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名家赏析 列表
  • 哀希腊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希腊雅典,夜宿Herodion旅馆昨夜十时二十分香港起飞,中停曼谷,然后抵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在迪拜停留四个多小时后

  • 闲散第一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夜宿纳夫里亚(Nafpias)的King-Mions旅馆离开迈锡尼后,本应该直接去奥林匹亚,但路途太远,需要半路投宿纳

  • 永恒的坐标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希腊伯罗奔尼撒半岛的奥林匹亚(Olympia),夜宿Europa旅馆终于来到了奥林匹亚。 没想到这个全人类的体育圣地会有这么好的风景,

  • 石筑的《易经》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一九九九年十月九日下午,埃及开罗,夜宿Les 3 Pyramides旅馆还是金字塔。 由于没有充分的证据肯定这几座最大的金字塔是法老的墓,现代有不少学者根

  • 枯萎属于正常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七日,埃及东部古尔代盖(Hurghada),夜宿Pick Albatros旅馆离开卢克索向东,不久就进入了浩瀚的沙漠。这个沙漠叫东部沙漠,又名阿拉

  • 文化以沟通为业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九日,开罗,夜宿Les 3 Pyramides旅馆车队到达旅馆门口,只见熙熙攘攘间笔挺地站着一个中国人,手里拿着一本书,很像间谍接头的样子

  • 文字外的文明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六日,约旦佩特拉,夜宿Silk Road旅馆我在过去的旅行中得到一条经验:一般高高低低的丘陵地带不要太在意,如果在大平原里突如其来地

  • 莫高窟一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莫高窟对面,是三危山。《山海经》记,“舜逐三苗于三危”。可见它是华夏文明的早期屏障,早得与神话分不清界线。那场战斗怎么个打法,现在已很难想

  • 莫高窟二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从哪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到这里,都非常遥远。在可以想像的将来,还只能是这样。它因华美而矜持,它因富有而远藏。它执意要让每一个朝圣者,用长途的

  • 莫高窟三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第二天一早,我又一次投入人流,去探寻莫高窟的底蕴,尽管毫无自信。 游客各种各样。有的排着队,在静听讲解员讲述佛教故事;有的捧着画具,在洞窟里

  • 莫高窟四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离开敦煌后,我又到别处旅行。 我到过另一个佛教艺术胜地,那里山清水秀,交通便利。思维机敏的讲解员把佛教故事讲成了一门古怪的道德课程。我还到过

  • 道士塔一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莫高窟大门外,有一条河,过河有一溜空地,高高低低建着几座僧人圆寂塔。塔呈圆形,状近葫芦,外敷白色。从几座坍弛的来看,塔心竖一木桩,四周以黄

  • 道士塔二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真不知道一个堂堂佛教圣地,怎么会让一个道士来看管。中国的文官都到哪里去了,他们滔滔的奏折怎么从不提一句敦煌的事由? 其时已是二十世纪初年,欧

  • 道士塔三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一九○○年五月二十六日清晨,王道士依然早起,辛辛苦苦地清除着一个洞窟中的积沙。没想到墙壁一震,裂开一条缝,里边似乎还有一个隐藏的洞穴。王道

  • 道士塔四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不止是我在恨。敦煌研究院的专家们,比我恨得还狠。他们不愿意抒发感情,只是铁板着脸,一钻几十年,研究敦煌文献。文献的胶卷可以从外国买来,越是

  • 沙原隐泉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沙漠中也会有路的,但这儿没有。远远看去,有几行歪歪扭扭的脚?K匙沤庞∽甙眨??恍校?蝗瞬裙?说牡胤剑?炊?傻媚炎摺V荒苡米约旱慕牛?プ咭惶

  • 皋兰山月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天太黑,地方又太陌生,初来那天,真把山顶的灯光当作了星斗。 四周都没有星,只有它,那么高,如恶海孤灯,倒悬头顶,有点诧异。一路累乏,懒得多想

  • 阳关雪 - 余秋雨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中国古代,一为文人,便无足观。文官之显赫,在官而不在文,他们作为文人的一面,在官场也是无足观的。但是事情又很怪异,当峨冠博带早已零落成泥之

  • 三峡(一) - 《文化苦旅》作者:一诺  2019-12-03

    在国外,曾有一个外国朋友问我:“中国有意思的地方很多,你能告诉我最值得去的一个地方吗?一个,请只说一个。” 这样的提问我遇到过许多次了,常常

  • 三峡(二) - 《文化苦旅》作者:一诺  2019-12-03

    过三峡本是寻找不得词汇的。只能老老实实,让嗖嗖阴风吹着,让滔滔江流溅着,让迷乱的眼睛呆着,让一再要狂呼的嗓子哑着。什么也甭想,什么也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