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军婚蜜爱,霍少心尖宠

专题: 甜宠文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花开半夏024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09-28 00:31:09  阅读:0   网上投稿

“三年了,三年了!我寻遍世界各地,我快feng了……”

“今天有她的消息吗?”

“爷,少夫人她已经……”

男人倏然捏sui了手中的酒杯。他抬眸冷剐一眼海阳,眼神中警告意味十足,犀利如常。

“昕昕,我将你弄丢了三年,三年了……。”

“回家,兴许昕昕在家里等我。”

霍司镜理了理袖口,提及昕昕时,桃花眼收敛了锐利,潋滟了几分似水的柔情。

海阳摁了摁眉心。

自从少夫人离开之后,霍爷就彻底疯了心了!

梦里梦外皆是媳妇。

——————————————————

    微城最受贵族尊崇的夜店,风流名少趋之若鹜,名媛淑女避之不及。

    “霍爷,今夜压轴的美人,是我们特意为您准备的礼物,您要不要瞧两眼?”

    霍司境坐在大厅中最尊贵的上座,他矜贵地翘起二郎腿,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尔后轻扯薄唇,嗤笑一声。

    见状,他身边的特助海阳拦下了店长准备递来的照片。

    “霍爷已婚,向来不沾花惹草,那个女人……”

    “这样……”店长悻悻地将手收了回来,“那实在是冒犯霍爷了。”

    霍司境有些不耐烦地将人打发了下去。

    他仰头喝尽高脚杯中的红酒,薄唇上残留了一滴殷红的酒水,于优雅中透着些许狂野。

    他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一双迷离的桃花眼中尽是不耐,却没有要起身离开的意思。

    “海阳,倒酒。”

    “霍爷,您不能再喝了……”

    “我让你倒酒!”

    海阳皱了皱眉,看到霍司境已经微醺,虽不愿让他再喝,却也不敢违抗命令。

    一杯又一杯。

    酒瓶歪七扭八地躺倒在桌子上。

    “霍爷,至尊pai/mai会已经开始了。”

    “跟我有什么关系?”霍司境舔了舔唇瓣,一个小动作却足以勾魂摄魄。

    的确,他今夜来此,并非为了传说中的至尊pai卖会。

    准确地说,他每夜都会来这儿。

    来这儿听风流名少们谈论来自世界各地的风韵美人、猎艳奇遇。

    这一切都是为了……

    “今天有听到关于她的消息吗?”

    “霍爷,少夫人她已经……”

    “回霍爷的话,今夜没有听到关于少夫人的任何消息。不过,若论美人,pai/mai会上压轴的那个……”

    海阳迅速改口,挠了挠头。

    霍爷向来教导他们,这个世界上,只有少夫人一人称得上倾国倾城。

    “一件商品而已,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霍司境轻挑眉梢,起身欲走。

    “霍爷这就走了?”

    “回家,兴许昕昕在家里等我。”

    霍司境理了理袖口,提及昕昕时,桃花眼收敛了锐利,潋滟了几分似水的柔情。

    海阳摁了摁眉心。

    自从少夫人离开之后,霍爷就彻底feng了心了!

    梦里梦外皆是媳妇。

    “霍爷,您等等我。”

    他快步跟了上去,穿梭在扭动着腰肢的男男女女之间,耳膜快要被尖锐的叫喊声刺穿,不过也不乏听到其他议论。

    “听说今夜压轴的这位叫‘昕’的美人,可谓拥有倾国倾城的绝色容颜呢。”

    海阳耳尖,倏然顿住脚步。

    昕!

    少夫人的名字中也有一个昕!

    “接下来,我们将要pai/mai今夜的压轴美人!起拍价,五百万!”

    笙歌之夜的大厅内,一片哗然。

    海阳只觉得,糟了!

    彼时,海阳却在笙歌之夜的大厅内四下寻找霍司境的下落。

    “有没有看到霍爷?”

    “没有没有。”

    方才人来人往,他一时走神,竟在如此关键的时候将霍爷给跟丢了!

    若一会儿pai卖台上那美人当真是少夫人……后果!

    哪怕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毕竟,有人说,霍太太其实早就去世了。

    海阳带人焦急地四处寻找着,差点下令让下属将这里翻个底儿朝天。

    但在这时,笙歌之夜的一角却传来一片嘈杂的吵闹声,甚至还有人不惜动手。

    “你谁啊你?赶紧放开我!”

    “把你刚刚说过的话,给我重复一遍!”霍司境擒住他的脖颈,就快导致对方duan气。

    “咳……我……我刚说什么了?”男人憋红了脸,不断地挣扎着,缺氧致使他根本忘记自己说过的话。

    “霍爷!”海阳闻声追了过来

    见状,海阳匆匆开口。

    “霍爷!这个男人刚刚说,今夜的压轴美人,名字是昕!”

    “昕……”霍司境恍惚了一秒,将对方松开,侧头将视线投给了pai/mai台。

    纱帘缓缓被掀了起来……

    女人肌肤胜雪,冰清玉洁。

    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尽是恬静的睡颜,绝俗的羽玉眉、卷翘的长睫、挺巧的鼻梁、粉嫩的唇瓣,五官仿若雕刻一般让人自惭形秽。

    她躺在那里,就好似一副画。

    哪怕是睡着了,那如幽兰般的气质却也足以勾魂摄魄,让人魂牵梦萦。

    此等美人,断然称得上是倾国倾城!

    “霍爷!真的是少夫人!”海阳心中一喜。

    他想要侧头去告诉霍司境这个喜讯,却发现身侧的男人早已消失无踪。

    再向台上望去,霍司境箭步如飞地冲到那张床前,脱下自己的西装,将小女人的身躯紧紧地包裹住,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霍爷,你这是……”

    笙歌之夜的店长不知所措。

    然,霍司境只是双眸猩红,他扫了店长一眼,尔后不耐于台下其他男人虎视眈眈的眼神,一掷千金。

    “倾家荡产,老子要她!”

    一句话,举世震惊。

媳妇儿,你不记得我了?

    此刻,他只想带着他的媳妇儿回家!

    ……

    翌日清晨。

    安昕惺忪地睁开双眼,摁了摁眉心。

    她隐约记得,自己昨夜服用了安眠yao,并换了一袭薄纱,将自己包装成li物送到了笙歌之夜,然后……

    “媳妇儿,别动。”一道磁性的声音传入耳廓,因是早晨还有些许低沉沙哑。

    媳妇儿?

    安昕心一惊。

    意识到自己跟一个陌生男人同床共枕了一夜,她正想起身掀开被子下床,却没想到被圈得更紧了。

    安昕身体僵硬着,却根本不记得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谁mai下了她。

    只低眸一瞧!

    “啪——”

    安昕一掌拍在霍司境的胸口,再迅速抬脚,硬生生将他揍下了床。

    “嗷——”男人坐在床下的地毯上,can叫一声,抬头委屈巴巴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