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脑瘫”风波——《你生命的前七年》连载

专题: 散文 哲思 想法 婚姻育儿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听雨时的琪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05-28 01:00:42  阅读:0   网上投稿

你已经一岁半了,还不能独立行走,很多小朋友九、十个月就可以走的很稳了,可你翻身、坐、爬都比很多小朋友晚,妈妈心里有所准备,你走路肯定也会相对较晚。但是,你30天内,走路没有任何进步,没有改变,妈妈百度了一些资料,很多都说是“脑瘫的症状”,应该做康复和治疗。

妈妈看到这些,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很着急,如五雷轰顶,如果是真的,我怎么面对你是“脑瘫”的现实呢。你的脚落在地上,确实感觉很无力,加上各方面发育都比同龄人晚很多,我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一直不敢带你去医院检查,很怕医生真的告诉我什么,我无法面对。妈妈一方面怀疑着,一方面看看你的眼睛,回忆着平时和你的互动,我怎么也不相信,你是脑瘫。

该面对的,始终要面对。八一军总医院要求住过暖箱的孩子要定期复查,等你姥姥姥爷从国外旅游回来,我们按照医院的要求把你带去,妈妈的内心特别忐忑,不知道要面对什么。不出所料,医生虽然没有直接判你为脑瘫,但是要求我们定期带你来医院做一种帮助脑瘫儿童康复的体操,每周1-2次,加强腿部肌肉训练和四肢协调,还要给你进行核磁检查,看脑部是否异常,并且已经把检查用的安眠药开完了。核磁检查需要预约,等检查前再交费,但是安眠药我们已经拿到了手上,医生让下次检查前,给你喂下,这样检查过程你会很安静。

妈妈的心在滴血,已经没有眼泪了。我们把你抱到康复室,看了看里面的孩子,都是一看就有明显脑瘫面相的宝宝,妈妈怎么也不相信,你和他们一样。里面的孩子被护士做康复时,按压的哭天喊地,他们的妈妈只能在旁边恨心看着。我想:她难道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吗?肯定心疼。可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好起来,只能煎熬着。看到里面的妈妈们,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我怎么也不愿意让你去受罪。妈妈泪水模糊的看着你,你对我笑着好甜好甜。姥姥向前台询问了康复的时间和次数,85元一次,每周两次。

此时,妈妈问自己,我为什么要花钱让我的孩子来受罪,妈妈抱起你和姥姥说:我们回家。核磁不预约了,把已经取好的安眠药给扔进了垃圾桶,就像没听过医生的话一样。如果你真是脑瘫,我跑不了,我一点办法没有,妈妈决定再给你三个月的时间,更是给自己的时间,如果你还不能独自行走,妈妈认命了,我面对一切。妈妈始终觉得,你只是比所谓的“正常情况”晚一点,没有任何问题,你只是有自己的成长时间,怎么了!

妈妈内心的怒火,让我坚定的把你抱回了家。三个月,也是我给自己最后的期限,更是无论如何都要面对现实的时候。虽然我们没有进行任何后续检查和康复,但并不代表妈妈和爸爸不努力训练你,我们比以往更加重视你的走路问题,每天加强训练。妈妈白天为你进行蹬腿训练,尽量放开牵着你的手,让你感觉到自己处于平衡是什么感觉,鼓励你,呵护着你往前走。晚上,爸爸回来,我们一人一边,让你短暂的走向爸爸,再走向我。虽然这个游戏我们一直玩,但是逐渐把游戏变成了训练项目,尽量拉长你走的距离。两个月后,妈妈可以明显感觉你进步很多,可以单手牵着你走了,虽然不是太远,你可比以前走的好多了。

五一的时候,我们把你带回老家去看爷爷奶奶。家里给你补办了生日宴,很多亲戚都窃窃私语,小声说着你为什么这么大了,还不会走路。有的跑过来问我:都这么大了,还不会走路啊!妈妈只能温和的回应:是,她走路有点晚。每一次回答这些问题,妈妈的心都像刀割一样疼,而且还有一股怒火在呐喊:为什么一个孩子不能有自己的成长规律呢?一定要按照别人的想法,什么时候会坐,什么走路,什么时候会说话,她不是机器人。可是妈妈不想解释什么,毕竟你确实还不能独立行走,听到任何声音都是正常的,妈妈替你抵挡任何说法,之后全然的相信:“你可以”。那时,我在思考,你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妈妈?我要当你的大伞,让你按照自己的节奏去长大,不被任何外界因素影响,那么首先,对待我听到的任何声音,我自己的情绪和心情,先要不被影响,这样才不会传递给你,保护好你,才能让你真正感受到我对你的信任。

由于家里亲戚的孩子有脑瘫先例,经过多年的治疗已经恢复的很好,便介绍了一家有名的医院给我们,本来妈妈反对带你去,但是爸爸也很着急你的走路问题,他想说:就看一看,看完我们就回北京了。妈妈同意带着你去看,但是我和他事先商量好,一切都要回北京再决定,无论听到什么,听完回北京,不做任何决定。

我们是晚上的火车回北京,下午的时候亲戚带着咱们三口来到了医院。因为是亲戚的老同学,不用挂号,医生直接看了你的脚和腿,告诉我们:这个孩子的脚没有足弓,是平的,而且腿明显无力,已经很严重了。中间也提到了做核磁的问题,妈妈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里崩溃到了极点。可当他说出你需要穿戴一种矫正鞋,费用在一千八到三千六不等时,我突然明白了什么。温和的谢过医生,讲明当晚的火车,时间太短,先不进行矫正,如果有需要,回北京再联系订做。医生虽然面色有些不悦,但也没有办法。为了缓和尴尬,我们象征性的给你留了脚印,当作资料留存,随后我们三口踏上了回北京的火车。

回来的路上,我和你爸说:再给我和孩子一个月的时间,如果她还不能独立走,你说怎么办,怎么治疗,我都听你的,二话不说,但是在这一个月之内,你都听我的,不许说一个不字。虽然和爸爸达成了一致,说实话,妈妈心里特别不踏实,要独自面对关于你走路的问题,我甚至都不知道未来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我很惶恐,我很害怕,但是此时,我要保护你,信任你,我必需坚强。

我百度查询了关于医生说你没有“足弓”的说法,其实孩子小时候全都没有,但是时常被误诊为“问题”,小孩子通过逐渐的练习,足弓就会出来,话说有一些孩子,直到成年也没有足弓,但那并不影响孩子走路。

五一假期,我们从老家回到北京后,妈妈的心口每天都像堵了一块大石头,头上悬着一把剑,我只能加强你的各项训练,盼望着你可以独立行走,走的稳。妈妈甚至每天在心里祝福你,为你祈祷,希望老天保佑我的孩子可以独立走路,我相信她可以。

宝贝儿,妈妈此时想告诉你,你太优秀了,太给力了,就在妈妈承诺爸爸给我们最后一个月的这段时间,你会走了,而且越走越好。你通过努力,不断的练习,摔倒再站起,再摔倒再站起,在一岁八个多月的时候,正式可以独立行走了,不用牵手,走的很稳。妈妈悬着的心落地了,妈妈的煎熬没有白等,妈妈的信任没有白费。 2015年6月22号,你正式独立行走了,妈妈带你去了附近的小花园,当你向我奔跑着走过来的时候,妈妈把你搂在怀里痛哭了一场,你帮我擦着眼泪,周围没有任何人,只有我们两个人。妈妈今天想告诉你:你值得我相信,你有自己的成长节奏,你可以,你很可以。

这件事情随着你可以独立行走,慢慢过去了,但是在妈妈心里永远记得内心煎熬的日日夜夜,妈妈也对你更多了一分了解,你有自己的成长方式,你并不比任何人差,你很优秀,妈妈见证了你努力的样子,你不断练习的样子。妈妈想告诉你,在以后,你尽管按照自己的节奏去生长,妈妈永远做你的大伞,把任何不理解你的声音在我这里消融掉,这是妈妈爱你的方式之一。

通过这件事妈妈更想告诉你,自己有独立的判断多么重要,因为每个人说出的话,都是站在他们的角度和需求去讲,你如果无法了解一件事的更多信息,你就会被整个事情牵着鼻子走,被他人左右着。妈妈希望你将来是一个有独立思考和判断力的人,并且我也会不断的对你进行训练,让你拥有这项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