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总裁重生,大佬他又撒娇了

专题: 《重生甜宠文》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猫猫爱吃鱼024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09-04 00:35:00  阅读:0   网上投稿

“总裁,夫人……我带来了。”

下一刻,小周颤抖着揭开了手中黑布。

段奕琛视线不觉落在了他小心翼翼捧着的东西上,一张明媚的笑脸印在了黑白底片上。

那是——桑岚的yi照!

紧接着,一排排系着黑白丧花的轿车缓缓朝前驶来。

“啧,谁家在今天这样的黄道吉日办葬礼!”有人皱眉吐槽,嘴中连念阿弥陀佛,“段总,这大喜之日故意从婚礼现场过,也太晦气了!”

段奕琛看着那些灵车,眉头紧紧蹙起。

他推开小周,就看到为首的那辆灵车司机竟然是连澹!

段奕琛瞳孔微微一缩,打开车门直接走了过去。

“桑岚人呢?”

他看了眼车上,一个棺材的影子若隐若现,他的心没由得一咯噔,还想再仔细看清楚,连澹却下了车。

几日不见,他身形消瘦了不少,一身黑色西装衬托得他愈发严肃和凝重。

“听说你今天结婚,我特意带她来祝你二婚快乐……”

连澹哑声说着,缓缓走到灵柩车尾,打开了车厢门。

段奕琛怔怔地转动眼眸望去,灵柩车内的冰棺中,躺着一个安静到仿若睡着的女人。

那个女人是他这些天一直在找的——桑岚!

轰——!!

段奕琛的脑子似被眼前这一幕zha过一道惊雷。

那个女人,si了?

他感觉自己浑身的xue液都停止了流淌,连带着呼吸都变得停顿凝滞。

一阵凉风刮来,让段奕琛有些眩晕。

他回了神,将视线从冰棺上挪开。

“她又要玩什么花样儿?”段奕琛问向连澹。

连澹微微一窒,这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男人话中的意思。

“段奕琛,她人已经躺在这里,你还觉得她是在玩花样儿?!”连澹觉得不可理喻。

段奕琛后退了几步,想和灵柩车保持一定距离。

他的呼吸已经凌乱,但面部表情依旧克制得叫人看不出他此刻的真实情绪。

只是一个趔趄,段奕琛差点摔倒。

“姓连的,你这是做戏给谁看?”他沉声说着,语气里依旧带着满满的不愿相信,“后面的灵车只有司机没有一个桑家人,这为首的灵柩车还是你开的,你这戏演得漏洞百出!”

连澹不知道段奕琛是从哪里找来的逻辑这般质疑自己,若是放在以前他肯定要争论一番,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桑岚,你最后还想再见他一眼,我帮到你了。

可你呢?你在另一个世界,又是否会记得我说过的话?

要好好的,好好的再来这世间一遭……

“段奕琛,你说说看,桑岚还有什么亲人能来为她送行?”连澹看着段奕琛冷笑,“si的si,失踪的失踪,丈夫又弃如敝履地把她抛qi了,你说说看……还有谁能来送她最后一程?”

连澹的话,一字一顿扎进了段奕琛的心脏,让他呼吸困难。

好像,是再也找不到可以反驳他的话了……

“不,我不信你们这些拙劣的把戏!”段奕琛深吸一口气,面色恢复冰冷之状。

他转身朝婚车走去,在伸手去拉车门的时候顿了顿。

“你转告那个女人,只要她一天不回来,我就还是会对研究所下手。”

说着,他命司机调转车头,离开了这气氛压抑到让他想逃的氛围。

连澹看着落荒而逃缺故作镇定离开的段奕琛,扯了扯干燥的嘴角。

他转眸看向冰棺中安静躺着的女子,然后抬手轻轻拂过被阳光折射出晶莹光泽的冰壁,就好像是在轻抚棺中人的脸庞。

“桑岚,这下你可以放心的睡了吧?后面的事,我都会替你解决……你放心,伤hai过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002

 

这场宿城最大的婚礼笑话,整整过了半个月才消停所有舆论新闻。

黎诗从全国最幸福的女人转而成了最可笑的女人,更是躲在家里大门不敢出。

那个曾当着连澹的面落荒而逃的段奕琛,用尽各种方式去寻找桑岚无果之后,依旧不愿接受那所谓的真相。

那个女人,明明贪生怕si,怎么可能会si?

在段奕琛封闭自我的这段时间,小周递交了辞职报道。

“老板,或许……您从一开始就错怪了太太……她真的,没有您想的那么坏……”

曾经自大自负的段奕琛,容不得别人说他半个不字,如今自己的手下却说他从一开始就错了,他却丝毫没有动怒和反驳的意思。

因为,眼前的一切让他无法反驳。

那个女人,他真的找不到。

段奕琛感觉心zang似乎裂开了一道口子,里面呼呼灌着冷风。

等他回过神,他已经站在了连澹家门前,一遍又一遍不知疲惫按着门铃。

“连澹,你把桑岚给我还回来!”他嘶吼。

脑海里,似乎还有一丝残念,在安慰着他一切都不是真的。

毕竟那天自己从别墅电话中找到的最后一通通话记录,是桑岚打给连澹的。

那桑岚肯定是被那个男人带走了!

连澹开了门,神情憔悴地看着似条疯狗的男人。

段奕琛探头想看屋里的情况,或许能看到桑岚的身影。

“你让桑岚出来见我一面,见完我就走。”段奕琛对着连澹说道。

连澹看着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段奕琛,你自欺欺人也要有个限度,那天她si不瞑目的样子你看的清清楚楚,她已经si了,被黎诗活生生wa走了xin脏si了!”

既然那个男人当天选择了逃避,那他现在又折回来找自己,几个意思?

并且还觉得自己是在骗他?

连澹无法继续保持冷静,直接对着这个无耻的男人挥了拳。

时隔多日,再次亲耳听到桑岚的si讯从连澹嘴中出来,段奕琛浑身一震。

像是被瞬间抽空了力气一般,他颓然僵在原地,任由连澹一拳拳狠狠砸在他身上。

“作为桑岚的丈夫,你对她一点点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却对另一个污点满满的女人言出必信,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种人zha!”

是,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

从一开始和桑岚结婚,他就打心眼里没有把那个女人当成自己真正的妻子对待。

没有给她婚礼,没有给她钻戒,唯一紧密联系他们两人的不过是那张结婚证,将两人的名字和照片合在了一起。

而黎诗说她的眼睛是被桑岚设计受伤,他便深信不疑,逼迫桑岚捐赠了器guan。

那个时候,桑岚一遍又一遍解释,说她真的没有动过黎诗一分一毫,可他不信。

他以为,这不过是那个女人为了除尽她做段太太的障碍而撒的谎。

可是,眼下所有的事情都在告诉他,他曾经以为的真相全都是假象,而他一直不愿相信的事,才是真相。

段奕琛不管不顾,直接冲进了连澹的家里,然后四处寻找桑岚的影子。

“桑岚,你给我出来!”

“你现在出现,我可以收回对研究所的收购!”

“不要再躲了,你是知道我的手段的——!”

段奕琛对着空荡的房间大声嘶喊,除了他自己的阵阵回音,没有再听到任何的声音。

客厅靠墙的一个高脚桌上,摆放着一个青花瓷的瓶子。

那个,好像是……骨hui盒!

段奕琛一个趔趄,跌跌撞撞朝前走去。

连澹却一个健步拦住了他。

“别靠近她!你不配!”

“让开!”段奕琛急红了眼。

连澹凶狠地将他推开,眼神中的狠意近乎能杀人。

“你不配拥有她,你们已经离婚了,你现在的妻子是黎诗那个恶du的女人。桑岚活着我没能保护她,si了我一定不会再让你欺负她。”他一字一顿郑重说道。

003

 

“我们只签订了离婚协议,没有去领离婚证,她生si都是我的人。”段奕琛眼底布满了红xue丝。

直至现在,看到连澹对那个骨hui盒的那么看重,他才真正接受了那个残酷的真相。

那个骨hui盒里,真的是桑岚……

连澹听到段奕琛的话,冷冷的笑了。

“生si都是你的人?段奕琛你知不知道,晚了就是晚了,人活着的时候你不知道珍惜,si了装给谁看?是你先不要桑岚的,在你选择要为了黎诗一次又一次伤hai她的时候,你就已经永远失去了她。”

段奕琛一句话都说不出,那一个一个字组成一句句残忍的话,钻进了他的xue肉里使劲搅拌着。

浑身蔓延的疼痛,一点点侵蚀着他的四肢百骸。

连澹看着脸色一寸寸惨白的段奕琛,嘴角扯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看到你这么痛苦,我觉得这些天压抑的心情舒畅多了,索性再告诉你一个事。”

“因为你越痛苦,我才替桑岚感到欣慰。”

连澹从书房中拿出一个文件夹,啪的一声摔在了段奕琛的身上。

“这是桑岚的病情档案,你自己看看她跟你结婚这些年得了什么病。”

锋利的文件夹边角划过段奕琛的脸庞,刮出一道猩红的xue印。

他不管疼痛,拿起文件打开一看,xue癌晚期几个字让他神色大变。

“不,这绝对是伪造的,桑岚身体那么好,考古那么艰苦的工作她都能坚持,她不可能有病。”

那个女人,只要结束考古工作就会去健身房做有氧运动,在研究所结束工作也会时不时晨跑锻炼身体。

她怎么可能会生病?

“对啊,她那么健康的一个人,是不会轻易生病的……可她就是病了,并且医生说她至少还有半年的希望,却活生生被你摧can了……”

连澹哽咽说着,从文件夹中抽出另一份发黄的资料,然后甩给段奕琛看。

那是三年前的一份输xue档案。

献xue人是桑岚,受捐人是段奕琛。

“三年前,你出车祸大出xue,桑岚不顾医生劝阻,超剂量连续给你输了三天xue,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感染,然后又马不停蹄去考古墓地研究古物,更是加速了恶化,ai细胞也扩散得很快……”连澹用轻描淡写的口吻回顾了三年前的往事。

段奕琛听到这些话,惊得一乍。

“三年前输xue救我的人,是她?”他不敢置信。

连澹看着他:“难不成你以为是黎诗那个女人?”

“不是吗?”段奕琛有些虚,“我记得那个时候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

连澹恨不得再次挥拳砸他。

“段奕琛,你是有眼无珠还是真xia?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救你的人吗?这什么脑can逻辑?”

段奕琛不说话,连澹顿了半响也明白了。

“呵,是我忘了,只要是跟桑岚牵扯上关系的,你都不会信,就算是现在听到我说了当年的真相你也还是质疑我话中的真实性。”

“三年前到底是谁给你输xue的,你只要随便调查一番就知道真相了。”连澹用鄙夷的口气说道。

段奕琛有些无力地说道:“我查了,所有证据都说明是黎诗给我输xue的。”

“连澹,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也不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人,作为生意人,做事讲究证据,这是你我都懂的道理。”

连澹讽刺道:“那你知不知道,无奸不商?别人难道不会给你伪造证据吗?!”

004

 

“诗诗不会……”话刚一出口,段奕琛就自己咬住了舌头收回了后续的话。

他是怎么了?真的是条件反射就觉得那个温顺得像个小绵羊一样的女人是永远都不会欺骗自己吗?

段奕琛的反应变化,都被连澹尽收眼底。

“你真can,被一个女人蒙在鼓里,耍的团团转,现在还看不穿她的真面目。”连澹毫不客气地嘲笑,“段奕琛,我替你感到可怜!这就叫做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话说到这个份上,连澹已经没有耐心继续让他呆在自己家中。

他近乎粗鲁地将段奕琛推搡出去,然后丢了狠话。

“我警告你,要是再来,我一定报警告你扰民!”

段奕琛听得心烦意乱,固执想要去抢桑岚的骨灰盒,但却徒劳。

他跌跌撞撞地回了别墅,回到了那个他让桑岚独守空房整整三年的屋子。

家中,空荡荡,冷清清。

寻不到一丝有关那个女人的气息,只有这些天他颓废度日不愿面对显示的阴暗。

段奕琛在脑海中想象着,桑岚一个人在家里时,是怎么等的自己。

是捧着咖啡坐在沙发上?还是一边收拾屋子一边看着时钟?

墙角的柜子上还放着一对哑铃,那是她平时在家运动的健身工具吗?

被风吹得飘动的窗帘上还缠着一个棕色的长手猴,仔细一看每个窗帘上都缠着这样一只猴子。

桑岚属猴,所以她才会用有关猴子的动物装饰家里的点滴,是吗?

段奕琛扯了扯嘴角,无力地瘫坐在地上。

好像,自己除了记得她属猴之外,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不知道她对什么东西过敏,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和别的女生一样,害怕打雷害怕黑夜。

段奕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之前半个月自己还不愿意接受桑岚已si事实时,总会找各式各样的理由安慰自己,然后胡思乱想各种各样的可能。

可现在在明确了那个si去的女人真的就是桑岚,桑岚再也回不来了之后,他却睁眼闭眼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人。

一呼一吸间,都停止不住想她啊……

回想起之前在连澹家中看到的文件,段奕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点点缕清所有的事情。

他不能颓废,也不能倒下。

因为,他必须要亲自去调查一些过往之事,才能彻底推翻这些年一直盘根在他脑海中的认知。

段奕琛拿起手机,习惯性想要拨打小周的电话给他安排任务。

却在电话接通后,听到小周带着点冷漠的语调后,他才反应过来,小周早已离职了。

“段总。”

保持礼貌又带着疏离的一个称谓。

“小周,你能帮我去查一些事吗?”段奕琛放低姿态,诚恳说道,“三年前我出车huo,给我输xue的人到底是桑岚还是黎诗,我觉得之前我们查到的信息可能是错的……”

当年的事,段奕琛也是让小周直接去调查的。

虽然连澹说会有人伪造证据,段奕琛却不会怀疑小周做那种手脚。

可若不是小周,那唯一可行之人,就只有黎诗了。

段奕琛不想让毁了黎诗一直在自己心底的印象。

他不想面对啊。

所以他只能暂时逃避,让自己能勉强喘一口气。

“段总,我已经辞职了。”小周冰冷的声音拉回了段奕琛的思绪。

005

 

段奕琛神情带着痛苦:“我知道……可是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

因为他的缘故,他身边所有人都对桑岚不待见,只有小周算是公事公办,从来不会参夹个人情绪到里面,每次看到桑岚都会不失礼貌的喊她太太,或者夫人。

只有他来处理,段奕琛才能真正放心。

电话那端沉默了许久,在段奕琛都快要绝望的时候,传来了小周的声音。

“这是我最后一次替你做事。”

挂了电话,段奕琛深吸一口气,再重重吁出来。

他伸手撑着地面,想要从冰冷坚硬的木地板上站起来。

大掌却在沙发底下摸到了一个隐隐的东西。

段奕琛微微一怔,顺手捞出来一看,是一枚戒指。

他的鼻头,骤然酸涩,连带着眼眶中都泛起了一层薄雾。

这戒指,是三年前他和桑岚结婚时,桑岚特意去买的对戒。

可那个时候,他根本就不珍惜,随手扔弃就像扔垃圾一样。

没想到,时隔三年,竟然一直都在沙发底部。

段奕琛拿着戒指,就好像握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郑重地套在了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

“桑岚,我欠你的三年,从现在开始偿还……”

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却极为认真。

风起,飘动窗帘,硕大的别墅除了一个孤寂的男人,再也没有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