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重生情深刻骨  君少宠上天

“宝儿,我的宝贝......”

    男人的嗓音低沉冰冷,宛如寒冬腊月里的冰层般毫无温度。

    他弯下腰,轻轻吻着mu碑上女孩的朱唇。

    “依依,我爱你......”

    地上撒满了她的相片,一张张都是她的笑颜,温暖的彷佛不曾离开过。

  牙牙学语的她,蹒跚学步的她,天真可爱的她,bei伤痛哭的她,愁眉不展的她......

  甚至有些相片,君亦琛从来没有见过。

  “依依......”

  君亦琛深情呼唤着她的名字,身子蜷缩在mu地一角,柔情似水的眼睛慢慢阖上......

——————————————————————

    一道银光划破漆黑的夜。

    郊外的一栋别墅里。

    男人侧着身子,将自己缩作一团。仔细看去,他的怀里抱着一个东西。

    男人双眉紧皱,面色can白的吓人。干涩的双唇一张一合着,像是在呓语着什么。

    很快他的额头上便沁出了一层薄汗,随着天空中传来有一声巨响,他双眼猛然睁开,坐起身来。

    他的双眼空洞,没有焦距,像是一个失了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他大口大口的吸着气,双手sisi的抓着被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不一会儿,泪水顺着他的脸颊落下,在他脸上留下了一行浅浅的泪痕。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双手在床上摸索,最后眼睛定在了床上正倒扣着的一个相框处。

    他的嘴角扬起了些微弧度,空洞的眼眸也终于泛起了一丝光芒。

    他将相册拿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像是对待什么稀世珍宝一般捧在自己的手心。用自己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摩挲着相框边,像是对待一件稀世珍宝一般。

    泪水顺着脸颊向下滑,滴落在那个照片上的人的眼睛上,他温柔的抚摸着照片上的女人的脸颊,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此时,仿佛天地之间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他的眼底再也容不下其他......

————————————————————

第2章

  洛云依彷佛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当她清醒过来的时候,看着白白的天花板,下意识的怔了怔。

    这个地方她很熟悉,包括那刺鼻的消du水味。

  然后她就瞧见了那张谙熟的俊脸,她情绪异常的激动盯着他,然后伸出手臂牢牢的抱住她。

  而她没有察觉的是,被她抱住的男人的身体狠狠的颤了颤。

  “君亦琛!我真的好高兴,我si了还能见到你,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听着怀里娇小女人的话,君亦琛微微蹙了下好看的眉头,不过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却仍旧浮现着遮不住的一抹惊喜。

  “依依,你是不是摔着哪里了?”

  低沉的嗓音里溢满了满满的担忧和关怀。

  “我摔着脑袋了,我的脑袋好疼好疼......”

  洛云依一念她从高楼上摔下来,与地面接触的那一瞬间,她的心就不由得狠狠的颤抖着,脑袋袭来一阵剧lie的疼痛。

  “脑袋?是刚才摔到了?”

  君亦琛神色一紧,就将洛云依打横抱了起来,“依依,忍着点,我马上叫医生给你看!”

  “......”

  听着君亦琛这样说,洛云依傻愣了下,这才主意到她和君亦琛在云溪帝宫的菜园子里。

  她不是跳楼身wang了吗?

  那她还怎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菜园子里呢?

  洛云依懊恼不解。

  “君亦琛,我......我不是si了吗?我怎么还会在这里?”

  君亦琛墨眸沉沉,神色愈加的深了几分,脸上露出担忧紧张的表情。

  她方才在菜园摘白菜的时候,不小心脚滑摔了一跤,不会是把脑袋给摔坏了吧?

  “依依,你说什么胡话呢?你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怎么可能会si掉了?而且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能si!”

  洛云依震惊的盯着他,更加的迷惑了。

  “你说什么?我没有si?我只是摔了一跤?”

  这怎么可能呢?

  她心里再清楚不过,她趁着君亦琛不在,深更半夜偷偷的从云溪帝宫tao了出来,哪知半路上就跳出了一群地p,将她bi迫到一栋大楼的天台上,然后为了不被侮辱,她从楼上跳了下来......

  “当然!你没有si!我说了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si!”

  君亦琛异常坚定的口气说道,瞧着她这副样子,他的心中愈发的不安。

  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后,君亦琛立马掏出手机给赫连枫打了个电话。

  洛云依很久才消化“她没有si”这个事实。

  她真的重生了!

  当她意识到她重生了,她人已经躺在了她的房间里。

  这间房还是君亦琛亲自给他设计精心装修的,是她喜欢的粉红公主风格。

  只是前世因为她讨厌君亦琛,对他为她所做的一切从来都不屑一顾......

  “君亦琛,见到你真好!”

  她满怀激动的一把抱住坐在床边的君亦琛,泪眼汪汪,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好不惹人怜惜。

  而君亦琛再次怔住了。

  今天已经是她第二次主动抱他了,以前她从来对他都是避如洪水猛兽,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的tao离他,恨他恨不得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她的行为实在是太反常了!

  是摔坏了脑袋?还是想出来的新法子来tao离他?

  念及此处,他的墨黑的眸色黯了黯,内心却十分的贪恋这种美妙的不真实的感觉。

  他轻轻的推开了她,他怕他会身陷这种美妙的无与伦比的不真实,更怕他会冲动的要求的更多而伤hai她。

第3章

  他恨不得想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给她,又怎么舍得伤hai她一丝一毫呢?

  “君亦琛!”

  见他推开她,洛云依微微愣了下,脸上掠过一抹失落的情绪。

  忽然间响起一阵敲门声,君亦琛立马上前去开门。

  “赫连,依依脑袋摔了,你赶紧给她看看!”

  “嗯!”

  赫连枫异常淡定的应道,他丝毫不惊讶她的脑袋摔着,自从她洛云依住进云溪帝宫,将整个帝宫闹得是鸡飞gou跳乌烟瘴气,她不是身上这里摔着,就是哪里磕着,从来就没有消停过。

  在他以及他们几个兄弟的眼里,她洛云依就是一个蛮横傲娇无理取闹不可理喻的千金大小姐!

  当然她洛云依的性子能发展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境地,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他君亦琛惯出来的。

  没办法啊!他们劝不听啊!

  谁叫他君少是宠妻狂mo呢?

  他们是打不得骂不得说不得碰不得她洛云依的。

  按他的话说,洛云依就是他君亦琛的命啊!

  而他作为一个吃瓜群众就无比的倒霉了,他赫连枫明明是一代神医,迫于他的yin威,偏偏被君亦琛倒腾成了他的家庭医生,专治洛云依的各种磕着碰着的小毛病!

  简直sang心bing狂啊!

  然而他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得啊!

  “她脑袋没毛病啊!”

  赫连枫带着他的高科技仪器在洛云依的脑袋全方位扫描后,很笃定的说道。

  同时他看洛云依的眼神里,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嫌弃。

  洛云依这个feng女人的脑子里不会是又想着什么法子折腾君亦琛吧?她折磨的君亦琛还不够吗?

  她不心疼,他看着都心疼君亦琛啊!

  她洛云依还真是铁石心肠啊!

  就算她是石头做的,君亦琛为她做了按摩多事情,她也该被捂热了吧!

  偏偏她丫的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

  “怎么可能呢?你确定你这是你所谓的先进高科技仪器,而不是破铜烂铁?”

  君亦琛眉眼沉沉,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盯着他,声音毫无温度的问道。

  “我是有着神医称号的,你别胡乱质疑我的医术,还有我的高科技

  !”

  赫连枫眼神幽怨,然后视线看向的躺在床上的洛云依,毫不避讳直言道,“我觉得你最该质疑的应该是躺在床上装病的人!”

  “赫连枫,你......”

  还未等君亦琛冷声说完,就被洛云依给打断了,“君亦琛,我没事!”

  她方才脑袋疼是因为想起她si亡的那一刻,恐惧害怕。

  而她现在是重生的她,是完好无损的。

  然后她看向赫连枫,有些抱歉的说道:“赫连枫,抱歉耽搁你的时间了!你应该很忙,你就先走吧!我有话要跟君亦琛说,就不送你了!”

  前世她蛮横傲娇,将君亦琛折磨的没有一天好日子过,赫连枫以及他的几个兄弟都是看在眼里的,而迫于君亦琛的面子,表面上对她客客气气的,暗里都是讨厌嫌弃她的,恨不得她人间蒸发消失在君亦琛的世界里,从此以后不再祸害他。

  她明白他们作为她君亦琛的兄弟,自然都是为了他好。

  所以她怎么能忍心,因为她的缘故,他们兄弟之间闹矛盾生出间隙呢!

  “你好自为之!告辞!”

  赫连枫眼神瞥了洛云依一眼,清凌凌的丢下一句话就绝尘离开。

第4章

  洛云依拉住了脸色愠怒的君亦琛,面容歉疚,声音软软的说道:“君亦琛,你别生气好不好?是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君亦琛慢慢的转身过来,深眸稍微惊讶的瞧着她,神情有丝丝迷惑,伸出手探她的脑袋。

  她的体温正常,并没有发烧的迹象。

  可是她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反常,让他有些不习惯,这些话哪里像是从她的口中讲出来的啊!

  如果她真的没有摔着脑袋,那她为什么会忽然之间性情大变,让他捉摸不透呢!

  君亦琛墨眸倏然一瞬黯淡无光,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俊脸一沉到底。

  尽管他想tao避她想离开他的事实,可是却不得不接受啊!

  他不能在自欺欺人,以为她回心转意!

  依依,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待在我的身边而已!

  尽管你无所不用其极想尽各种招数离开我,我都绝不允许,这辈子你只能是我君亦琛的!

  “君亦琛!”

  洛云依望着消失在门口的人影,小脸一瞬间就垮了下来,怏怏不乐的坐在床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过了一会儿,她才从床上爬起来,走下楼,“惠姨,你知道君亦琛在哪里吗?”

  “少爷刚才出去了!少夫人想找少爷,那我给少爷打电话!”

  惠姨表情惊讶的看着洛云依,心里一阵欢喜。

  没想到少夫人会主动问起他们家少爷,这还是她破天荒头一遭见呢,想必是被少爷的真心给打动了吧!真好!

  就在她拿起客厅的座机准备给君亦琛打电话时,就听见洛云依开口说道:“惠姨,不用了!他出去肯定是有事情,我就不打扰他了,我在家里等他就好了!”

  惠姨拿起座机的手僵在原地,脸色的笑意瞬间止在嘴边,“那少夫人还有什么吩咐的吗?”

  “我想下厨!惠姨,你可以教我吗?”

  以前即使是在小小的洛家,她也是被洛家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

  后来住进云溪帝宫,君亦琛更是将她放在心尖上,宠她宠的上天入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唯独进厨房的那一次是拿菜dao威胁君亦琛,放她走,否则她就抹脖子。

  所以对于洛云依忽如其来的大胆想法,惠姨狠狠的震惊了一下。

  “少夫人,这可使不得啊!你知道少爷下过命令的,你是不能进厨房的,你就别为难我了!”

  就是因为那次她进厨房以si威胁少爷,少爷就下过si命令,不准她进厨房,就是怕她又拿菜dao做出抹脖子的危险事情。

  洛云依知道她在紧张什么,不禁勾唇说道:“惠姨!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拿菜dao抹脖子!我是想做饭给君亦琛吃,而且我也不会在饭菜里下du!”

  惠姨有些不敢置信的盯着她,抿着唇没有说话。

  她既担忧她会伤害他们家少爷,又想着万一少夫人是真的回心转意想对少爷好呢?

  洛云依颇为诚挚的说道:“惠姨,我知道我很难让你相信我,可是我从来也没有骗过你啊!而且我是真的接受君亦琛了,我已经感受到他对我的好了,以后我都想好好的跟他过日子!”

  闻言,惠姨情绪特别激动的问道:“少夫人,你说的是真的吗?你真的想通了,你要和少爷好好的过日子?”

  “嗯!是真的!”

  洛云依郑重的点头道。

  都怪她以前作si啊,作的与人的基本信任度都没有了。

  也难怪对于她忽如其来的反常行为,君亦琛刚才在房间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第5章

  厨房里洛云依开始忙碌的跟惠姨学做饭,从摘菜洗菜开始,跟着惠姨的动作学的有模有样。

  “惠姨,是这样的吗?”

  惠姨点头笑道:“是的,就是这样!摘菜很简单的,不过切菜炒菜就是手上活了!”

  洛云依一边摘菜,一边无比自信的说道:“没事的!我相信有惠姨你这个五星级大厨,我肯定会很快就学会的。”

  “少夫人,我也相信你心灵手巧肯定会为少爷做出一顿满意的晚餐!”

  对于洛云依的赞赏,惠姨觉得现在的少夫人真的是挺讨人喜欢的,特别是为少爷下厨的少夫人。

  真好!

  君亦琛回来的时候,没有在房间瞧见洛云依的人影,立马就下楼,见到惠姨,神色沉沉的问道:“惠姨,依依她人呢?”

  “少夫人她在厨房......”

  惠姨话才说到一半,君亦琛就快速往厨房走去,看见洛云依就抓住了她的手腕,神色紧张的问道:“依依,你在厨房做什么?”

  说着就要将她人给拉出厨房。

  “君亦琛,你没看见吗?我在给做晚餐啊!”洛云依盯着他一脸纯澈的说道,“你快出去啦!你上楼换身衣服,我很快就弄好了!”

  “依依,你是少夫人!做饭这种事情交给惠姨她们就好了!你快出来!”

  君亦琛有些震惊的说道,她从来都没有进过厨房,哪里会做什么饭啊!

  “君亦琛,我不嘛!”

  洛云依赖在那里撒娇的说道,“我真的马上就做好了!你就是饿,你也先出去好不好?顺便帮我把惠姨叫进来帮我一下!”

  “......”

  君亦琛愣了一会儿,才从厨房里走出来,将惠姨给她叫了进去,然后上楼换衣服。

  其实只要她不是做什么伤害自己,她喜欢做饭就随她好了,他还没有吃过她做过的饭呢!

  有种满满的期待感油然而生。

  当君亦琛换了身居家服出现在餐厅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四菜一汤,他眼神有些不可思议的看向戴着围裙的洛云依,又瞥了眼餐桌上做好的菜,眸底掠过一抹难以描绘的复杂情绪。

  这是他很早之前在遇见洛云依的时候,心中就向往的那种夫妻之间平常而美好生活了,好像在那个光明的方向发展,但愿这不是短暂的美好......

  “依依,你的手怎么了啊?怎么弄伤了啊?疼不疼啊?”

  君亦琛的视线落到她左手用邦迪包扎起来的食指,神色沉沉的大步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拿起她的手,问道。

  洛云依瞧着他那副紧张的神色,心间流淌过一阵暖流,微微勾唇道:“没事啦!我就是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划了小小的一个口子而已,下次不会了!”

  “没有下次了!你以后不要进厨房,这种事情交给惠姨她们去做就好了!”

  君亦琛微微凝着好看的眉头,声音带着一丝呵责的说道,“依依,疼不疼啊?”

  “不疼了啊!你快坐下尝尝我做的饭菜吧,不然都要凉了!”

  洛云依拉他坐下,然后开始给他的碗里夹菜。

  “卖相可能有点不好啊,不过你尝尝味道如何?”

  君亦琛看着桌上她做的饭菜,卖相看上去确实是不尽人意,不过只要是她做的,他都甘之如饴。

  他看着碗里黑糊糊的东西,表情有些迷惑的问道:“依依,这个是什么啊?”

  洛云依看着那个面目全非的鸡翅,脸上挤出一抹尴尬的笑,“哦!这个啊就是那个鸡翅啊,我不小心炒焦了!”

第6章 君亦琛你是魔鬼吗

  洛云依看着他轻轻的咬了一口那面目全非can不忍睹的黑焦鸡翅,满怀期待的看着他问道:“君亦琛,怎么样啊?味道如何啊?”

  君亦琛咬下去的那一刻,有那么一瞬间,心头涌出一种怀疑人生的感觉,不过这可是她亲自下厨给他做的,他怎么能嫌弃呢!

  就算是她给他下的du药,他也会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吃下去。

  “嗯!挺好吃的!”

  他掀开薄薄的唇角,嗓音低沉的说道,嘴角勾出一抹完美的弧度。

  “那你多吃一点啊!”

  听到他这样说,洛云依一边高兴的说道,一边开心的给他碗里夹菜。

  “好啊!”他欣然应允。

  “煜哥!”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洛云依下意识的冲着大厅门口望去,过来几秒,才瞧见一个长身玉立风度翩翩的男人迈着一条长腿走了进来。而最令人吸睛的是,他那张俊朗帅气的脸上那双迷si人不偿命的桃花眸。

  洛云依是认识他的,他是君亦琛的朋友湛泽衍,同时也是娱乐圈名声雷如贯耳的新一代影帝。

  湛泽衍走近餐厅,一双桃花眸打量着两人,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哟!云依小可爱,你们竟然坐在一起吃饭啊?这个世界是玄幻了吗?”

  君亦琛深眸瞥了他一眼,眉眼如剑锋清冽,嗓音凉飕飕的说道:“如果你是来说风凉话的,就立刻圆润的滚出我家!”

  好吧!

  护妻狂魔上线,他还是识趣的闭上他的嘴,以免祸从口出惹祸上身,遭殃的可是他自己啊!

  洛云依打破这份尴尬的局面,缓解气氛,“湛泽衍,你吃晚餐了吗?如果没有吃的话,要不你将就吃一点啊?”

  湛泽衍视线落到洛云依的身上,眼眸微微动了下,眸底闪过讶异之色。

  心底默默腹诽道:这云依小阔爱今天是吃错药了吗?

  以前君亦琛带着她出来的时候,她可是从来都摆着一副高冷御姐的姿态,高高在上生人勿近的样子,从来对他们不屑一顾,根本就不搭理他们,从来他们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呢!

  然而她却主动跟他客客气气的说话了,简直就是奇迹啊!

  湛泽衍眼神移到餐桌上的饭菜上,“云依,这是你们家大厨研究的新菜系吗?那我得好好的尝尝!”

  他拿起筷子随便夹了一点菜,然后送进嘴里,一入嘴,他的眉头就狠狠的皱起,脸上的表情揪作一团,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

  他立马捂着胸口,硬生生的全部都吐了出来,怨念深重的说道:“这是什么鬼东西啊?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吃的东西!简直打破吉尼斯纪录啊!”

  湛泽衍眼神看向君亦琛,方才貌似见他吃的津津有味的,忍不住幽幽的吐槽了一句:“煜哥,你是魔鬼吗?这么难吃的东西,你竟然吞进了肚子里?你还真是重口味啊!”

  洛云依听着湛泽衍的一通抱怨,眉头不禁蹙起。

  明明君亦琛说的很好吃的,而且他还吃的津津有味的,怎么到了湛泽衍这里就像是吃了翔一样呢?

  洛云依拿起筷子,挑了一块黑糊糊的鸡翅,咬了一口,瞬间脸上的表情红橙黄绿青蓝紫,与湛泽衍同样的感受。

第7章 这猝不及防的一把狗粮啊

  她难受的吐了出来,小脸揪作一团:“这怎么这么难吃啊?君亦琛,你是傻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