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总裁重生,溺宠青梅小甜妻

专题: 《重生甜宠文》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猫猫爱吃鱼024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07-22 18:00:48  阅读:0   网上投稿

    “斯年哥哥,你松一松”

  “不行,我怕你再离开我”

  “我不会的”

  “那我也不放,这辈子都不放”

  “浅浅,你刚出生的时候,我三岁,我抱你在怀里;你10岁的时候,我13岁,我牵你在手里;现在你20岁,我23岁,余生我只想拥你在怀里。”

  上辈子,全H市都知道,容家大小姐苦恋宋总裁,不惜放下千金身份倒追,小心翼翼伺候,从家里到公司,面面俱到,事事周全。就算是块石头也捂热了,却没捂热宋斯年。

  一朝心灰意冷,不告而别,却遭遇空nan而亡。宋斯年看着那如此年轻却已经黑白的照片,方知自己的自大终是hai自己永失所爱。

  再睁眼,天旋地转,看着眼前20岁的容浅,还没有心灰意冷对他失望透顶的容浅,容颜依旧的容浅,某总裁镇定过后露出狼笑。

——————————————————

  H市,玖伍集团总裁办公室

  总裁办公室,20楼唯一一间办公室

  之所以整个20楼都是行政总裁办公区域,也是为了纪念集团现任总裁宋斯年,20岁开始执掌集团,八年时间让这个本就称霸一市的大型集团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资产型跨国企业。

  办公室里的男人正坐在真皮定制的黑色办公椅上,办公桌上文件虽多但都堆的很整齐,整个办公室都被黑白色充斥,简约内敛,整个房间靠外一侧是巨型全景落地窗设计,整个玖伍大厦唯一一间,玻璃是特殊材质,从里面可以清楚看到窗外景色,从外面看里面却是什么也看不到。今日的宋斯年穿着藏蓝色的细纹西装,衬衫高挺鼻梁上架着一副办公专用的细框眼镜,剑眉薄唇,浑身充斥生人勿近的禁欲味道。

  “总裁,文件需要您审批签名”门外陈联小心翼翼地敲门说到

  “进”,宋斯年头也没抬

  “总裁,这个是前天我们中标的城西那块地皮,一切按照规划执行,需要您审批签字。”

  “嗯,放下就行”

  “好的”陈联将文件放在最左边,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站定。

  “还有什么事”宋斯年依旧没有抬头

  “总裁,今天是容小姐25岁生日,礼物我已经帮您备好了”

  宋斯年终于抬头,看了一眼手表,不知不觉又已经晚上7点了。“礼物你下班帮我顺道带过去吧,嗯,划50万到容浅的那张卡上。”

  “总裁,您今天不过去吗?”陈联问到

  “嗯,今晚还有个国际会议,我就不过去了,待会我会打电话给容浅的。”

  “嗯,是”陈联面色一滞,离开了办公室。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又是这样。自从容小姐18岁生日以后,加上今年,总裁已经缺席7年了,每年都是自己买一份礼物顺路送到容小姐家里,再划50万到那张副卡里。但是那张卡,过去6年,一共300万原封不动,每年,也不过就是个数字而已。明明容小姐长得这么天仙,性格也这么好,对总裁也是照顾的无微不至,更是和总裁一起长大的情分,为什么总裁就这么冷心?就算是块石头也捂热了吧,总裁虽说从来没明面拒绝过,容小姐也从来没真正表白过,这算什么鬼关系啊。算了,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

  晚上9点,终于将文件处理完的宋斯年拿出手机,拨出号码。在等待的时间中,听着嘟嘟声,男人心中无限放松,或许也就只有在这个女人这里,他才得以松一口气吧。

  “喂,容浅”

  “喂,斯年哥哥,是我,怎么了?”

  这边容家大厅,容浅和哥哥容意、嫂子林沐坐在餐桌前,容浅爸妈自从将公司交给哥哥以后一直热衷旅游,这几天正在冰岛看极光呢。

  当然,今天是宝贝女儿的生日,两人也是早早将礼物寄给了容浅,一早上便打了视频电话祝女儿生日快乐。

  哥哥虽然公司事务繁忙,也是早早地提了前几天就订好的蛋糕回家为妹妹庆生。

  容浅的嫂子林沐是国内有名的一线歌星,今天也是早早调开了档期回家和家里佣人们一起准备了一桌子的菜为容浅庆生。

  “生日快乐,今天我还有会,就不过来了。礼物我让陈联带过来了,你收到了吗?”

  “嗯嗯,我收到啦,谢谢斯年哥哥,我很喜欢,那你忙吧,我不打扰你了。”容浅的声音一如既往,宋斯年自然也不会听出任何异常。放下电话便准备会议,仿佛只是解决了一件极其微不足道的小事。

  挂了电话后,宋斯年继续准备工作。

  而这边,陈联才刚刚开车到容家大门,走进容家大门。

  “容小姐,这个是总裁亲自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希望你喜欢。总裁今天特别忙,还有个会,就不过来了。”陈联笑着将礼物亲自递给眼前这个身着纯白色纱裙的容浅

  即便是见过无数次面,看到容浅,陈联心下还是微颤。这天仙般的脸,真是一点没辜负这名字,容颜妍丽。

  圈子里谁不知道容氏前总裁和夫人郎才女貌的,容家大小姐更是集了二人相貌之长,小时候就是个美人胚子。刚出生时容家老爷子还在人世,喜欢的不得了,亲自取名容浅,意语她容颜妍丽。当时满月时有人开玩笑说容小姐这名字有些肤浅,容老爷子更是直言,“浅浅是我容家的大小姐,就只要这天赐的容颜在,其他什么都不必愁。”

  更何况容浅没什么大小姐脾气,性格一直比较恬淡,也不像其他名媛那样天天换男人。

  从小到大,容浅一直都心照不宣地喜欢宋斯年一个人。

  而越是想到这里,陈联就越是感慨惋惜,这么哪哪都好的容大小姐,怎么就碰上自家这么个实心眼子的臭石头渣男总裁呢。容老爷子当初说的没错,这容大小姐确实是有了这天赐的容颜,其他啥也不缺;但也有错,可不就碰上自己总裁这一浩劫嘛!

  “谢谢你啦陈联,麻烦你又跑一趟,他今天忙我知道,他已经和我打过电话了。”

  容浅依旧满面笑意,看不出有任何的不悦,仿佛就是一件毫无意外情理之中的事,体贴的笑容与语调让人如沐春风。

  “嗯好,容小姐那祝你生日快乐,我就不打扰你了,先走了。”

  “好,谢谢”

  容浅亲自将陈联送到大门口后,一路往回走,脸上依旧不悲不喜的平淡,可能时间久了,她便也习惯了,习惯了这样的冷淡,只是因为爱他,学会了让他放心,或许根本没什么放心不放心吧,毕竟他可能根本没上心。容浅低头一笑,似是也在嘲讽自己的卑微。走回大厅后,容意坐在餐桌正中央,脸色铁青,嫂子林沐也是一脸担忧之色。

  自从林沐嫁进容家之后,丈夫和她是真心相爱的,对她一直很好,也很体贴,从不因为是豪门之家就限制她的事业;公婆都是和善的人,没有因为她在娱乐圈的职业对她有过任何偏见,常年在外旅行,一年中在家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三四个月,基本不约束他们,还经常将世界各地的礼物寄回来,只是偶尔会催促他们要孩子;小姑子容浅性格更是不用说,因为容家的宅子离市中心较远,容浅工作以后基本住在市中心公寓,偶尔周末会回家。

  就是这样顺风顺水让圈内朋友们都羡慕si的婚后生活,林沐也是深感幸福,如果说,一年中唯一让她最害怕的一天那一定是小姑子生日,唯一让她最头痛的事也是小姑子的感情。

  丈夫容意对这个唯一的妹妹一直倍加呵护,公婆也是异常宠爱这个小女儿,她作为嫂子也是将各方面都好的小姑子当作亲妹妹来看,但是小姑子的痴情,总是能分分钟让温文尔雅的丈夫暴怒,也让她这个做嫂子的又心疼又为难。全家娇宠大的亲妹妹为了一个男人付出十多年的感情,一直默默无闻付出,这个男人还一点不当回事,如此冷漠透顶,放在谁身上都是暴怒的事。

  “哥哥,嫂子,我们吃饭吧。”容浅看着兄嫂的脸色,依旧温温柔柔地说着,充满撒娇口吻的话语,仿佛就是一个开开心心要庆生的小女孩。

  “浅浅,你如果还要叫我哥哥,明天,不,现在就去和宋斯年辞职,马上回容氏上班。设计总监或者其他任何岗位,你喜欢,哥哥马上安排。如果不想上班,就在家,或者想去哪儿玩哥哥给你安排。你25岁了,十多年了,够了,乖,你喜欢什么男孩子哥哥给你找,你要是不想谈也没事。但是,今天开始,必须和那个姓宋的,划清界限。”

第3章 楔子二

  听着往日里对自己颇为爱护的哥哥的话语,容浅有些不知所措,更多的是难过。其实她比谁都清楚,只不过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执着而已,一场没有意义的付出罢了。

  可是10岁前她记忆里的的宋斯年,尚且父母双全的宋斯年,才不是现在这样冷漠无情,一心工作仿佛一个工作机器一样的宋斯年。

  彼时宋斯年虽然不像同龄的小孩那么活泼,但也顶多是外冷心热,那是活生生的她的斯年哥哥。是会嘴上和哥哥一样不允许她多吃甜食背地里却又悄悄给她带冰淇淋的斯年哥哥,是会给她讲故事哄她午睡的斯年哥哥,是会摸摸她的脑袋说她长高了的斯年哥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车祸带走了宋斯年的父母,带走了宋斯年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也带走了那个活生生的宋斯年。

  她看到他一个人在葬礼后偷偷哭泣。她跑去安慰他,却被他一把推开。小时候的她以为,是斯年哥哥太难过了。长大了才明白,这么骄傲的宋斯年怎么会让身边的人看见自己哭呢?越是亲近的人,越是不行。

  最是无情就是人,宋氏财团内一群旁亲,见宋氏主家只剩一个老的一个小的,再无之前的恭敬,嚣张的气势逼着宋斯年疯狂成长,他长大的速度必须要快过爷爷老去的速度。在那以后,再没有宋斯年,只有宋氏财团宋少爷,玖伍集团执行总裁宋斯年。

  “阿意,你能不能少说两句!不提了不提了,今天是我们浅浅生日,浅浅,快过来我们吃饭吧。”林沐忙出来打圆场,看着这年年上演的熟悉场面,她也又是心疼又是无奈。

  被嫂子一席话打破思绪的容浅眼神一片茫然,“没事,哥哥嫂嫂,你们吃吧,我有点累,回去休息了。”

  尽管身心俱疲,脑子一片空白,容浅依旧口吻温柔,仿佛真的只是有些些累。

  说完,便一路上楼回了房。

  看着直接回房的小姑子,林沐有些发愣。往年虽也是如此,这宋总裁不登门,容意气急败坏定要让妹妹划清界限,她帮着小姑子打圆场,毕竟谁都知道容浅确实是一片痴心,这样不尴不尬的关系硬是拖到现在。小时候只当是哥哥妹妹,长大后到现在都25岁了,哪里还拖得起呢。

  “你看看你,你明知道浅浅的心思,你还要这样说。就算要说你不能心平气和好好说吗?你不能挑个别的日子吗?这下好了吧,你自己吃吧,我去看看浅浅。”林沐也气急败坏,好好的生日一家人非要弄成这样。

  “你,我这不是气嘛。罢了罢了,你去看看她。”容意在娇妻面前也是一时语塞

  二楼容浅房间内,容浅小小的蜷缩在公主床上,双手抱住曲起的双腿,将头埋在其间,本就瘦弱的容浅越发显得娇小,仿佛风一吹就要倒。

  “浅浅,嫂嫂进来了啊。”

  林沐说完后,就进了房间,看见小小的缩成一团的容浅,一时间心疼不已。

  都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容浅比容意小十岁,是老来女,从小便在一家人娇宠中长大,更难能可贵的是没什么大家名媛的那些坏脾气。虽然她和容浅并没有血脉关系,但她嫁进了容家,那就是最最亲的一家人。林沐也是打心眼里疼这个长相妍丽、性格乖巧的小姑子。

  “浅浅,怎么哭了,今天是生日,不能哭不能哭,来来来和嫂嫂说说,不哭了啊。都怪你哥哥,说什么胡话,嫂嫂待会帮你出气,今天让他滚去睡书房,好不好浅浅,不哭了不哭了。”

  看着一脸泪痕的容浅,林沐也是心下一惊,容浅虽然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说话也是细声细语,但是她从来不曾见她哭过。

  “嫂嫂,没事,不怪哥哥”,容浅抬起头来,看着自家嫂嫂担心的眼神,强装镇定说道,“没事嫂嫂,你们吃饭吧,我想一个人静静,你告诉哥哥,他的意思我知道了。我想一个人静静,嫂嫂。”

  “好,好好,那你不哭了啊,一个人好好的,饿了就让吴妈给你把饭热一下送上来,别饿着,嫂嫂不打扰你了。”

  听到容浅的话林沐差点以为自己听错,小姑子这是要放弃了吗?这这这都这么多年了,小姑子这是终于想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