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重生不负,宠你一辈子

专题: 甜宠文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花开半夏024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07-13 00:01:24  阅读:0   网上投稿

  “嗯……啊哈……哈……停!”

  她被挠痒痒的无一点反抗余力。

  “要么嫁,要么si!”

  成为史上痒si的人。

  “你敢不要我,我就shui到你要为止。”

    明面上他是权势滔天的商界霸主,暗地里他是叱诧风云神秘军少,冷情,阴hen,暴li,为达目的可以不ze手段令人闻风丧胆。

    一天一群单身gou两眼泪汪汪问:“老大,嫂子是怎么拜倒在你的xiong风之下的?”

    他挑眉:“宠,把她宠成一个小sha逼,拐回来。”

    她怒:“呸!文雅说话!”

    “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卿,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

  “叶安暖,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莫庭川的女人。”

    他想尽一切办法渴望换得她一笑,除了自由,他给了她所有女人都羡慕的物质上东西,给了她所有耐心,包容,宠爱!

    莫庭川意味不明的看着怀中人儿,粗粝的指腹抹擦她眼角泪珠,环在她腰际的手臂紧紧收拢。

    恍然,哭着,哭着的人儿直接醒来。

一张熟悉而又久违的面容撞入她湿润的视线中。

    “呜~”猛扑至男人身上,双臂紧紧搂上他脖颈,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他怀中泪水不要钱似的珍珠往下掉落。

    “……”

    莫庭川健壮的身躯瞬间僵住,万万没有想到她醒来后会是这个反应。

    “莫庭川!!!”沙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

    房内周围景物是如此的熟悉……

    莫庭川翻身将她压住捏住她的下颌,冷声道:“你想嫁给林敬轩,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他咧开魔gui笑容:“今天我们就去领结婚证!”

    他俯身贴在她耳边气息烧灼她皙白肌肤…

    浑浑噩噩中的叶安暖痛的忍不住蜷缩,墙上的电子钟时间充斥着她的视线,五年前的时间!不敢置信。

    他心钝痛,can忍的说:“叶安暖,这辈子你都别想离开我,这辈子你都只能是我莫庭川的女人。”

    “结,结婚?”他们现在还没有结婚?

    “当然!”

    “你……”

    此时,叶安暖不得不相信yan王没有收她的命。

    她还活着,他也活着,不可思议的诡异事件发生在她身上,她重生了,重生到了五年前,二十二岁。

    瞬间,她的好闺蜜顾菲柔话语盘旋在她耳边:

“敬轩从从始至终他心爱的女人一直都是我,要不是为了借你之手sha/si莫庭川敬轩根本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蠢货,还不懂?呵!莫庭川心思缜密的没人能接近,可惜他偏偏有一个致命弱点,那就是你这个chun女人,林家掌权人原本就该是敬轩,凭什么让他一个捡来的野孩子掌管?”

    为了夺权,她“深爱”的男人林敬轩联手她好闺蜜欺骗了她多年。

    愚蠢的帮他们下du害si了真正包容她,疼爱她的枕边丈夫,家hui人wang……

    她曾经拼了命的反抗莫庭川,想要从他身边离开,憎hwn他强娶自己!

002


莫庭川声音低哑:“说。”

她身子一软,搂上他脖颈:“抱我。”

她的腿快fei了,全身酸软。

“……”

莫庭川大手一捞把她抱了出去,他不相信只是昨天睡了她一晚,她会转变对他的态度。

“叶安暖,领了证一天二十四小时你都别想离开我的眼线。”他贴在她耳边严重警告。

“嗯~”点了点头,乖乖顺从。

她不会忘记,前世与他领过结婚证后他就时刻把自己bang在了身边,无论她去哪里都有数多保镖跟着她,让她没有一丝私人空间。

虽然qiu/jin着她的自由,但,那时莫庭川会经常带她出去散心,带她去许多美丽的景点。

想尽一切办法渴望换得她一笑,除了自由,他给了她所有女人都羡慕的物质上东西,给了她所有耐心,包容,宠爱!

偏偏她眼xia什么都看不到,一心只想着从他身边逃开,只要有机会她就会想方设法联系林敬轩,让他一次又一次暴怒。

他有严重的“狂zao症”!

平时或许根本看不出来他有这种病状。

但是一旦发作时他常做的一件事就是sha/人,与数多保镖打架,直至把对方打si,周围所有东西都会受到影响,堪称hui天mie地。

而经常让他病发的zui魁祸首就是她。

这是一种精神,心理ji病,每次病发他可以毁mie周围一切物体,可以伤hai所有人。

而唯一不会动的就是她叶安暖。

即便她站在他身边,他也不会伤她丝毫……

她叶安暖何德何能拥有这样一个深爱她的男人,是她的,她的男人,她的丈夫!

叶安暖低垂着长睫,原本抱着莫庭川的手臂不断收紧,像是她的一个珍贵宝贝要牢牢抱住,深怕被别人抢了去。

莫庭川自然是感受到了她收拢的手臂,紧抿的薄唇泛着寒光,如果真如一句话所说:女人的身体是通向她心扉的捷径之路,得到她的心首先要得到她的身,他是不是早就该zhan了她的身体?

因为她的前后变化明显的让他措手不及,如果这是一场美梦。

他真的很希望她能一直保持这样,让他永远的做下去,不要醒来。

从三楼下来时候,莫庭川一眼俯视到一楼的林敬轩!

瞬间,他的呼吸加重,阴鸷犀利的寒光犹如空降冰雹冻住四周温度。

叶安暖被他抱在怀中,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莫庭川第一时间把她脑袋sisi按在怀中。

该si!

“谁让你回来的!!??”

林敬轩目光紧盯叶安暖道:“来向大哥道歉,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昨天是我gui迷了心窍带着暖暖去办结婚证,请你不要迁怒暖暖,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与暖暖有联系。”

叶安暖冷笑,前世因为林敬轩这段话,她更加厌wu莫庭川,因为是他阻碍了她成为林敬轩的女人。

莫庭川抱着叶安暖的手臂青筋暴起,暖暖?迁怒?呵!

叶安暖从他怀中露出脑袋:“我以后再不会与楼下那个男人有联系,我们吃完早饭就去民政局,郑重向你保证,下次再发现我与楼下那个男人见面,那一定是他勾搭,招re的我,你打si他我都不会多说一个字。”

第3章


当叶安暖的话说完后,整个时间都静止了。

林敬轩惊愕的目瞪口呆,以他对叶安暖的了解,她这个反应不是他预想的那样。

他把所有责任都揽了过来,她不应该是更加愤怒,憎hen莫庭川吗?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竟然忍心让莫庭川打si他?

“暖暖……”

叶安暖唰的转头,满是hen意的眸光射向他:“暖暖是你能叫的?今天我会和庭川结婚,以后我是你嫂子!”

莫庭川的黑眸奇异的发亮,压抑的心情因为她的一番话得到舒缓。

而林敬轩被叶安暖冰冷的目光看的发怵,他没看错,她在憎hen他……难道是因为他没有成功把她带走所以hen他的吗?她还要与莫庭川结婚!!??

“暖暖,都是我的错。”他痛心的说道。

叶安暖讽刺的看着他虚伪面孔:“当然是你的错,衣冠禽shou!”

钻心的痛在她心底扎根,想到那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她就hen不得让他与她的“好闺蜜”下地狱。

“暖,暖暖……”林敬轩面色难看,悲痛的神情尽显示他现在有多伤心。

叶安暖一点都不想见到他虚假的脸,更不想听到他做作的声音,他与顾菲柔所作所为,她会让他们遭到报应!

她一头扎入莫庭川怀中,将脸埋在他胸膛间,很明显的不想看到某个人。

专属他的男性麝香格外好闻,叶安暖忍不住嗅了又嗅~

瞬间,莫庭川的心化成绕指柔,柔溺的眸子里是浓浓的柔软。

“以后见面叫嫂子!”他睨视某人,冰冷的说道。

“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过来。”阴戾的语气里带着严重警告。

林家老宅占地面积很大,分两块地方,莫庭川与林敬轩各有自己的住地,要不是叶安暖各种威胁,莫庭川早就带她搬离了这里。

叶安暖闷声道:“领了证,我们可不可以搬离这里?”

莫庭川身形一颤,他早就求之不得!

“你之前不是就要带我出去住?领了证,我们就是夫妻,要过私生活,在这里不方便。”她抬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夫妻……

直视她漂亮眸子,莫庭川喑哑声音溢出:“可以。”

蓦然,叶安暖莞尔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容似惊艳了时光,美不胜收,莫庭川看的痴迷。

她从未这样对他笑过……

抱着她下了楼梯,避开林敬轩去吃早饭。

可以说,从一醒来,叶安暖的反常举动让莫庭川的视线一直无法移开,她不反感他的触碰,试探性的把她抱在怀中吃早饭,他给她夹各种食物,为她倒牛奶,她都会乖乖的吃下。

她时而还会抬起手来喂投他面包等,一顿早饭可以说是莫庭川活了二十七年中吃过最好吃,最温馨的一顿早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