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史铁生 列表
  • 从史铁生看生命意义作者:枫海一叶  2019-12-10

    每每读史铁生,就要心生惭愧。我是敬佩他的,这个毫无疑问,有人说过:史铁生以残缺的身体书写最为饱满健全的精神。常常这样思考,生命的意义何在?

  • 处理伤口~读史铁生有感作者:xywj  2019-12-04

    书架上放着一本史铁生的自选集,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它,我喜欢史铁生只限于他的《我与地坛》,《合欢树》这两篇文章,读他的文章感觉很不舒服,甚至会

  • 她是一片绿叶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姐妹俩从小在一起长大。如今姐姐14岁,妹妹12岁,互相不见已经5年。姐姐跟着母亲,妹妹跟着父亲,相隔几千里远。父母离了婚,法律不承认感情,便把姐

  • 轻轻地来与轻轻地走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现在我常有这样的感觉: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坐在幽暗处,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不知什么时候它就会站起来,对我说:嘿,走吧

  • 我与地坛(二)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现在我才想到,当年我总是独自跑到地坛去,曾经给母亲出了一个怎样的难。 她不是那种光会疼爱儿子而不懂得理解儿子的母亲。她知道我心里的苦闷,知道

  • 没有生活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很久很久以前并且忘记了是在哪儿,在我开始梦想写小说的时候我就听见有人说过:作家应该经常到生活中去。文学创作,最重要的是得有生活。没有生活是

  • 《秋天的怀念》原文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秋天的怀念 史铁生 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变得暴怒无常。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

  • 我与地坛(四)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现在让我想想,十五年中坚持到这园子来的人都是谁呢?好像只剩了我和一对老人。 十五年前,这对老人还只能算是中年夫妇,我则货真价实还是个青年。他

  • 一封关于音乐的信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编辑同志:好! 我一直惭愧并且怀疑我是不是个音乐盲,后来李陀说我是,我就不再怀疑而只剩了惭愧。我确实各方面艺术修养极差,不开玩笑,音乐、美术

  • 老屋小记(3)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你影响别人! 谁?死神吗? 滚,没人跟你贫嘴!想干就干,不想干回家! 呵,您描绘了一幅多么可怕的图画。D把画笔往L大妈眼前一拍,中国是人民的国家

  • 笔墨良心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一 常有编辑来约稿,说我们办了个什么刊物,我们开了个什么专栏,我们搞了个什么征文,我们想请你写篇小说,写篇散文,写个剧本,写个短评要不就写点

  • 老屋小记(2)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怎么着爷们儿?来吧!甭老一个人在家里憋闷着B大爷笑着说,露出一嘴残牙。他是说我。???三、D的歌 应该有一首平缓、深稳又简单的曲子,来配那两间

  • 老屋小记(5)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不行。三于说。 喂喂说明白了,人家不行还是咱们不行? 三子!B大爷喊,还不快跟我干活儿去?这群老半边天一个顶一个精,你惹得起谁? B大爷领着三子

  • 给盲童朋友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各位盲童朋友,我们是朋友。我也是个残疾人,我的腿从21岁那年开始不能走路了,到现在,我坐着轮椅又已经度过了21年。残疾送给我们的困苦和磨难,我

  • 我与地坛(三)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如果以一天中的时间来对应四季,当然春天是早晨,夏天是中午,秋天是黄昏,冬天是夜晚。如果以乐器来对应四季,我想春天应该是小号,夏天是定音鼓,

  • “嘎巴儿死”和“杂种”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他妈的算得国骂,标题上的这两句至少算得京骂,流行于北京一带的千骂万骂当中,这两骂可谓悠久。 嘎巴儿死是指向人的终点,是诅咒某人的结束简单而快

  • 老屋小记(7)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U师傅有什么梦想吗?U师傅会有怎样的梦想呢? U师傅的脚落在地上从来没有声音,走在深深的小巷里形单影只,从不结群。U师傅走进老屋里来工作,就像一

  • 悼路遥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我当年插队的地方,延川,是路遥的故乡。我下乡,他回乡,都是知识青年。那时我在村里喂牛,难得到处去走,无缘见到他。我的一些同学见过他,惊讶且

  • 告别?英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周?英,以非凡的毅力同伤病抗争三载,于1994年5月5日离开了他所爱恋的这个世界,终年48岁。 所有他的朋友,都看他作亲敬可赖的兄长。他心中始终装满

  • 老屋小记(6)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然后,暮色*苍茫中,我碰上了一个年轻的长跑者。 一个大才的长跑家K。K在我身旁收住脚步,愕然地看看我,问我这是要到哪儿去。我说回家。他说,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