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孟连长(一)

专题: 班长 战士 解放军 村民 短篇美文 短篇小说
作者:边江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03-09 07:01:27  阅读:0   网上投稿


一九六一年五月春末,中国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初期。
“孟班长,吴排长,你们马上带两个班去司务长那里,把库里的军粮装车,马上送到下江弯人民公社杨家沟村去。”27岁的解放军连长陈学财对站在自己面前21岁的孟俊柱班长和一排排长24岁的吴根福说。
“是,连长。”两人回答。
“现在,杨家沟的村民受自然灾害的影响,生活非常困难,快断粮了,他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我们解放军绝不能站着不管。要知道,没有我们人民的辛苦耕作,就没有我们解放军。”说到这里,陈连长一双仗义而正直的眼睛闪动着体恤人民疾苦的眼光。他停了一下,极力想尽自己所有能力来帮助自己的人民。他刚一说完,就把左手腕上的上海牌手表抬起来一看:17:00。就非常简捷地说:“你们马上去,把粮食装上车,即刻向杨家沟村出发,争取早点赶到。”
“是,连长。”
孟班长和一排长吴根福回答完,向自己正直、脾气暴躁、没有坏心眼、胸怀坦荡、厚道的陈连长敬了一个军礼,就转身走出连部发旧的朱红色的门。
解放军连长陈学财是山东人烟台农村人。1951年18岁从山东烟台农村参加解放军到福建福州部队,后来,又调到河北沧州解放军部队,现当上连长已经两年了。他把军事训练看着是军人的生命,一切都以军事训练为重,对任何小看或不把军事训练放在心上的个别散漫的战士会当场责骂;他对自己的战士该说就说,该骂就骂,在治军事务上,绝不搞虚假,一步一步地进行,在生活上,他从不对自己骂过的战士就看不起,而是主动招呼他们,帮助他们,从不嫌弃军事技术差的战士,偏好军事技术出色的战士,如果是自己犯错,就任由官兵骂,他绝不还口。他从不因为自己是大家的连长而骄傲无礼,他没有官架子,从不在营长、团长面前说自己战士的闲话和不是(尽管,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缺点),非常的令人亲近!
解放军连长陈学财头戴浅黄绿色军帽,上面有一小颗金色细边底色为暗蓝红色五角星的圆形帽徽,在英气十足的军帽帽檐下,在房里淡黄色灯光的照耀下,他的一张厚道非常严肃而显得凶悍方长的脸具有成熟中国军人执着的气质。他令人亲近而严肃的目光,在看人时,严肃中透着温存。他有一个非常性感扁平的鼻子,剪得平断的胡子,还是一个络耳胡;他红红的嘴唇老是闭着,好像从外到里都闭紧着,在陈连长的军衣衣领上,有两道是:中间有三颗小小白色的五角星被连在是红底一根金线上,边缘是细金线的红领章;腰间紧系着一根浅绿黄色的皮带和白色的皮带扣环,在他说话或交代任务,随身子一动时,紧系在他略鼓圆的肚子上的皮带带扣环就闪动一下白亮的光。当我们的解放军身着军装时,就是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是十分英武雄壮的中国军人!
当心地厚道的陈连长听说杨家沟的村民没有粮吃,要挨饿了,就心急,着急,要不是有军务,他很想亲自带着粮食和战士们飞速赶到杨家沟村救济村民,及时让他们脱离困境。
孟班长和吴排长出了连部,带上一、二班的战士在司务长带领下到米库,打开大门,把里面满满米库里的米装了四车,大约二十多分钟后,由他俩带着两个班的解放军战士押车出发了。
车子出了解放军驻地,非常快地过了应山县城边的土公路,向下江湾人民公社开去,之后,就进了大山里。
看上去有21岁,带有纯朴农村青年特性的,有1米75,身材非常壮实,眼睛明亮,人果敢灵性,方正的鼻子,略长的脸,身着浅黄绿色的军服,在腰间上紧系着一根同样是黄绿色的皮带,白色的皮带扣环,他就是一连一排一班长孟俊柱。他一九五九年一月从河南兰考农村参加解放军,是19岁,两年过去成为一班长。
21岁的孟班长不多话和战士们站在车厢上,他不和吴排长坐驾驶室,他觉得那样不像话,因为,他不想跟其他解放军指挥官一样,表现的特殊,他就想跟自己的战士一起同甘共苦。这时,孟班长唯一、在心里想着的是:车快点到杨家沟村。而他身边的战士在聊着,似乎觉得到杨家沟村时间太长了。
解放军战士小胡长得一张团圆白净的脸,和几个战士聊着,看来有不少话要聊。在聊谈中,他忽地看到站在一边的自己班长一声不吭、注视着车开过的山地上的土公路。就把身子向自己班长挪过来问:
“班长,你怎么不说话?”
“哎,不想说。”
“我知道,你是不是关心在挨饿的村民?”
“是呀,他们现在一定很饿,正在等着解放军拿粮食去救命。”孟班长回答,他还是把眼光注视着前面的土路。
小胡说:“班长,你不要太着急,这粮食迟早都要到的。”
孟班长才把他英俊的长脸,侧过来,担忧说:“说不定这时,就有村民要饿死了,我们要赶快到。”
小胡深深地感到了自己班长是那么为村民担忧着急,觉得自己还在那里说闲话,不想着那些村民的疾苦,觉得自己作为一名人民的解放军战士太不应该了,就沉默,看着前面,不再和身边的战友聊了……
他们站在身后是垒成堆的装有大米靠近驾驶室的车厢里。这时的车在时不时地颠簸着,车轮下也不时发出“吱嘎”的声响,而汽车还是直往前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