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重生独宠 席少宠妻成瘾》

  “老公……”

  “乖,我在……”

  “嫣儿,不热吗?”

    全城的人都知道席少洁身自好,扬言终身不娶,却唯独对她,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

  “嗯......?”

 

  熟悉的声音响起,身体被紧紧的拥在谁的怀里,申后的滚tang让她一时之间喘不过起来。

  “嗯?嫣儿。”

  “啊。”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怎么突然哭了起来?”

  其实此刻席方泽内心里焦躁担心不已,想知道她为何在他们的新婚之夜哭,又不想知道......他知道,自己娶了她,是带了qiang硬的意味在里面。

  现在不喜欢他,可以,往后他们有的是时间,他可以慢慢的进驻她的心。

  “没事,只是......想家了。”

  徐嫣抽噎了会,闷声回答着,知道席方泽的性格,他问了,那就必须要有个答案,不然他不会罢休。

  席方泽皱眉,转而心中便是一松。

  “乖,以后我们可以常去徐家看看。”

  徐嫣身体一僵,不是徐家,不是徐家,她的家从来都不是徐家。

  眼泪从眼中汹涌奔出,想到si之前的那些事情,徐嫣心中大痛,陡地转身一把抱住席方泽的腰,埋首在他胸前。

  心中闪过一丝疑惑,明明已经si了,为何还有这么真实的感受?不管是心中的痛苦跟恨意,还是自己的眼泪,碰触到席方泽的身体感觉,他身上散发过来的热意。

  “席方泽。”

  闷闷的声音从胸前传来,还带着一丝湿意,席方泽浑身紧绷着,苦笑的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小人儿。

  “嗯?”

  伸手将人儿抱在怀里,手在她背上轻轻的抚着,到底还是年纪小,想家也是常事。

  席方泽,对不起!席方泽,我们以后好好的做一对gui夫妻好吗?

第二章

  徐嫣在心中默默的说着,到底不敢出声说出来,只是这样静静地抱着席方泽,她已经感觉幸福不已。

  如果,席方泽能原谅她,请让他们一起在阴曹地府做一对无忧无虑的gui夫妻吧。

  席方泽感觉到怀里的人,越来越往他怀里钻,越是靠近,鼻息间的馨香便丝丝般的钻进他的心间。

  浑身都是紧绷,无奈的低头看着徐嫣,这丫头。

  “嫣儿。”

  声音沙哑的呢喃着,今夜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如何需要忍耐!

  手慢慢的从徐嫣的衣襟中伸了进去,盈盈一握的腰肢,如想象中般的柔嫩而纤细。席方泽心中一荡,呼吸便是重了几分,低头去将怀里的人儿拉开一些,抬起她的下巴,俯首正要噙住那抹诱人的殷红时,却对上她一双红肿的眼眸,眸子里满满都是惊讶。

  这一切都这么真实得让她有种恍惚,好似这不是在阴曹地府,她此刻不是gui魂。

  她做过gui魂,在错手sha/si了席方泽后,她绝望崩溃到自sha身亡,只是在她si后不久,席家便被徐明睿跟苏婉清带着人冲了进来扫荡。

  当时,她听着苏婉清跟徐明睿两人的对话,听着他们对着她跟席方泽的shi体冷嘲热讽,听着他们将所有的事情真相都说了出来。

  心中悔恨不已……

  一个是她从前心心念念的大哥哥,以为他对自己温柔以待,跟自己心意相通,对自己最是好的大哥哥。

  一个是她从小到大唯一的,最好的朋友,什么秘密都跟她说的闺蜜。

  到头来,全都是假的,他们全都是故意在她面前做戏,将她耍的团团转,甚至徐家的每一个人都在她面前演戏。

  他们全都是在将她当成傻瓜一般的戏耍,利用她的天赋去赚钱,利用她去伤害席方泽,到最后甚至是利用她的信任,陷hai席方泽,给她下du,sha了她的孩子。

  徐嫣恨得双眼流下了xue泪,呲牙咧嘴,脸上狰狞不已的冲徐明睿跟苏婉清扑去,只是让她jue望而悲哀的是,她的身体穿透了徐明睿跟苏婉清,她根本就碰触不到他们两个。

  一次又一次的扑向那两个伪善的人,想要撕sui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失败,直到她最终被一阵强大的力量扯入黑暗中。

  再次醒来便是此时,她躺在一间熟悉的房间里,她还以为自己是到了阴曹地fu,可是她却没有见到一直想念的爸爸妈妈,而是见到了年轻了几岁的席方泽。

  虽然是冷厉的神色,轮廓坚毅如雕刻般,五官精致得近乎完美,让她身为女人都觉得羞愧。

  只是,此刻的席方泽没有了她记忆中的冷漠跟残酷。

第三章

  难道人si后还会变年轻吗?

  她记得席方泽si的时候,虽然依旧气度不凡,棱角分明的脸庞犹如雕刻,只是从前目若朗星的眸子里,已经变得深沉而幽暗,好似看不到尽头是什么般的漩涡,却又透着丝丝的bei伤。

  可是,此刻的席方泽,眼中分明没有那种bei伤,目若繁星般闪耀,如天空的明月般耀眼。仿若她第一次见到席方泽时一般的样子,从前,他们刚结婚的那一年里,席方泽便是如此。后来,后来,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

  “呃......”突然,脖颈间一痛,徐嫣轻叫出声,陡地抬头看向席方泽,伸手捂住自己被yao痛的地方。

  咬我干嘛?

  “不准分心。”席方泽眼中闪过一丝不虞,沉声说着,本要噙住品尝她的殷红,却没想这丫头竟然在他怀里分心发呆。

  徐嫣愣愣的看着席方泽,点头,然后陡地睁大了双眼,瞪着席方泽,突然勾住席方泽的脖子上前去在他脖颈间狠狠yao了一口。

  “嘶!”

  席方泽没想她突然的动作,而且徐嫣的动作非常快速,他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脖颈间的痛意惊醒。

  这丫头,竟然敢咬他,很是精力旺盛嘛,看来他不用收敛了。

  “痛吗?”

  徐嫣松开席方泽,连忙抬头看他问道。

  “痛。”席方泽眼中迅速闪过一丝光芒,皱眉盯着徐嫣看,还一边伸了伸脖子让徐嫣看到他脖颈间的那个伤口,按照刚才的感受来看,那里此时肯定已经出xue了。

  徐嫣闻言眼睛变是一亮,顺着看过去,见伤口处竟然已经出xue,不由得懊恼不已的吐了吐舌,心疼不已。

  同时,心中被一股巨大的惊喜给淹没了,她没有在阴曹地fu,她如今不是gui魂状态,席方泽也不是gui。

  他们都不是gui,他们此时是活生生的人,虽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但是显然他们此刻也不是在做梦。

  她会痛,席方泽也会痛!

  她想起从前为了任务,看的那些小说,为了gou引席方泽,她看了许多徐明睿扔过来的小说,那里便有讲重生的。

  难道她是重生了?!

  “嘶,痛。”

  席方泽见她又开始发呆了,不过此次嫣儿却眼中闪烁着喜意,不知道在想什么,难道是看他出血,很开心?!

  席方泽咬牙,再次痛呼出声。

  “啊,很痛吗?对不起,我......我给你呼呼。”徐嫣被他的声音惊醒,眨了眨眼,连忙说道,一边凑上前去轻轻地冲伤口处吹起。

  然后想到从前她切菜的时候,手指受伤了,席方泽将她的手指放在嘴里,说这样会好得快,止xue的。

  她连忙也上前去,伸出舌头舔了下伤口处,然后低头张口覆上伤口。

  席方泽浑身都是一僵,顿时紧绷在那里,全身所有的触感都疯狂的涌向伤口处,柔软的碰触让他几欲发狂。

  “呃......”

  忍不住的闷哼了一声,让徐嫣连忙松开了嘴,想要抬头去看席方泽,是弄痛他了吗?

  “席方泽?”

  “继续,嫣儿。”

  席方泽连忙按住她的头,哑声说道。

第四章

  徐嫣微愣,看着眼前已经渐渐不冒xue的伤口,犹豫了一瞬,俯首覆上,轻轻地吸吮着。只是,她发现席方泽的身体好像变得更加紧绷了起来,硬邦邦的。

  下一刻,徐嫣陡地瞪大了双眼,僵硬在那,他......他在做什么

  “席方泽!”

  忍不住叫出声喊道,想要阻止席方泽的动作,他的手往哪里去呢。

  “嫣儿,知道今日是什么日子吗?”

  席方泽却并没有因为她的呼喊而停下来,反而变本加厉的更加靠近过去,引得徐嫣浑身都是轻颤。

  “啊?什么......什么日子?”

  徐嫣此刻脑袋有些迷迷糊糊了,只是,脑海中闪过一道光芒,迅速而耀眼,她仿佛一下子要抓住了一般,可是却无力的看着那道光芒就这么从眼前闪过,消失不见。

  “我们的新婚之夜。”

  耳边突然响起席方泽的声音,近乎呢喃的声音,带着暧昧跟渴求,徐嫣脑海中陡地轰zha了起来。

  她想起来了,新婚之夜,她跟席方泽的新婚之夜!

  上辈子,她是带着目的嫁过来的,一开始并不情愿,她想嫁的人不是B市赫赫有名,跺跺脚便能震动一方的席方泽,她想嫁的是徐家大公子徐明睿,她温润如玉的大哥哥。

  呵呵,温润如玉的大哥哥?

  徐嫣心中冷笑,徐明睿吗,他也配?她是xia了眼的上辈子看错了人,信错了人。

  如今她已经醒悟,上辈子的她却是不知道,所有的事情都被蒙在鼓里,在嫁给被徐明睿劝说哄骗之后,最终点头答应嫁给了席方泽。

  重生归来,她的幸福,她也要掌握在手中,再也不要受人蛊惑,做下让自己后悔不已的事情。

  想到此,徐嫣突然双手勾住席方泽的脖子,翻身覆在他身上。

  “这里不需要消du吗?”

  探头去看那个伤口,一边低声问着,伸手在伤口处碰了碰。感觉都席方泽的身体陡地一僵,握紧了覆在徐嫣腰上的手。

  “嫣儿。”

  听着席方泽明显变了的音色,徐嫣忍不住的勾唇,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她好像是第一次见到席方泽这样的神情。

  呆愣中带着一丝迷惑还有期待,看起来跟他平日里精明睿智的形象很是不一样。

  “我去给你拿yao,受伤了要上yao。”

  说着徐嫣突然起身便要离开,却下一刻眼前一暗,天旋地转中人已经被席方泽压倒在床上。

第五章

  “你就是我的yao。”

  席方泽低头看着徐嫣,一边抓着徐嫣的手放置在她的头顶,看着她樱桃般粉嫩的唇,喉结处滑动了下,眼中一阵幽暗,终于耐不住俯首亲了上去。

  “唔......”

  突然,她感觉自己身体有些不对劲,那里......她陡地瞪大了双眼,清醒过来。

  “等等,席方泽。”

  徐嫣想到某种可能,陡地伸手去将他推开了去,咚地一声响,看着被推倒在床下的一脸懵bi的男人,徐嫣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出来。

  “噗!”

  在男人脸上黑沉的注视下,徐嫣突然想起什么,脸上爆红不已,手忙脚乱的随便拿了件衣服往身上套了,跳下床往浴室跑去。

  席方泽呆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低头看着自己的兴奋,无奈的笑了下,抬头却见床单上的凌乱,摇了摇头起身往浴室方向走去。

  徐嫣跑进浴室,脱下内裤一看,哀嚎一声,竟然是真的,上辈子不是要过两天才来吗?导致那次席方泽都差点以为她是在pian他了,要亲自检查什么的了,因为加上她一开始哄骗的时间,再到后来她真的例jia结束,一共花了差不多十天时间。

  没想到重生回来,她竟然提前了两天,今天就来了,而且还是在新婚之夜。

  上辈子的新婚之夜是因为例jia没成,这辈子......竟然会这么巧的也来了,而这次是真的。

  “唔......”徐嫣捂脸坐在马桶上,怎么办?她左右看了看四周,浴室里没有卫生巾,她才第一次来席园的房子,当然没有她的私人物品在这里。

  怎么办?

  重生归来的第一件事就这么不妙不顺利,好心塞哇!

  “扣扣!”

  突然,卫生间的门被敲响,徐嫣浑身都是一震,转头看去。

  “嫣儿,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席方泽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徐嫣只觉得尴尬至极。

  “啊,没事没事,马上就好。”

  说完之后突然又想起自己如今的尴尬情况,连忙又出声叫道。“哎,等等。”

  “嗯?你说。”

  “那啥,席方泽。”徐嫣舔了舔唇,感觉口有些干,要怎么说才合适呢?才不会尴尬?啊!!!本来就是个尴尬的事情,她要怎么说才能不尴尬?抓狂!!!

  “我在。”

  眼见着里面的人儿一直说不完整话,席方泽皱眉,有些着急起来,难道是真的哪儿不舒服?

  他正要准备直接进去了,却听里头传来细微的声音,要不是他听力还不错,指不定根本就听不到。

  “我来例jia了。”

  眼中闪过一丝恍然,原来是这样,席方泽忍不住的轻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只觉得小人儿怎么这么可爱,嘴角的笑容一直不减。

  “等我一会,穿上拖鞋,浴室的柜子里有,别着凉了。”

第六章

  “哦。”

  徐嫣只来得及应一声,席方泽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浴室门口处了,呆呆的看着门口。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用纸擦了擦,然后不放心的又用纸巾垫了垫内裤,跑去找拖鞋穿上。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浴室门口处传来动静,席方泽的声音响起。

  “嫣儿,是我,开门。”

  徐嫣心中一跳,脸上忍不住的红了红,上前去轻轻将门打开,迅速拿过对方手上的袋子。“谢谢。”

  看着只开了一个小缝隙,连她的脸都没看完全的大小,一开一关,速度快到让他惊讶,席方泽忍不住的低头笑。

  站在门口停顿了下,这才转身离开。

  徐嫣拿着袋子打开一看,才发现这里面竟然日用的、夜用的还有安全裤都有,甚至还不止一个牌子的。

  她脸上忍不住的更红,难怪袋子这么鼓鼓的,装了这么多的卫生巾,她可以用两个月的量了。

  甚至,他还准备了一条内裤。

  看着那条白色的内裤,徐嫣只觉得浑身都gun烫了起来,连忙换上。

  等到一切都搞定的时候,她终于舒了口气,然后又尴尬的发现自己此时的状态,盯着镜子里满脸绯红春色的女人看了许久。

  她怎么手气这么爆的竟然抓了席方泽的寸衫?

  就这么宽宽大大的一件挂在她身上,露出两条笔直袖长的腿,甚至她都没有穿内衣。刚才在床上的时候,两人激情到,她身上只剩下内裤了,而某人也是一样。

  想到这里,她脑海中突然闪过席方泽被她tui倒在地上时候的情景。

  肌肉分明的线条,八块腹肌在那里仿佛雕刻出来的一般,宽肩窄腰,还有腹部......啊!!!徐嫣连忙拍拍自己的脸,低头去打开水龙头,用冷水给自己清醒清醒。

  在浴室里磨蹭了许久,徐嫣到底是知道这样一直下去不行,给自己做了无数的心里工作,终于鼓起勇气,深吸了口气打开浴室门。

  “嫣儿,过来。”

  谁知刚打开门,迎面对上正端着一个杯子的男人,听到动静抬头看来,徐嫣浑身都是一僵,逃跑都没机会了。

  “呃,嗨!”

  徐嫣冲席方泽干笑着挥了挥手。

  “过来。”

  席方泽的眼神从她脸上往下去,看了眼她的腿,眼中暗了暗,错开眼沉声说道。

  “哦。”

  徐嫣想先穿了自己的衣服再过去,不过某人这么突然沉下脸来,让她仿佛看到了上辈子后来突然对她冷淡不已的席方泽。

  走到沙发上坐下,席方泽将手中的被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转身去拿了条毛毯过来,盖在徐嫣的双腿上。

  “呃,谢谢。”

  徐嫣没想到他是要做这个,微愣了一瞬,低声说道,一边低头去整理毛毯。却不想,下一刻突然感觉席方泽的气息笼罩过来,她惊讶地抬头看去,身体却是突然一轻,被抱住放在他腿上坐着。

  “席方泽。”

  “不能受凉。”

  席方泽倒是面上淡然得很,将毛毯整个包裹住徐嫣,然后又抱紧了她在怀里,一米九的高大身体寸得她一米六七的高挑身材很是娇小。

第七章 那一夜,他一直没有放开她

  刚才对着镜子照的时候,她就发现了,席方泽的寸衫挂在她身上,显得尤其的宽大跟长,她第一次认识到自己的身材竟然也可以称作是小巧玲珑的。

  “来,喝了。”

  看着递到嘴边的红糖水,徐嫣有些愣怔,呆呆的坐在那里,记忆有些飘远。

  上辈子新婚夜的时候,她假装来例假了,席方泽当时也是忍下了自己的yu望,起身去准备了一杯红糖水给她喝。

  他当时也是想喂她喝的来着,只是当时徐嫣对席方泽的感情只能说是讨厌、不喜,根本就不给他机会,直接拿过那碗红糖水,也不顾还有些热,便仰头一口下了肚。

  转身便直接躺在床上睡下了,本以为会睡不着,却没想最后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嫣儿?”

  “嗯?哦,谢谢。”

  徐嫣惊醒过来,连忙点头,便要去端碗喝了,却没想席方泽将碗拿过去了点。“慢点,还有些烫。”

  “哦。”

  徐嫣看了他一眼,听话的等着,然后席方泽却是亲自喂她喝下了那碗红糖水。不知道是被红糖水给暖的还是因为什么,喝完之后,徐嫣整个人都滚烫了起来一般,脸上满是绯红,心口扑通扑通的跳,根本就不敢看席方泽。

  躺在床上,身体被席方泽抱在怀里,他的手却是放在她的小腹上,穿过衣服直接覆在她的肌肤上。

  “席方泽,我没关系的。”

  徐嫣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体,想要将席方泽的手挪开,轻声说道。

  “别动。”

  徐嫣身体一僵,呆滞了,眨了眨眼,好吧,她好像是不应该动的,只是......都说了让你放开嘛,还要这么紧的抱着她,现在身体有反应了怪谁?

  难受的还不是你自己。

  心中嘀咕着,渐渐的有些困倦起来,眯了眯眼,还想让他松开,却到嘴边已经渐渐发不出声,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听着怀里的人儿渐渐沉稳的呼吸声,席方泽低头看去,不由得一笑,睡得倒是香甜。

  徐嫣睡得并不是很安稳,梦中晃过了无数的画面,si之前徐明睿跟苏婉清狰狞而得意的笑脸,席方泽si之时的悲伤跟难过,她小时候跟爸爸妈妈出车祸的画面......

  醒来的时候,身体出了一身的细汗,在这深秋初冬的季节里。

  看着眼前的红幕,徐嫣眨了眨眼,思绪渐渐回归,想起来自己重生到了三年前,她跟席方泽刚结婚的时候。

  一切都还来得及补救,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

  “醒了?”

  突然头顶传来席方泽的声音,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在早上听着尤其的性感,徐嫣抿唇笑,转身想去看他。却是陡地发现自己小腹处的手掌,她眨眨眼,一个晚上,他都没有松开吗?

  “席方泽,你......”

  她抬头去看他,却陡地感觉眼前一暗,身体被翻转着躺在了床上,唇上一阵柔软的热意。

  “早安,老婆。”

  良久,席方泽才结束了这个吻,徐嫣瞪大了双眼盯着他看,没刷牙!

  而且,还有什么,老婆?

  他叫她老婆?

第九章 早安,老公

  她有些恍惚,记忆中好像上辈子新婚之夜的第二天早上,席方泽也是这么叫过自己?只是,当时她前一天晚上基本上没怎么睡,早早的就起来了,所以,席方泽并没有跟自己在床上轻吻这个事。

  睁开眼对上带着笑意跟期待的眸子,徐嫣脸上一红,眼神闪躲了下,咬了咬唇。

  “早安,老公。”

  最后两个字细如蚊子般声音,席方泽却是弯唇笑了起来,低头重重的在她唇上又亲了一口这才起身下床去。

  “乖,再睡会,待会吃早餐的时候叫你。”

  徐嫣看着他起身下床,身上只有一件内裤,修长而精炼的身材,徐嫣看了都是脸上一红,连忙捂着自己的眼,忍不住的从指缝中去偷看。

  突然,本来背对着自己正在穿衣的男人,陡地转身看过来,满眼都是笑意的看着自己,吓得徐嫣轻叫一声,连忙拉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

  “哈哈......”

  席方泽爽朗的笑声响起,徐嫣只觉得耳朵都在发热,听着他的笑声渐渐远去,房门被打开关上的声音传来,她这才敢掀开被子,偷偷的看去,确定人已经出去了,这才轻轻地输了口气。

  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摆设,她越看越是欢喜,复古的布置,偶尔一瞬竟仿佛置身于古代一般。

  他们睡得这张床不是普通的齐梦思大床,而是拔步床。

  上辈子,她对这个房间的布置很是不喜欢,觉得像席方泽这样黑暗冷血的人,住在这样的房间里,整个房间都显得特别阴森起来。

  新婚期间,她就将整个房间的布置都给大改了一通,改成了现代欧式风格。当然,这其中少不了苏婉清的主意,上辈子,她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闺蜜,什么话都会跟苏婉清说。对于自己嫁给席方泽的不满,进入席家后,对于房间的布置的不满,她在新婚的第二天就跟苏婉清说了。

  然后苏婉清给自己提议,如今她已经嫁给了席方泽,她是席家太太,自己住的房子,当然可以自己做主。

  然后她就在谁都没有通知的情况下,便将房间给重新布置了。

  最终,席方泽第一次对她冷脸,甚至席园里的李妈跟秦伯都对她冷淡了不少。甚至,在徐家知道了这件事后,不管是徐振威还是徐明睿都指责她做错了,她应该好生的讨好席方泽才是。

  一向对她温柔慈爱的徐家夫人林秀丽,也在她回徐家的时候,不再热情。

  她当时被吓到不轻,仿佛一下子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一般,那种感觉很是不好。回去之后,连忙将房间恢复了原样,然后亲手给席方泽做了一顿饭,等他回来,想给他赔罪。

  只是,当天晚上,她没有等来席方泽,坐在客厅里等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才得知席方泽因为公事出国了。

  而她一个人坐在客厅一晚上,着凉感冒发烧了。

  昏昏沉沉中,醒来便见到风尘仆仆,眼中满是血丝的席方泽,坐在床边。

  她看着席方泽,想到自己都是因为他才受这些罪,眼泪顿时便掉了下来,不让席方泽靠近,对他发脾气,而她当时不知道,席方泽因为听到她发烧的消息,为了尽早赶回来连续三日没有睡觉,路上遭遇刺杀受了伤。

第十章 苏婉清来电话

  如今看着这一切的布置,她一点都不觉得阴森,却是喜欢极了。

  结婚之后,她后来在睡习惯了这张拔步床后,再去睡其他的床,却是怎么都睡不着了。愉快的在床上打滚了几圈,被电话铃声吵醒,徐嫣转头去拿手机,看到上面的备注,眼中闪过一丝冷厉。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苏婉清,我还没去找你,你倒是准时的打电话过来了。

  等了五秒,在电话要挂断的前一刻,按下了接听键。

  “喂。”

  慵懒而悠然的声音响起,听得电话那头的苏婉清心口便是一滞,手指紧了紧,握紧了手机,微微深吸了口气才缓缓开口。

  “喂,嫣儿吗,我是婉清,你没事吧?”

  小心翼翼的带着一丝关心的询问,要是上辈子的徐嫣,此刻已经开始冲她吐苦水了。

  “我没事呀。”

  徐嫣在床上再次翻滚了下,这才起身下床,走到落地窗前,轻轻推开,外面便是露天的大阳台。

  从阳台往外看去,是景色优美的花园,还有游泳池,而此刻她从这里看去,却是见到泳池里矫健的身姿,席方泽!

  她脸上忍不住的浮现一抹笑容,耳边听着苏婉清自认为关心的话,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酸意。

  “哦,我还以为你跟席方泽在一个房间待一个晚上会睡不着呢,还好还好。”

  “怎么会,我睡得很好呀,席方泽还抱着我睡了一整晚呢。”

  重生一世,她如何能不明白一开始苏婉清到底是什么心思?不过是对席方泽爱而不得罢了。

  “什么?”

  苏婉清那边显然惊讶是这样的结果,惊叫出声,声音有些尖锐。

  徐嫣皱了皱眉,将手机放开了些,上辈子她怎么没察觉出来苏婉清对席方泽的别有用心?这么明显的做法,一点事情就收敛不住脾气的性子,她竟然都没有发现。

  难道真的是人在看一个人好的时候,只觉得他做什么都好,比如说上辈子她对徐家人,对苏婉清。

  而在看一个人不好的时候,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对方不管做什么都是错的,比如说伤悲的她对待席方泽的时候,如今的她对待苏婉清的时候。

  “苏婉清,你怎么了?”

  “嫣儿,你怎么可以这样?”

  电话那头传来苏婉清尖锐的质问声,甚至此刻,徐嫣都能想象到苏婉清面上的狰狞,她勾唇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