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废都159 - 贾平凹散文

专题: 散文 庄蝶 唐宛儿 赵京五 名家赏析 贾平凹
作者:一诺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9-12-03 09:32:24  阅读:0   网上投稿
这一中午,庄之蝶正好与唐宛儿在"求缺属"。唐儿身子虽然得到了恢复,但下边还多少有点血,两人相约了去"求缺屋",庄之蝶让唐宛儿把堕胎的前前后后详尽说给他听,听得又是热泪满面。唐宛儿却要庄之蝶指天为咒说"我爱你",庄之蝶咒过了,又还说了要娶唐宛儿的话。唐宛儿却问几时娶呀?还是将来吗?将来是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人都以为庄之蝶娶了个什么天仙儿,来看了原来是个老太婆?!庄之蝶陷入一种为难,又痛苦地长吁短叹了。唐宛儿就笑了,说庄之蝶真可怜,搔着他胳肢窝儿要他笑。庄之蝶脸上还是苦皱着,唐宛儿又说你不必这样。瞧你难过的样儿,我心里也扎乎乎地疼哩,迟迟早早我等你就是了。你就是不爱了我,你总是以前真心爱过。即使天有心作合。你我结为夫妻,以你这心性,你还会寻找比我更好的人。到那时我不恨你,也不拦你的。庄之蝶说:"这我成什么人了?你唐宛儿不会让我失去兴趣的,你也会不允许我再去找了别人的。"唐宛儿噗噗就笑了,说她有时想起来觉得对不起师母,却又觉得她更不应该失掉庄之蝶,她说不清她是个好女人还是个环女人,但她是女人。如果庄之蝶哪一日真的不再爱她了,她就堕落呀,她就去和任何男人睡觉,疯子也行,傻子也行,强盗小偷都行!庄之蝶愣了,也变了脸,唬道:"你胡说,不准说这样的话!"唐宛儿却流下了泪,说她不说了,再也不说了,还问庄之蝶生气了吗?庄之蝶拍了她的屁股,拍得啪啪响,说他当然生气的,你们这女人真不知一颗心是怎么长的?唐宛儿就把他搂在怀里吻。三吻两吻的两人就不知不觉合成一体,******(作者删去三十八字)待到看时,那垫在身下的枕头上已有一处红来,两人才皆后悔,因为医生吩咐过手术后一个月里不能同房的。庄之蝶问唐宛儿这阵儿身子感觉怎么样?唐宛儿说没事的,只是把枕头弄脏了,看着那一处红,竟用钢笔就在红的周围画,画成了一片枫叶。庄之蝶就笑了,说:"好;"霜叶红于二月花';待会儿下去吃饭,买了针和丝线你再绣了,谁也看不出来,倒赞赏这枕头也成艺术品了。"两人又玩乐了一回,眼看过了饭辰,准备上街吃饭和买针线,刚一下到楼口,与牛月清正好碰个照面,两人脸都吓白了。庄之蝶忙对着惊慌失措的唐宛儿说:"宛儿,你看你大姐怎么也来这儿了?"牛月清说:"我满世界老鼠窟窿都寻过了,你们才在这儿!宛儿你脸色不好?"庄之蝶说:"咋能好的,她要我帮她找一份临时工干干,我说找环卫局杨科长吧,就领她到杨科长家。没想那扬科长倒摆架子,待理不理的,我们起身就走了。哼,我还没受过这种窝囊气的!"牛月清说:"寻那临时工能挣几个钱的?你好好在家呆了,让周敏多写几篇文章也就是了。现在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找一个科长不如直接去寻了他局长!"唐宛儿就说:"大姐说话容易,周敏靠写文章挣钱,那我这嘴早就要吊起来了;如果他有庄老师那支笔,我也安安心心在家伺候了他,也不像大姐这样还要去上班?"牛月清说:"那这样吧,洪江再要编书,我让洪江把周敏也拉进去!"庄之蝶就问牛月清;"你别光把话说死,到时候洪江不愿意了,你又给周敏怎么说?这么急地到处寻我有事儿?"牛月清说:"可不有急事!"唐宛儿就说:"是我耽搁了你们,真不好意思,那我就先走了。"说完就走了。牛月清说:"上午我正上班,龚小乙找着我了,他一见面就哭,倒把我吓了一跳,他怎么更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我问有什么事,他说他要找你,是他爹犯了事,还是为了老毛病让关进去了,捎出来的话是让他找人说情,争取罚款了结。可他娘回天津姥姥家了,他一是找不上人,二是即就是罚款他手里也没个钱的,就来求你了。"庄之蝶听了。说:"莫不是他买大烟又没了钱,来骗我们的?前几日我见过他,并没有听说他爹出事嘛!"牛月清说:"我开头也是这么想的,要叫他说实话。他拿了老龚捎出来的字条,那字我能认得。是老龚写的。"庄之煤说:"老龚为这毛病去局子也不是两次三次了,哪一次不是抓进去写些字又出来?没事的,除非他的手让人剁了!"牛月清说:"我何尝也不是这么说他。龚小乙就说这次是国家公安部的一个领导来西京检查工作,收到好几封说老龚赌博成性、又屡抓屡放的告状信,这位领导发了火,前一日才批评了公安局,没想第二日老龚他们又在这位领导下榻的宾馆里赌,就抓了进去,说要从严从重处理的。"庄之蝶知道问题严重了,口里只是骂龚靖元屁眼大把心遗了!牛月清就说:"老龚一身毛病,可毕竟与咱交情不浅的;小乙寻到咱门下,咱不管也抹不下睑面啊!你看能认识谁,给人家说说,顶用不顶用,咱把路跑到,把力出足,咱落得心里清静了,也免得外界说咱绝情寡义的。"庄之蝶皱了眉闷了许久,说。"饭还没吃吧,咱去吃了饭再说。"

两人去面馆吃了一碗刀削面,庄之蝶让夫人回去,自己就去找赵京五说了这事。赵京五颇为难,说:"公安局那边我认识人倒有。怕并不起多大作用。咳,他也该好好吃次亏才好哩!"庄之蝶说:"我琢磨了,这事无论如何咱要帮的。你先去找龚小乙,把情况再问清,就说这事难度很大,可能得判三年五年的,让他紧张些。"赵京五说:"他怕早慌得没神了,还吓他干啥?"庄之蝶说:"我有个打算,等我去找了你孟老师后,再给你说吧。"赵京五便急急去了。

庄之蝶找着盖云房又如此这般说了一通,盂云房说:"那找谁去?你和市长熟,给市长谈谈不就得了?"庄之蝶说:"这可不能找市长,影响太大,市长会拒绝的。你不是说在慧明那儿见了几次四大恶少的老二吗?"孟云房说:"你是让我托慧明要老二去说情?这我不见慧明!"庄之蝶说:"这你可得一定去,权当是帮我的。要老二去说情。并不要求立即放人,只望能罚款。老二肯定能办到的。"孟云房好不情愿地去了。回来说慧明同意去求老二,让等个电话的。两人就在孟云房家吃饭,下午慧明果然来了电话,说公安局同意罚款,但要重罚,是六万元的。庄之蝶长吁了一口气,同孟云房又到赵京五处。赵京五从龚小乙那儿才回来,三人说了罚款的事,庄之蝶就让赵京五三日内一定筹齐六万元。赵京五说:"你是要借给龚小乙?那可是肉包子打狗,一借难还了。或许他得了这么多钱,不去公安局交罚款,全要抽了大烟的。"庄之蝶说:"赵京五你都是好脑壳,怎么这事不开窍?龚小乙是败家子,我哪里能借他这么多钱?咱为开脱这么大的事,争取到罚款费了多大的神,也是对得起龚靖元的。既然龚小乙烟瘾那么大,最后还不是要把他爹的字全输出去换了烟抽,倒不如咱收买龚靖元的字。"赵京五和孟云房听了,拍手叫道:"这真是好办法,既救了龚靖元,又不让他的字外流。说不定将来龚靖元家存的字画没有了,龚小乙也就把烟戒了。"庄之蝶说:"那这事就靠你赵京五去和龚小乙交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