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我的高中时代(一)

回忆我的高中时代,应该只有恋爱和语文了。

高中上了一所私立高中,因为中考成绩还算可以,于是减免了一点学费。我成绩算中上水平,文科成绩很好,语文政治属于拔尖的那种,但是人不怎么用功,比较懒惰,由于性格比较外向,所以和老师们相处的蛮好。

高一下学期我谈恋爱了,一谈就是四年。他是从理科班转到文科班的男生,个子不高,胜在皮肤白净,手指修长。那天早上,他背着书包来我们班报道的时候,我一眼就瞄上他了,没有电影里演的那么夸张,没有心跳加速,也没有脸红,只是眼睛一直盯着他。

那是个春天的早上,他站在教室门口,穿了一件棕黑色的短大衣,七点的阳光温暖和煦,刚好打在他身上,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让大家安静一下,说是有新同学来了。当时我坐在第一组倒数第二排靠窗的位置,同桌是个男生,翘着二郎腿拽拽的跟我说,

“我兄弟,怎么样,够小白脸吧?要不要帮你介绍一下?“

“切,不用你帮忙,我又不喜欢。”

我是那种死要面子心口不一的人,从那之后,同桌总是无意中跟我提起他,我的目光也总是落在他身上。

他不爱说话,笑起来眯着眼睛,很少大声说话。走路总是不紧不慢,就连去食堂吃饭的时候,都是不追不赶的。不爱吃零食,讨厌吃垃圾食品,从来不去小店买方便面,每顿饭都乖乖去食堂。字很丑,歪歪扭扭的,像虫子在爬。

我们之间是我主动开的口。

愚人节那天,大家都在玩表白的小游戏。其实我当时抱着半开玩笑的心态,那天下午,他没有去吃晚饭,教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他坐在第四组正数第三排,饮水机离他很近。

于是,我拿着水杯,若无其事的走过去,经过他位置的时候,他的书掉地上了,我故意的。

“对不起,我帮你捡起来。”

“没事没事,我自己来就好了。”

我放下杯子,蹲着帮忙把书捡起来了。捡完书后,我镇定的走到饮水机那接了满满一杯水,经过了他的位置,我停下了。随手拉过隔壁同学的凳子,就在他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我们中间隔了一个通道,我没说话,慢慢喝着开水,余光里瞄到他一直抿嘴笑,

“你有事吗?”

他抿着嘴问我,我转过头去,他的眼睛也抿上了,只留了一道小小的缝隙,但那缝隙里有光,

“恩,没事啊。”

两分钟后,“真的没事?”

“真的没事。”

再过两分钟,他眼睛里的光更亮了,笑意更深了,

“真没事啊,你要是有事你说呗。”

“我有点喜欢你。”

“恩?什么?”

“我说我有点喜欢你。”

“真的假的?真的假的?今天愚人节呢。”

“真的。”

我对着他的眼睛,非常笃定的点了点头。 “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

“真的呀。”

他红着脸连问了好几个是真的吗,注意到陆续走进教室的同学有点多,我笑着看了他一眼,就走开了。

从那天开始,他有事没事就跑到走廊里站着看风景。我的座位靠窗,探出头去就是走廊,眼神开始有意无意会碰触,随即又弹开了。

我文笔好,给他写了几封情书。双休日在家里也开始在QQ上联络起来了。我像稳坐钓鱼台的渔翁,他是我费尽心机兜住的一尾鱼,情书和若有若无的撩拨就是鱼饵。

鱼儿终于上钩了。

某次晚自修下课了,在拥挤的楼梯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我身边来了,往我手里塞了一个东西就走了,转身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他脸上的笑。

回到寝室,才发现是一条刻着他名字的项链,还有一封信。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

他身上很香,有段时间总是问他用的什么牌子的洗衣粉。他的背很宽,但是腰细,靠在他的肩膀上心里踏实。他穿粉红色的汗衫最好看,白白净净的,往阳光里一站就是少年的样子。

他英语比我好,我是英语渣渣,他有段时间逼着我背单词和做阅读理解,果然英语成绩提高了几分。他每次去超市会给我带果粒奶优或者茉莉花茶,午睡醒来,饮料就摆在桌子上了,有时候是阿尔卑斯的酸奶糖。

自从恋爱,我们就同出同进了,晚上下了自修一起回寝室,早饭午饭晚饭都约着一起吃食堂,我排在前面,他站在我后面,打好饭,两个人分开坐,但是抬头就能看见彼此。饭吃好后,点头示意一起走出食堂……

还记得有一次吵架,他的好兄弟为他打抱不平,

“你是不是以为他不爱你,他要是不爱你,怎么可能每天跟你一起吃4块5的饭菜,我们男的都是吃5块5或者6块5的,你看看有几个男生吃4块五的饭,还排在女生的队伍里?”

那时候只觉得这个理由牵强且毫无杀伤力,算什么爱我的理由。直到后来才明白,那确实是爱啊。

无数次稳稳当当光明正大的站在我的身后,不顾及旁人的眼光,那种坚定的被选择,自他以后,我再也没有了。

我们之间故事太多了,四年半快五年的时间。熬过了他复读,异地一年半,最后依旧是惨淡收场。

距离分手已经过去整整四年了,四年里,我再也没有遇见那样一个皮肤白净清瘦,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永远现在我身后的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