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刘老大与三娃子

专题: 短篇美文 短篇小说
作者:admin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11-20 00:50:41  阅读:0   网上投稿

 刘老大与三娃子

 
 
浙江/杨继祥
 
 
 
刘老大在家里男孩子中排行老大,但在他们刘姓宗族里他不算大,大家都这么称呼他,是因为他是生产队队长,且性格比较强势,生产队里什么事情都得由他决定、安排和落实,其他干部在他面前根本说不上话。
 
刘老大也是苦命出生,还没满十岁父亲就没了,三个伯伯对他们孤儿寡母非常不待见,经常找机会挤兑他们,要强的母亲带着五个未成年的和一个未出生的孩子硬是靠自己的双手抚养着他们成长、成人。
 
同族如此,同宗也不例外,他一个同宗的叔叔就曾做了一件混账事。
 
因为家里实在穷,这些未成年的孩子又帮不上家里什么大忙,于是母亲就抓了几十只鸡仔给小时候的刘老大放。一天他正把这些鸡仔往地里赶,路过一座小桥的时候,他一同宗的叔叔怂恿涉世不深的刘老大说,鸡也要像鸭一样需赶到水里游才长得快。尚未体会到人心险恶的刘老大照着“叔叔”的做法将全部的小鸡仔赶下了水……
 
 
刘老大也确实是生产队的能人,别人会干的农活他基本上都会,别人不会的活计他也略懂一二,且做什么事情都追求完美。
 
犁地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青壮年男劳动力最起码的劳动技能,生产队里不会犁地的男劳力屈指可数,刘老大是指手画脚指挥别人干活的生产队干部,犁地这种粗活生产队里几乎没人见他干过。
 
一次三娃子他爹犁地累了就在田埂上小憩一会抽根烟解解乏,刘老大走过来看到套好犁的牛站在那里,操起犁稍吆喝了几声,就赶着牛开干了。都说三娃子他爹是生产队里出了名的干活讲究,可刘老大干活的质量一点也不逊色三娃子他爹,他犁的地平平整整,一垄一垄笔笔直直,且厚薄基本一致。
 
 
三娃子他爹看到队长在替他犁地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站起来迎上去接手,平时一贯强势的刘老大却连连摆手说:你歇会儿吧,我替你再犁几垄。于是三娃子他爹站在田埂上开始观摩起队长犁地的架势,反复观察他犁地的质量,啧啧称赞起刘老大是犁地的老把式,犁出的地非常利于耕种。
 
其实生产队里的人都知道,刘老大与三娃子他爹的关系并不是很好,他们俩说起来还有点亲戚关系,刘老大老婆和三娃子他娘是一个庄子上的同宗姐妹。只不过是三娃子他娘是她外婆收养的,加上刘老大做“干部”,他老婆有强烈的优越感。
 
三娃子家里兄弟姐妹多,他娘又常年生病,她不太瞧得起三娃子他娘以及这些衣衫褴褛的孩子们。她们之间这种不冷不热的关系到三娃子他娘去世都没有得到改变。
 
三娃子他娘去世时候,为了让逝者入土,三娃子他爹硬着头皮去生产队借钱。到底没有好意思开口借太多,一来怕自己无力偿还,二来还有“巨额”旧债未还清,就只弱弱的开口向生产队借100元。
 
可刘老大却给出了借100元的条件,就是必须火葬三娃子他娘。在那个土葬盛行、火葬罕见的年代,三娃子他爹自然不同意队长提出的要求,愤然离开队长办公室,回家拆了两扇门板和一根傍梁为三娃子他娘做了一口简易的棺材,才算把孩子他娘给安葬。但自此两家算结下了怨……
 
 
国家推行分田到户政策后,队长在生产队的威信不如从前了,可一向聪明、能干、自信,还有些倔犟的刘老大却接受不了这个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