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父爱如山

专题: 父亲 学校 高中 家里 重点 情感故事 亲情文章
作者:只若初见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07-09 15:05:27  阅读:0   网上投稿

母爱如水,父爱如山,很多的人都有这样的慨叹。童年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是对母亲的依赖。因为母亲的爱如涓涓的小溪流,父亲总是一脸的严肃,幼小的心灵承受不了那份沉重。所以,我们如此相同的忽略了那大山般的爱。

一直到上初中都很不愿意与父亲交流,因为他说我如果考不上重点高中就让我辍学去学手艺,不如母亲那般坚定的要我去上高中。在我们那个偏僻的农村,太多没有送孩子上高中的习惯,大家都顺承那个古老的传统。只要出门能够认字,可以算账,坐车不至于找不到方向,就已经完成了求学的任务。虽然后来还是考上了重点,但是对父亲的不满却是慢慢的积累下来。心里总会想,如果当初没有考上重点,那么自己肯定留在那片土地上,重复着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事业。因为神经衰弱,在高中还没有结束我就想过放弃学业。本来以为父亲会很高兴的应承,因为这不正是他所期盼的吗?可让我意外的是他竟然表现的很失落,找来家里的长辈商量,最后在大家的坚持下我又继续了下去。在父亲那失落的眼神里,我看见了他的期盼。虽然他没有过多的表露,但是我知道他希望我走出这片黄土地,而上大学是唯一的途径。家里的条件其实是不容许我有这样奢侈的梦想的,可父亲还是决定让我朝着这个方向走下去,那怕他从此要比以往更加辛苦的劳作。也是在那个时候起,我开始感到身上的压力,知道我的肩膀上背负了那么大的期望。

记得那个时候我穿的都是中山装,因为家里实在是没有多余的钱来给我添置衣服。在学校里吃的也是家里带过来的菜,学校食堂的菜对我来说是很奢侈的。一直到高考,我所能够记起的全部是挑灯夜读和那一摞摞的试卷。捉襟见肘的家境不可能让我有从头再来的机会。所有的一切就如同赌博,就那么一次决定所有。输赢我无法掌控,只有用尽所有的力气增加赢的筹码。高考回来以后,我几乎不敢面对左邻右舍的追问。可父亲放弃了他一如既往的严肃,在我面前表现的很坦然,其实我可以看出他的紧张和在乎。发放成绩那天,我起得比任何时候都早,可我走出家门的时候还是看见了父亲那沉重的背影。他坚持要和我一起去学校,虽然知道这样会让我更加忐忑不安,可我却无力拒绝父亲的要求。在教室里同学的表情迥然不同,有的失落痛苦;有的却是满脸的欢喜。我不安的在走廊里徘徊,父亲一直抽着烟,一口都没有停过。这时候老师拿着成绩单过来了,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发挥很不错,比预想的分数线还高出很多。”父亲快速的掐灭了烟,眼里的表情可以说欣喜若狂。一连说了几个好,然后第一次把我当大人一样拥抱了我。我的鼻子微微酸起来,却说不出话。我知道对父亲这样的农民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在回家的路上父亲一直保持着微笑,看我的眼神也益发变得温和。那天,我记得父亲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不着边际的话。

去上大学的时候,我第一次穿上了皮鞋,因为父亲觉得我不可以再象以前一样穿着那样的衣服和鞋子去学校了。在学校里他显得那么不起眼,比起那些西装革履的家长,很不协调。可我很奇怪的没有感到自卑。在他为我忙前忙后的时候,我突然觉得眼睛湿润,眼泪肆无忌蝉地夺眶而下。那一瞬间,我深深的感觉到他那如山的父爱。

现在的父亲,已经离我而去了。在他病重的时候,他依然担心我,怕耽搁我的工作,怕我花钱。在电话里,他安慰我说不是很严重,过段时间就会好的。如果有什么万一,也让我不要伤心。因为他年纪大了,总会有这么一天的。我错误的判断了父亲的病情,想把工作的事情处理好马上就赶回去。可是,在我踏上回程的火车时候,却听到了让人崩溃的消息,父亲已经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我心急如焚的赶到家,在父亲的棂前哭到嗓子沙哑,可父亲再也听不见了,他带着遗憾走完了他苦难的人生。而我,再也没有机会为他做什么,再也没有。那份痛苦和遗憾只有深深的放在心里,父亲那慈祥的容颜还是会出现在梦里,醒来以后却只有唏嘘。有的爱,你懂得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有的人,你想去回报时候已经不在了。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是一种怎样无可奈何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