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时光静好

专题: 时光 易枫 寝室 易佐 背影 爱情美文 恋爱物语
作者:木茉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9-12-09 07:54:33  阅读:0   网上投稿
如果有人问我爱谁,一定是他。
五年前一个阳光融进汗水的午后,我穿着白色的连衣裙,扎了一个马尾,双手把晚自习要用的练习册抱在胸前,从操场的篮球场边走过,那时候我还是个比较安静的女孩,没有像那些开朗活泼的女生一样,每天下午抱着一瓶水守在篮球场边尖叫。我慢慢的走着,夏天的午后是那么的美好。校园广播里放着《同桌的你》,轻轻柔柔的风从脸颊吹过去,也吹起少年的白衬衫。我一个人静静地走着,突然头就剧烈的痛了一下,一个篮球滚在我的脚边,我叫了一声“啊!”然后用手捂着头,眼泪都快出来了,我缓缓的蹲了下去,一只手抱着头,一只手抱着书,头上钻心的疼……远处的人声开始吵杂,一个男生迅速地跑过来,问我要不要紧,我没说话,只是想挣扎着起来,他一双手搭在我的肩上,皱着眉头问我要不要去医务室,我挣在他的手咬着嘴唇说了句“没关系,没事,不用了”然后便跑进了教室。快上晚自习时,同桌拉我的袖子,给我递过来一张纸条,我拆开看“我叫易佐,今天真的对不起,如果你的伤势加重的话,一定联系我,1838977xxxx”我向窗外看去,那个穿着白衬衫的家伙正在外面对着我笑,而他旁边的男生却手插在裤兜里,背对着我们教室看远处,那个背影至今仍然觉得冰冷。易佐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便拉了那个背影跑掉了。那背影转过身的一刹那,原来是张那么阳光的脸,干净白皙,棱角分明。其实那个篮球那么远飞过来,也没多少撞击力了,我只是当时很痛,下了晚自习就已经不怎么痛了,只是仍留了一个凸起来的包。
我也没有打电话给易佐,即使从那次以后常常在篮球场上看到他们,可是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去打招呼,况且守候他们两个的女生还有一大堆。
夏天的白昼总比黑夜长,但是今天的天一直都昏昏沉沉的,人也变得很压抑,也许会有一场暴雨吧。我吃完午饭就去上晚自习了,果然不一会儿就电闪雷鸣了,眼看暴雨就要来了,班主任看外面的雷声嘈杂,我们根本静不下来学习,便提前放学了,同学们高兴得不得了,吵吵闹闹的都走了,同桌是走读生,也迅速走了,室友问我走不走,我让她们先走,我做一会儿作业,才几分钟,教室就空无一人了,我跑到办公室,看到班主任抽着烟看着雨发呆,我敲了敲门进去把我的伞递给了他,我知道班主任是新来的老师,还没分到房子,住在老家,而老家离学校还是要走十多分钟,所以我便想着把伞借给他,让他能早点回家,但如果当着同学们的面给他,我肯定会惹来闲话,因此只能等同学都走了才悄悄给他。可是他坚决不要,于是我将伞放在他办公桌上就跑出了办公室,等他追出来我已经悄悄躲进了教室上一楼的楼梯转拐处,等他走后,我便又回到教室看书,等雨停了再回寝室。
雨一点也没有停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楼顶的排水管里冲出的水啪啪的击打着地面,树叶在风雨中摇摇晃晃,我站在阳台上发呆,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了我的肩膀,我转过去,一个鬼脸把我吓到了,原来是易佐,我问他们怎么还没走,?易佐说:“你不是也没走吗”我没说话,只是抬头看着这不停下的雨。易佐一只手搭在他旁边的男生肩上嬉皮笑脸的说“一起走吧”我说:“你们先走吧,我还有几道题。”“你一个女生留在这空荡荡的教学楼很安全吗?”他旁边的男生居然有点发怒的对着我说,他依旧将手插在裤兜里,背上多了一个书包,男生寝室和女生寝室是挨着的,和他们一道回去倒是顺路,但他们两个人就一把伞,这么大的雨,怎么走呢……我使劲推脱着,我从来都不希望牺牲别人来保护自己。但易佐这时却一本正经的说“对啊,易枫说得对,你一个人这大晚上的不安全,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别逞强了”原来他叫易枫,不知为什么我听到他的名字觉得有些高兴。我的内心很纠结,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易枫突然说:“你不走算了,我先走了”他转身就下了楼梯,走得很快,一下就冲到了黑夜和冰冷的雨里,很奇怪,他的背影突然却变得很温暖。易佐一把拉着我就朝楼梯口奔去,一边叫易枫慢点跑,一边拉着我跑,教学楼离寝室是有些远的,跑到寝室的时候,易枫的全身都湿透了,我和易佐还好,只鞋子湿了。我们说了再见后就各自回寝室了。
下雨的夜晚总叫人忧伤,可是今晚的雨特别的大,夜特别的黑,我却觉得很快乐。也许是因为他吧。
第二天,我在寝室门口的路上遇到了他们,易枫明显感冒了,不停的打喷嚏,我很过意不去,中午放学后,我没有去吃饭,而是去医务室给易枫买药,医务室有好些人,需要排队,终于排到我了,我买了很多药,希望能减轻自己的愧疚,刚走出医务室便撞到了易佐和易枫,易佐问我怎么在这里,我说买药,易佐问我是不是也感冒了,我看了看易枫没有血色的脸说没有。然后把药塞在易枫手里便跑开了。当我在看到他们俩时,他们在搬行李,我疑惑的问易佐搬行李干嘛?易枫埋着头,手里拉着一个行李箱,提着一个袋子,易佐皱眉头对我说“施沫,我爸和妈在福建买好房子了,叫我们俩过去读书,也许以后我们都不能再见到了,本来不想告诉你的,我们的感情刚开始却就要结束了。”易枫一语不发,也不看我,我僵在了他们面前,不知道还说什么好,只是很想哭却又不能哭,易佐拉了拉易枫的衣服说“哥,走吧。”他们俩就这样从我身边走过了,易枫走过了我身边只是回过头来对我说:“别伤心,会见的。”我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个的背影重重叠叠的走远,一阵风吹落了我努力忍住的悲伤…………
真的没有再见了。从此杳无音讯。只有那个日记本让我常常想起那段可怜却又应觉得幸运的日子。这个笔记本是易枫的,是我那天心痛到极点的时候从抽屉里翻滑落出来的,只记了一半的纸。
第一页:易枫。(这不是两个字,而是一张脸和一段上了灰的最美时光。)
第二页:我竟不知道夏天的风和白裙子那么搭,竟不知道一个马尾抵过长发飘飘,可是只有我知道……
第三页:施沫,施沫,施沫……为什么觉得那么想写你的名字呢?希望此时的你不要脸红才好…………
第十三页:我真想把易佐这个家伙揍一顿,希望你不要受伤,我代他像你道歉,对不起,对不起,sorry,sorry……一万个对不起……
第十五页:前天回寝室的路上易佐说他喜欢你,我很不高兴。後来我发短信给他,叫他不准喜欢你,他很不服气,结果今天晚上他却说他不喜欢你了,他说我比他更有牺牲精神,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你知道吗?
我多想以后每天陪你走从教室到寝室的那段路,不过似乎不可能……
第二十一页:为什么我要离开?为什么要离开你?
第二十三页:沫,当你看到这里,我也许已经离开了,我不想对你说那三个字,因为那是伤害,我知道,那么,就祝你早点找到一个能照顾你的人吧!别担心,也许我们会见呢,人生那么长…………
是啊,人生那么长,谁知道命运是怎样安排的呢?我也不会说出那三个字,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从易佐的手机号变成空号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你彻底变成了我的过往…………现在的我已经读大学了,可是还是没有遇见你,但我想起你已经不会在悲伤了。也许是长大了吧,那些最悲伤的过往都成了心底最深刻的记忆,而这悲伤却会让人觉得快乐,即使有些可惜。但只要你安好,便都是晴天,只要岁月静好,一切,都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