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烔小,是老家烔炀河的完全小学

专题: 情感故事 经典文章
作者:admin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20-11-29 10:50:14  阅读:0   网上投稿

 何晓曦|烔小的铃声

 
烔小,是老家烔炀河的完全小学,又叫完小,当时,分初级小学和高级小学,二者合在一处,所以叫做完全小学。如今人们已经不习惯再仿照老样子去那么称呼她了。
 
 
 
学校在当初,是一南一中一北三排房子,由南往北,递次的升高,用五大块将近一丈长短的青石条垒成的台阶。三排房子的东西两端,依照坡度,加盖上房屋,类似于披厦或者是厢房,不过高大一些,整个学校的建筑,前倨后恭,形成一个偌大的‘日’字形的双四合院。是家乡典型的民居风格。校舍一色的青瓦青砖清水墙,假如在屋顶桁条的山墙上,砌出勾心斗角的马头墙,那便是皖南风格与江北风格融为一体了。
 
最北面一排校舍居中的一大间,是教师们批改作业和备课的所在,相当于民居的三大间,上头大书三个赭红色的字:办公室。照例的是五级台阶,在台阶跟长廊的左边夹角处,矗立着一个碗口粗细的木头杆,是那种小碗,当地人叫着“面碗”,估计直径也就十公分左右吧。木头杆上头,横一根半庹长的木板条,形成一个高不可攀的“T”字形,又跟西教中的十字架相仿佛。在那个“T”字母的咯吱窝方位,悬挂着一个相当大的铃铛。由于它高高在上的,更由于幼童们都很小,那个铃铛,看上去有些大,有有些小,不过,它在学童们的心中的分量,却是重之又重。那个铃铛,估计,可能有一尺高,底檐的飞边,也应该有一尺,也就是铃铛的直径有一尺。假如搁在地上,像个大乌龟。一个细长的柠檬形状的铜锤,系在铃铛的顶部,铜锤下,栓一根大人食指头粗细的麻绳,一直晃悠悠的垂下,一段就系在办公室左侧的廊柱上。那根铃索,松松垮垮的,有时候起风,铃索就情不自禁的随风起舞,铃铛便不甘寂寞的发出清幽的“泠泠”声,像是黄花闺女在闺房的美人靠上发出的窃窃浅笑,又似乎是东边山下烔河里头的流水,在“潺潺”低吟。
 
其实,那么大的一个黄铜响器,应该称为“钟”。人们常说“晨钟暮鼓”,唐诗中有“夜半钟声到客船”,还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可在家乡,人们口中的“钟”,是计时器,而把名副其实的“钟”,却叫做“铃”。是不是用钟磬敲的,叫钟,而在钟的中央系钟锤的,就叫铃,不得而知。
 
打小,烔小的铃声,就深深的镌刻在我的心坎儿上。每天清晨,那里就传来轻盈的铃铃‘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紧迫的节奏,催促着孩子们,提醒着孩子们,一日之计在于晨,三更灯火五更鸡。那迫不及待的声音,如击打碎玉,如搅动裂冰。那是早读的铃声。早读,又叫朝(招)读,已经到校的学生,忙不迭的自书袋里掏出来一本卷巴巴的、没头没脸的课本,摇头晃脑、装模作样的咿咿呀呀朗读着。那些还走在上学路上的孩子,家庭比较殷实的,便三口两口的吞下手中的朝笏板夹大油条,抄起袖管在嘴巴上“呼噜”的抹一下,两条小腿跑的飞快。那些家境很勉强的,要么就大口的吞咽着还在冒热气的煮山芋,或者干脆就勒紧自个儿的裤腰带,空着肚子急匆匆的往学校赶。
 
三十分钟的朝读结束了。高高在上的铃,敲出轻缓悠长的轻吟:“当--,当--,当—,当—”。顿时的,整个学校安静了下来,像是春天水田里头的蛙们,听得有人脚步走过,刹那间便偃旗息鼓,阒无声息。瞬间,便如同大梦今方觉的出道的小沙弥,又像一篓子倒入池塘的蛤蟆,“呱呱呱”的,喧闹不已。
 
站在办公室走廊的廊柱边的秦主任,淡淡的笑了,满脸上的折,显得越加深邃。秦主任黑面皮,扁平的脸膛,像是一颗硕大的水东蜜枣,因为脸上的纹路深一道浅一条,沟沟坎坎的。假如老师要求学生用“饱经沧桑”造句,那么,秦主任的脸,不仅可以用来造句,而且还可以拿过来做一回道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