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时光荏苒,春雨常在。

专题: 散文随笔 经典散文
作者:admin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10-23 20:51:59  阅读:0   网上投稿

 那夜的春雨

四川广安| 朱于云
 
木子从体制内到体制外的身份转换,朋友们老是一连串的“为什么”。这样持续了一年,朋友们也懒得理他,结束了各种猜想。
后来,木子离家更远。到达目的地的第一件事就是逐个给朋友打电话,原本以为朋友们听到消息后会像第一次一样大骂一通,然后非常气愤的挂断电话。木子做足了心理准备,完全出乎意料,朋友们“嗯”了一声便心平气和的挂了电话,甚至连句客套的安慰话都没有。事隔一年,朋友们的态度转变让木子有些吃惊,开始怀疑世态的炎凉,变味的朋友。
五一节前夕,木子回到家。朋友们一个接一个的约他吃饭。木子没有拒绝,都一一应允了。饭桌上,朋友们与木子推杯换盏,有说有笑,跟之前毫无差别;感情还如刚识之处一样血气方刚,充满激情和豪气,谁都没变。木子纳闷,借着酒劲儿问了朋友。朋友告诉木子说:“你变了,我们也得变!”木子恍然大悟,变位了。
变位了,与我而言,是那夜的春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个头矮小,10岁的年龄穿着6岁的衣服。发小和同学给我取了一个象形的绰号——矮冬瓜。在家里,我是家族中唯一的男丁,堂姊堂妹叫“矮冬瓜”,我便狂哭耍赖。这种优越条件让她们挨了伯伯叔叔不少打,日常也不敢轻易乱叫了;在学校,同学叫“矮冬瓜”,我失去优越条件的庇护后选择了“武力”,举起了拳头,伤痕累累而又成为学校挂名的坏小孩。
四月的一天下午,在我放学回家的路上。同村的一位同学叫“矮冬瓜”,我顺手从地上拾起一石块扔向他,把同学的脑袋砸了一个包。晚上,同学的母亲来到我家,污言秽语,大吵大闹,不依不饶,扬言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母亲赔尽了笑脸,说尽了好话,并承诺赔偿医药费又作出了“口头保证”方才平息风波。
父亲满脸愤怒,当着同学的母亲的面,破天荒的将我拖入雨中罚跪。微凉的雨滴沉默而不张扬,轻轻地打在脸上,不疼但却让人无比清醒。我的怨恨和委屈随着雨滴的落下,一点点清晰而冷静,像是被春雨折服一般,慢慢地恢复了简单而平淡的心境。春风拂过,竹林窃窃的私语声、池塘里更迭起伏的蛙鸣声、墙根底下小虫的呢喃声,灶屋里不困的公鸡偶尔高亢的打鸣声,还有伯伯叔叔、堂姊堂妹的脚踩在水面上的清脆声,这些声音的混响,搏动了夜的沉寂,交织成一曲自然动听的合奏,将整个院子喧嚣得生动起来。客堂的灯光透过半掩的房门悄悄地洒在布满积水的院坝上,融合成一片朦胧和深邃,盖过微寒的夜色,让我不再感到孤单。
夜深了,雨停了,没了高与矮、厚与黑、是与非的较量,一切都安静而详和。母亲偷偷地将我带回屋睡觉,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枕着蛙鸣的韵律,酣然入梦。
第二天,父亲把我叫到身边问道:“你和班里的同学相比,是矮是高?”我如实地回答道:“矮一大截了!”“你这雨没白淋嘛!”父亲轻声而严肃的说道。
长大以后,我读懂了那夜的春雨。春雨过后万物新,被春雨洗礼过的世间万物,都会展现出春天的生机,空气都会变得洁净而充满美好。我喜欢这样的雨天,像是我的知己,在独行的夜晚,啜一口童年的山风,那夜,竹林窃窃的私语声、池塘里更迭起伏的蛙鸣声、墙根底下小虫的呢喃声,灶屋里不困的公鸡偶尔高亢的打鸣声,还有伯伯叔叔、堂姊堂妹的脚踩在水面上的清脆声……由远而近,此起彼伏,交织成一曲自然动听的合奏,激起一簇又一簇水花,荡起一片又一片涟漪,心暖暖的。我,也变出了自己的变位。
时光荏苒,春雨常在。每走进生活的壁垒,便想变出自己的变位,回看,儿时的那夜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