,很像间谍接头的样子。不幸我很快发现,他手里的接头信号竟然是我的《山居笔记》。

他叫徐伏钢,在新加坡的一家公司工作,从《联合早报》上逐日读到我的日记,知道了我们的行程,就从新加坡飞到了开罗,专来看望我。这使我很感动,便拉他在旅馆大堂的沙发里坐下。他对我只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在他悉心准备好的埃及古代草压纸上写一段有关漂泊异乡的话,我立即遵命。他说,他的这种万里拦截、古纸索句,都是一种最好的纪念,与大家关注的“千禧之旅”擦了边。

从这件事我要又一次感念现代传媒。古代旅行者真正的痛苦,是无以言状的寂寞,而我们这次,虽然每天都遇到大量麻烦事,但通过铱星和海事卫星,然后再通过电视和报纸,很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始终与我们同在。我每天写日记,写完就去找我们一行中专门负责传送技术的周兵。瘦瘦的周兵总是住在不同旅馆的朝东房子里,满地都是器材、电缆,几乎通宵不睡,把拍摄的图像传回香港,顺便也传送我的文章。第二天出发时,他就摇摇晃晃地在车上睡觉,这些日子下来,他更瘦了。

现在才知,我的日记一直同时在台湾《联合报》、香港《大公报》、新加坡《联合早报》、马来西亚《星洲日报》、美国和加拿大的《世界日报》、《侨报》连载,在大陆,系统连载的是《北京晚报》和《羊城晚报》,转载的报刊更多,一时无法统计。这就是说,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华文报纸,有很大一部分都刊登了。它们都是从凤凰卫视的网站上获得文本的,一刊登就是三个多月,一百多篇,对哪家报纸都是大动作。它们完全不清楚这次旅行考察的整体设计,也不知道我会不会因病因累而中途退出,却都辟出最注目的版面隆重刊登,我想只有一个原因,它们快速地领悟了这样的考察活动对中华文化意味着什么,对中国人意味着什么。

任何一种文明的复兴,都以自我确认为前提,而广泛的自我确认,又以沟通和普及为前提。说起来这也是中华文明强于埃及文明的一大优点。

埃及文明即使在最繁荣的时期也追求神秘和封闭,甚至追求不可理解性,结果召集了很多工匠,却没有广泛的参与群体与接受群体,只能固步自封,终于难以为继。中华文明却不是如此,先秦诸子的学说观点各异,但共同都反对封闭深涩,每个学派都力图让自己的学说传遍天下。后来,无论魏晋还是唐宋,文化信息的传播都畅通九州,即便几句诗文也能像春风一般覆盖大江南北,很少阻碍。就连那些经典小说,在明清时期也是街谈巷议的集中对象。

中华文明之大,相当一部分取决于它的普及企图和传播力量。暂处衰势时它会隐匿自保、清高自慰,而一旦有兴盛的可能,总是百川连注、众脉俱开、气吞万汇。我觉得中华文明能不能在二十一世纪复兴,先要看有多少传播它的通道融化了冰雪,排除了障碍。这次文化考察,竟然引得那么多华人报刊关注和参与,像是一个信号,预示着中华文化正在面临着一种全新的整合,构建着一种共同的话语。至于我的日记写得好不好,凤凰卫视的节目拍得好不好,已成为一个次要的问题。

文化以沟通为胜业,文化以传播为命脉。世上那么多障碍,人间那么多隔阂,就靠文化来排解。这次我们狠狠地做了一个全方位的实验,用车轮去沟通几大人类文明,用电波来聚集各地华人视线,由报纸来维持广大群众一百天的兴趣,让世界来看看中国人如何把文化猜测变成了文化行为。我以往与电视接触太少,需要重新体味藏在摄像机背后的人生哲学和社会观念。

我正这么写着,队长郭滢和编导桂平忧心忡忡地向我走来,原来我们的旅途又遇到了大量的不通畅。

在苏伊士运河上拍摄,埃及军方至今没批准,还需做最后的等待;沙特阿拉伯的圣城麦加,非穆斯林不准进入,没有通融的余地;更麻烦的是,我们经过以色列,就不可能进入伊拉克了。以色列有耶路撒冷,不能不去;伊拉克有巴比伦遗址,也不能不去,但现代国际政治只能让我们选取其一。权衡之下,我们更偏重于耶路撒冷,因为它对几大宗教都非常重要,可惜巴比伦了。

刚刚又从新闻中得知,巴基斯坦发生军事政变,局势紧张,成了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看来,我们极有可能在巴基斯坦受阻,那么五辆吉普又何以到得了印度和尼泊尔?到不了印度和尼泊尔,我们不仅少了一个极重要的文明故地、宗教源头,而且也无法在跨越千年高峰的同时跨越地理高峰喜马拉雅山了。如果改道往北走,从伊朗经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或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进入新疆,那是古代通西域和“丝绸之路”的路线,虽然也有意思,却是另外一件事了。

看来,在现代,想求得通畅仍然极其艰难。我很喜欢在欧洲旅行时,很多国家的国境线连一个岗亭也没有,只竖一块牌,所有的汽车飞驰而过的情景。但这种情景,在一些文明故地却不敢设想,真不知是什么运数。

不过,我们这次无论如何要走通它。因为我们这些中国人终于已经明白,文明出现在世界上,不是来设置障碍而是来排除障碍的。不妨试试看。

[赏析]

写于开罗旅馆的这篇日记,是作者对这些天旅途见闻所作的梳理。文章中讲述了凤凰卫视在千年之交组织的这次跋涉四万公里的“千禧之旅”的宗旨,即“用车轮去沟通几大人类文明,用电波来聚集各地华人视线,由报纸来维持广大群众一百天的兴趣,让世界来看看中国人如何把文化猜测变成了文化行为”。充满危难艰辛的旅程,使作者深切地体悟到:“文化以沟通为胜业,文化以传播为命脉。”

“任何一种文明的复兴,都以自我确认为前提,而广泛的自我确认,又以沟通和普及为前提。”作者是通过“行万里路”,作实地考察得出这一观点的。他通过对中华文明与埃及文明的比较,从表象深入到内里,探索文明的本质。“追求神秘和封闭,甚至追求不可理解性”,使埃及文明终于难以为继。而中华文明则不然,“暂时处于衰势时它会隐匿自保、清高自慰,而一旦有兴盛的可能,总是百川连注、众脉俱开、气吞万汇”。

既然沟通与传播对于文化的传承与兴盛是如此重要,可是偏偏作者的文化考察车队在旅途中却遇到大量的不通畅。联想到现今世界上那些生龙活虎的年轻文明“国境线连一个岗亭也没有,只竖一块牌,所有的汽车飞驰而过的情景”,比比一些文明故地想求得通畅仍然极其艰难的状况,作者不禁发出“真不知是什么运数”的感叹。作者并未将答案和盘托出,而是给读者留出了思考的空间。

文章在末尾点出了文明的本质???文明出现在世界上,不是来设置障碍而是来排除障碍的。作者告诉人们,中国人也是经过了长时间的艰苦探索才领悟到这一点的。痛苦的经验告诉我们,一个民族的文化要走向繁荣、真正获得尊严,就不能拒绝与外部世界的交流和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