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张晓风 列表
  • 地毯的那一端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德: 从疾风中走回来,觉得自己像是被浮起来了。山上的草香得那样浓,让我想到,要不是有这样猛烈的风,恐怕空气都会给香得凝冻起来! 我昂首而行,

  • 衣履篇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人生于世,相知有几?而衣履相亲,亦凉薄世界中之一聚散也?? ⒈、羊毛围巾 所有的巾都是温柔的,像汗巾、丝巾和羊毛围巾。 巾不用剪裁,巾没有

  • 春之怀古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春天必然曾经是这样的:从绿意内敛的山头,一把雪再也掌不住了,噗嗤的一声,将冷脸笑成花面,一首澌澌然的歌便从云端唱到山麓,从山麓唱到低低的荒

  • 孤意与深情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我和俞大纲老师的认识是颇为戏剧性的,那是八年以前,我去听他演讲,活动是季曼瑰老师办的,地点在中国话剧欣赏委员会,地方小,到会的人也少,大家

  • 花之笔记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我喜欢那些美得扎实厚重的花,像百合、荷花、木棉,但我也喜欢那些美得让人发愁的花,特别是开在春天的,花瓣儿菲薄菲薄,眼看着便要薄得没有了的花

  • 她曾教过我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为纪念中国戏剧导师季曼瑰教授而作 秋深了。 后山的蛩吟在雨中渲染开来,台北在一片灯雾里,她已经不在这个城市里了。 记忆似乎也是从雨夜开始的

  • 步下红毯之后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妹妹被放下来,扶好,站在院子里的泥地上,她的小脚肥肥白白的,站不稳。她大概才一岁吧,我已经四岁了! 妈妈把菜刀拿出来,对准妹妹两脚中间那块泥

  • 圣诞之拓片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圣诞节有一种无法言述的浪漫情怀,由于圣诞节的那种美法已逸出生活的常轨,以致回忆中的圣诞总是不十分真实--而且,圣诞节再来的耐候,你又老以为是

  • 常常,我想起那座山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一方纸镇 常常,我想起那坐山。 它沉沉稳稳的驻在那块土地上,像一方纸镇。美丽凝重,并且深情地压住这张纸,使我们可以在这张纸上写属于我们的历史

  • 大型家家酒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我还想在瓦斯炉下面做一个假的老式灶,小时读刘大白的诗,写村妇的脸被灶火映红的动人景象,我拒绝不了老灶的诱惑,竞走遍台北找一只生铁铸的灶门…

  • 绿色的书简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梅梅、素素、圆圆、满满、小弟和小妹: 当我一口气写完了你们六个名字,我的心中开始有着异样的感动,这种心情恐怕很少有人会体会的,除非这人也是五

  • 爱情篇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两岸 我们总是聚少离多,如两岸。 如两岸--只因我们之间恒流着一条莽莽苍苍的河。我们太爱那条河,太爱太爱,以致竟然把自己站成了岸。 站成了岸,我

  • 饮啄篇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一饮一啄无不循天之功,因人之力,思之令人五内感激;至于一桌之上,含哺之恩,共箸之精,乡关之爱,泥土之亲,无不令人庄严??白柚 每年秋深的

  • 大音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大音希声,大象希形??老子 他曾经给我们音乐,而现在,他不能再给我们了。 但真正的大音可以不藉声律,真正震撼人的巨响可以是沉寂,所以,他仍在

  • 有些人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有些人,他们的姓氏我已遗忘,他们的脸却恒常浮着--像晴空,在整个雨季中我们不见它,却清晰地记得它。 那一年,我读小学二年级,有一个女老师--我连

  • 母亲的羽衣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讲完了牛郎织女的故事,细看儿子已经垂睫睡去,女儿却犹自瞪着红红的眼睛。 忽然,她一把抱紧我的脖子把我赘得发疼: "妈妈,你说,你是不是仙女变

  • 魔季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蓝天打了蜡,在这样的春天。在这样的春天,小树叶儿也都上了釉彩。世界,忽然显得明朗了。 我沿着草坡往山上走,春草已经长得很浓了。唉,春天老是这

  • 好艳丽的一块土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沙土是桧木心的那种橙红,干净、清爽,每一片土都用海浪镶了边--好宽好白的精工花边,一座一座环起来足足有六十四个岛,个个都上了阳光的釉,然后就

  • 回到家里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去年暑假,我不解事的小妹妹曾悄悄地问起母亲: "那个晓姐姐,她怎么还不回她台北的家呢?" 原来她把我当成客人了,以为我的家在台北。这也难怪,

  • 种种有情作者:田步祥  2019-12-03

    有时候,我到水饺店去,饺子端上来的时候,我总是怔怔地望着那一个个透明饱满的形体,北方人叫它"冒气的元宝",其实它比冷硬的元宝好多了,饺子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