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预产期将至,老婆为何突然要离婚?

专题: 婚姻育儿 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
作者:吴在天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11-22 00:32:33  阅读:0   网上投稿

01

“我就是想离婚”

我到咨询室的时候,陈晓和妻子晓燕早已提前等着了。陈晓先开了口:“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婚,还是这个时候提出来,你看都快到预产期了。”

陈晓说自己工作很忙,经常两地跑,为了不让晓燕担心,他主动调整了很多。以前半个月回来一次,现在三天就回来一次,而且每晚都和她视频。

“那是怎么提到离婚的呢?那天发生了什么吗?”

晓燕仍然没有说话,还是陈晓回:“那天我和客户去吃饭,手机快没电了,就放在一旁充电。后来再看,提示有N个未接来电,还有好几个视频未接,都是晓燕打来的。我赶紧打过去,结果她给挂了。我再打过去,她就关机了。第二天早上,她发来了要离婚的消息,我就马上赶了回来,我都没有……”

“我知道你没做错什么,是我的问题,可以了吗?我就是想离婚。”晓燕打断了陈晓。陈晓叹了一口气,没再接着说。虽然晓燕没说几句话,但看得出她有很多情绪。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我决定先舒缓情绪再谈其他。

我请陈晓暂时离开咨询室,让晓燕有自由表达的空间。“你看起来有很多的情绪,或许这也是你想离婚的缘由。无论是否离婚,我都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我们可以先来说说这些情绪,至少这对你和孩子没坏处。”

晓燕没有说话,而是哭了起来。我也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陪着她。

“我已经做得很好了,我都可以一个人产检、看医生吃药……”晓燕边哭边说。我没有急着问她发生了什么,此时的情绪是最重要的。

“我担心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担心以后会是公公婆婆带孩子,我觉得很愧疚……”晓燕的情绪一股脑儿地释放了出来。

02

心血来潮的性别检查

担心自己不是好妈妈的想法,可能是产前抑郁,但是愧疚从何而来呢?如果因为夫妻关系问题要离婚,为什么刚刚那么多的情绪内容都没有提及丈夫呢?

带着这些疑惑,我对晓燕说:“是的,确实很不容易,自己一个人去产检,这就好像要一个人照顾孩子一样。是因为丈夫经常在外地工作,让你有情绪吗?我有点儿好奇,因为刚刚你所表达的感受中好像没有提到陈晓,你是如何看待的?”晓燕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和我讲了另外一件事。

怀孕5个多月的时候,她突然心血来潮,跑到私人诊所查了孩子的性别。她说老家的人都会去查孩子的性别,她知道这是不合法的,也很抵触。

之前,婆婆也提过让她去查,还说查了也不会告诉外人。“我知道她的意思,如果是男孩,就可以提前高兴一下。如果是女孩,也没什么。但当时我没同意。可那天不知道为什么就去了。”

“陈晓知道这件事吗?”我问晓燕。“知道。他也问过我要不要去看看性别,我拒绝了,我觉得生男生女都一样。但那天好奇怪,竟然是我自己提出查B超的。”晓燕说,当时陈晓送她到楼下,她自己上楼,经过走廊时突然有种强烈的第六感,觉得肚子里是个男孩。

可查完后,医生却告诉她是女孩。回到家以后,她觉得很伤心,为此还设想了很多孩子出生后的各种压力。

“陈晓有什么反应吗?”我继续问她。“当时他问我结果怎么样,我骗他说没有查,只是看了下孩子的健康情况。因为之前我很抗拒去查性别,他也就信了。”但回到家后,她还是忍不住跟陈晓说了实话。

陈晓说女孩挺好的,还说自己本来就喜欢女孩。“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因为去亲戚家,如果是女孩,他就抱着吃饭,但小男孩就不怎么搭理。只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不介意。”晓燕说陈晓是家里的独子,她觉得压力很大。

以前不觉得,怀孕后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有时候别人也会安慰我,说第一个是女孩也没关系,还可以生二胎。但我不想要这样的安慰,越这么说,我就越有压力。”

我试着帮晓燕还原她情绪发展的过程:“老公是独子,家里想要他生男孩,所以你也觉得有压力。因为他工作在外,压力自然就都转移到了你身上,这时候就很想告诉陈晓,可那天联系不上他,情绪之下就说了想要离婚。”

晓燕哭着说:“是的,想到要一个人面对,我就很难过。”“我留意到你之前还提到了愧疚,你是如何理解的呢?”“因为我以前是一个很反感查孩子性别的人,但现在却主动去查了,我觉得很自私,是不是也开始重男轻女了。”

03

潜意识的延续与对抗

虽然晓燕提到了对查性别这件事的愧疚,但我感觉这更像是一种表层的愧疚,似乎还有更深层的愧疚在影响着她,而她没有表达出来,所以她要通过离婚这么决绝的方式来呈现。

我说:“听起来有点儿像你觉得自己可以决定孩子的性别,但现在发现决定不了,你很愧疚。”晓燕点了点头。“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孩子的性别那么重要?”“我希望他能得到大家的喜爱。”她的言语中有很多的自责。于是,我对她的愧疚做了个解释:“有没有可能你愧疚的不是查孩子性别的事情,而是因为你担心不能给孩子创造一个受待见的环境?”

晓燕哭着说道:“是的!老公的妹妹去年生了个男孩,每次来公婆家,大家都很喜欢他。如果我生的是女孩,他们会不会嫌弃她呢?现在,我有一点儿理解母亲了。

当年父亲很想要儿子,可我却是个女儿,之后母亲又接连生了两个女儿,她所承受的压力太大了。我不想这样,我想给我的孩子最好的爱!”

这一刻,我知道晓燕想离婚的症结在哪儿了。“也许,这恰好就是你对孩子极致的爱。”“为什么这么说呢?”她反问道。“有没有可能你母亲在你还没出生的时候,也曾希望过你是男孩,你在无意识地承接着上一代的希望和压力,甚至是上两代的。”

听我这么说,晓燕点点头,随后想起了结婚前她曾对老公开过的玩笑:“如果生了两个孩子,无论男女,其中一个要跟我姓,另外一个跟你姓。”她当时也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个念头,现在想来,也是潜意识地要完成上一代的期待,把女孩当成男孩来养,或者,是为自己的姓氏延续香火。 

“你对孩子的愧疚其实是不想让孩子承受这些压力,而如果孩子是男孩,他就不需要去承受了。”不管是心血来潮的检查还是走廊里的第六感,就像母亲对晓燕的希望一样,她也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男孩。

这不是因为她重男轻女,恰恰是因为她不想让女儿像自己一样承受这些本不该承受的压力。“这就是你不想给孩子带来的,离婚似乎就可以带着女儿离开这个重男轻女的环境,也就是你对孩子的爱和保护。”

原本以为自己也不接受女儿的性别,所以对孩子愧疚,此刻才发现,其实是不想女儿像自己一样受到周围重男轻女环境的污染。压力之下,晓燕突然提出离婚,其实是潜意识中为女儿寻找适合成长的生活环境以及对重男轻女的对抗。

看似不合理的行为背后,往往都藏有一个积极的动力。

当我继续给晓燕做了这番解释后,她一个人静静地哭了很久。我知道,她想离婚的念头开始松动了,因为离婚不是她真正的目的,而且她也不必再因为孩子的性别而离婚。

这时我邀请陈晓进入咨询室,让他知道妻子目前的情绪压力和提出离婚的真正缘由。陈晓马上对晓燕说会调整工作,用更多的时间陪在妻子身边。晓燕知道丈夫是关心她的,也知道丈夫不是重男轻女的。

相信陈晓的陪伴会帮助晓燕从情绪中走出。同时,晓燕也开启了一段新的自我成长,因为作为女儿,她在不经意间延续了上一代的压力和期望,她需要对自己有更多的觉察。

作者:吴在天,心理专栏作者,著有《把生命活给自己看》《亲子关系对了,孩子的世界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