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记忆中的“小小神童”

专题: 散文随笔 经典散文
作者:admin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10-23 20:50:35  阅读:0   网上投稿

 记忆中的“小小神童”

  
作者|赵永富
 
 我的少年时代是在国家经济极其困难,政治风云动荡中度过的。虽然居住在农村,贫穷到连一件新外衣都没穿过,更没穿过线衣线裤的地步,但玩耍的土里土气的“形式”却很丰富多彩,“孩子王”的“皇冠”,让我美滋滋地戴了好几年,更使我难以忘怀的是“小神童”的美誉,还风光无限了好多年,每每想来都沉浸在“得意忘形”的状态之中。
 
 
(一) “读报员”。
    
我没上小学的时候,我们家所在的生产队连会议室都没有,一开会就来我们家,炕上炕下挤满了男男女女的公社好社员。纸卷烟抽得满屋子飘狼烟,喝的茶水如酱油般的颜色。这些“破费”都是我们家习以为常之事了,谁让我爹是生产队党支部书记呢。
这些事情都是大人的事,我一个小孩子不关心,最使我开心的是,非常喜欢社员们来我家开会,原因就是每召开一次会议,我都会出场“显摆”一次。“显摆”什么呢?就是在社员面前读几分钟的“红色社员报”。你可知道,那个时候我还未到七周岁呢。
那时候,邮电所邮递员把报纸直接送我们家。我当时还未上学,怎么能认识汉字呢?我平时装模作样地拿着报纸看,一会儿问爹这个字念啥,一会问当老师的大姐这个字念什么,一会又拿着报纸跑到东屋向舅妈问,这个字念什么。时间久了,我认识的字也多了,而且是过目不忘,渐渐地能连上句子念下来,家里人都夸我记性好,打这以后我对报纸就更爱不释手了。
有一天是初夏的上午,社员们来我家开会。人还未齐,我爹说,二儿子,过来,给大伙念一段听听。大伙有点不信,都半信半疑的,甚至是用直勾勾的眼睛看着我。我当时也很胆怯,我妈把我推到了屋地的中间,拿着报纸念报纸右上角方框中的毛主席语录。我很流利地念完之后,生产队长郭青山又拿了一张报纸,指定一处让我念,我又顺畅地念完。这还不完又找另一张报纸圈定一处让我念,我又不打“锛儿”地念完。人越来越多,会不开了,我成了“主角”,把社员们各个惊得目瞪口呆,缓过神来才知道夸我。哎吗,这小栓子,认识这么多字,这不小神童了吗?快让他上学吧!就这样,生产队一开会,只要我在家,便被“请”到地中间,表演一场,用现在时髦的话是“秀”一下。
“读报员”的美名很快传遍了本队和西队,又传到了公社、学校。这是我儿时最“出彩”的骄傲之事,爹妈高兴,全家人都十分地开心。
  
(二)一年级“跳”到三年级
 
那是1968年的12月份,转年开学就上小学二年级了。
由于那时老师少、学生也少的原因,一年级的学生和三年级的学生在一个班里上课。老师即是班主任又是语文、算术“一肩挑”教我们。老师先教完三年的学生课,再教我们一年级学生课。我们这个班非常特殊,从不像别的班的学生会高声朗诵语文课的内容。
我只因为家里穷,没有一件新外衣,而且特别的淘气,待3月份新生入学了,我的布棉鞋前面早以让我大脚趾“咬”破了一个“洞”,我妈正日以继夜的为我赶制新棉鞋呢。
虽然我晚上学半个月,但一入班级,无论是算术课还是语文课,都不生疏,逐渐显示出我的灵性和聪慧。
我不但对一年级的两门功课学习的好,记的住,每次考试两门都是一百分,同学们无不服气惊叹,而且还偷摸“玩邪”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