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正文

弑情为爱伤

专题: 爱伤 总监 自然 小李 情感故事 口述故事
作者:封雪 来源:女流文学网 时间:2019-11-29 15:02:34  阅读:0   网上投稿

弑情为爱伤

武是一个拥有很大力量的人,人如其名,武功是他最崇的构器。他有许多朋友,但他的朋友们都与他不太深交,原因是武的私心过于强烈,庆幸的是他的私心只针对感情方面。大约过了几个月,武见到了一个女孩,女孩名叫小玲,她一副文静的表情时常表露在外,长得也很漂亮,一双大大的眼睛犹如明镜。因此,武一见到小玲是就产生了爱慕,也就是世人说的一见钟情。

在小玲身后,有一个深爱着她的男孩,男孩名叫戚风,长得也很英俊,一身浓厚的书香味,一见便知他是出自书香门第,因为这样的身份,造成了他任性的特点,也是因为这样的身份,使他不敢第一时间向小玲表白自己心中的爱慕之情。

三人都是G市的年轻人,各有各的优点。因为那一刻,武见到了小玲,于是心中那私心使他想方设法博得小玲的芳心,于是几天过后,武找到了他的好友,柱子,小李几人帮自己设计一场“夺心大戏”当然,武必定是这场戏的导演。

这一天,戚风依旧保持着每天上下班时注视小玲的情况,他认为每天见到小玲就行了,这就是戚风心里待人任德,只要她平安无事,自己的心也就满足。然而就在今天下班的时候,戚风万万没有想到小玲会遭到欺负,他必然是不会不管的,于是向小玲奔去,打算用自己的一己之力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当他跑到小玲身旁时,旁边谋划已久的武即刻跃进“战团”,武是利用自己的优势———用前空翻跃进去的,他这一跃,紧紧的扣住了小玲的心,也将戚风吓了一跳,呆呆的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戚风明白,自己的实力远远不如这个猛男。此时的戚风真是进退两难,权衡了一会儿,他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往小玲身旁去,尽管没有出手的机会。

事先谋划好的柱子等人(共三人)一见武的到来,于是按照预先安排的草草打上一场,最后都撒腿逃跑。戚风、小玲俩人心中自然不明这场突入袭来的事件是武和柱子等人设计的。心中还升起对眼前这位“英雄”的敬佩。见到柱子等人跑远,武欣然回过头来,但是武看到戚风正向小玲问到是否有事时,心中自然是火冒三丈;在心里暗骂道:“妈的,哪里来的小白脸!”于是大步走向小玲并将戚风挡在自己的一侧,同时佯装得很斯文用绅士的话语向小玲问好,这一动作行为看起来都那般自然。此时的小玲自然是心跳加速,脸上微微出现红晕。而这一切却被武和戚风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面对自己跟前的这一“英雄”,小玲早就变得羞涩和不知如何回答武的问题,只是一句:“我没……没事,谢谢你!”害怕说错一句话会让对方笑话自己。此时戚风被隔挡在一旁,表情变得尴尬,浑身觉得不自在,居然连问候也忘了;在他心里还在自责:“都怪自己太弱了,竟然在危急时刻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武看到羞涩的小玲只回答了一句就低下了头的一幕,于是就假装告辞离开;小玲哪肯让自己的“恩人”走呢?于是在情急下伸手拉住了武的手臂。这一幕让戚风看到了,他的心里活动不由因此而波动起来。小玲红着脸低着头并提出要邀请武去吃饭,当然也包括戚风,这目的自然是要报答刚才的搭救。武在心里暗叹自己英明,刚才的戏总算没白演,但就是这个小白脸跟着。而柱子等人也正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情景…………

小玲边走心情也变得开朗起来,原先的恐惧和尴尬也自然被抛到九霄云外;还一边走一边与武谈起心来。戚风在这一路中顿时变得备受冷落。但戚风依旧默默关注着自己的心中的女神。武在一路上都在施展自己的看家本领———甜言蜜语,每个女孩都喜欢甜言蜜语,小玲也被这些话所吸引住,于是对武产生了好感。

尽管在酒楼中,戚风依旧还是那么黯然。小玲依旧保持着对武的热情;虽然以前同样有感觉于戚风,但是现在,似乎武超过了戚风。这对于每个女孩子都会产生这种问题;面对两个或多个优秀的男性,心里做出的选择必然是给最佳的那个主角,具有给人以安全感的……。武和戚风相比之下,自然不难看出,武的确比戚风具有更大的安全感。但这样的安全感、这样的保护是真的吗?

一餐下来,戚风还是那般黯淡,不自然。反而武在小玲的心里的好感在剧增。起而代之的想必就是武,取而代之的想必就是武有能力占据小玲给戚风的原有的一角。

三人结束进餐后离开酒店各自回家,武一回到家里就被柱子和小李等人围着刨根问底,武边说边得意,还请了大家去吃饭。小玲一回去就把今天的事向姐姐谈起,并且把武如何如何的幽默风趣都说了一遍又一遍。戚风则是闷闷不乐。小玲若不是对武产生了好感,哪里会去重复夸赞武呢?他姐姐也明白自己的妹妹动有春心了。

第二天一早,戚风依旧像往常一样早早地去上班,为的是能遇见小玲。而当他看到小玲时,发现小玲身边多了一个身穿运动服的人,一看便知是起来训练的,而这个人就是武,这样的场景无疑是给戚风当头一棒。无奈之下戚风也硬着头皮向小玲问好,小玲看到戚风笑嘻嘻地回了他的问候,随后又把话题转向武。尽管小玲把话题转向武,但在武的心中变得更加厌烦戚风;正是当着戚风的面,武才收起自己那难看的脸色,否则武绝对要羞辱戚风一番。

眼看到了公司大楼脚下,武也就向小玲告别,而对于戚风,武却投了鄙夷的目光。

小玲与戚风虽然是一家公司的职员,但并不是同一个单位体部门的,到了公司后两人也就告别各进入各的部门。戚风到了职位上,在思考为什么武会给自己一个鄙夷的眼神?戚风并不敢将这目光的意思与自己心爱的小玲相挂钩,而他的这个“不敢想”却真实的存在。

这一天飞快的过去了,对于戚风来说却不是那么快。戚风下班的时间晚小玲的十五分钟,小玲经常有晚走的习惯;而正当戚风出来时没见小玲,他问了问其他与小玲的一个办公的同事,得知小玲下班就走了。他自己想了想小玲自己回家很正常,毕竟他们不是情侣,没有谁等待谁的要求。

可以说戚风是屋漏偏逢连阴雨,当戚风回家刚到半路时,天就下起了大雨。这一下就下到了第二天中午。

第二天一早,戚风一出门就被父母“逼”上汽车;虽然离公司不远,但是戚风的父母见雨下得太大,害怕戚风路上难行被雨淋坏,也就让戚风坐上汽车。也因为这样,新的一天里戚风以没有见到小玲而倍感失落。

这场大雨后的几天,戚风也很少见到小玲,就算见到也是简单的问候,偶尔也有关心的口吻,但是与之前相比这对于情爱倾动的戚风无疑是一种煎熬。

又过了一周之久,当戚风又再次见到小玲时,并与小玲打招呼;戚风发现眼前的小玲更加变了,变得不像原来一样有和蔼之气,打招呼也更简单,也不会有偶尔的关心口吻;而产生这样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以前的戚风还在小玲的心里,好感自然倍增,现在的戚风已经被武取代,所以戚风的好感自然而然的下降。面对这样的情景,戚风不由一怔却又无可奈何。

又过了一个月,戚风得知武和小玲已经正式交往,这对于他来说正如同心如刀割,每天看着似乎没事,可心里活动却与脸上全然不同,笑也不是那般自然,偶尔工作还出错,被郑总监一顿臭骂。

陷入这种困境之中,戚风的父母也觉得他有点反常,问他出了什么事或者遇到什么事?戚风就撒谎是因为这些天工作压力有点大。其实戚风是患了心病,不过他这心病没人知晓。戚风也很想走出困境,可他还没有找到一个让自己宽心走出的理由。

一患这心病,他觉得自己度日如年,一个月过去了,他每天魂不守舍的状态也需要改变,于是在今天他找到了一个理由:虽然自己不愿放弃对小玲的爱,但是为了不让自己的父母为自己担心,也为了自己不愿向武横刀夺爱的准则。经过几番的爱火煎熬之后,戚风终于决定祝福小玲解脱自己。

度过“艰苦的岁月”后,戚风找回了曾经的斗志,工作没让郑总监批评,并且得到了严格如魔鬼的郑总监的表扬;看着戚风的努力,郑总监把戚风调派到小玲的那个工作处,当然郑总监不知道戚风与小玲的关系。

调到与小玲的办公处后,戚风没有什么变化,自从决定真心祝福小玲后,戚风就把小玲当作好朋友。

在同一个办公处一起工作了两个多月,戚风对小玲的了解也更深了。然而在这一天,小玲看起来很伤心,于是戚风走向小玲的办公桌旁问她伤心的原因,然而小玲什么也没说就将戚风推开,径直向总监室跑去;同时也流(留)下几大滴眼泪。戚风没多想也跟着走进了总监室。在总监室里,小玲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又滑滑地流泪,向总监提出自己不舒服要请假回家;一向不近人情的郑总监也不知所措,草草同意了小玲的请假。戚风在门外也听得真切,认为小玲的泪水不会是因为不舒服而流那样简单。

自从小玲上午离开后,戚风也坐立不安,毕竟他爱过小玲。

觉得蹊跷的自然不止戚风一个,下班后,郑总监把戚风和几位与小玲要好的同事留了下来一起去看望小玲。当他们离小玲家三十几米处的路口,就看见小玲哭着和一个男子在吵闹,戚风一看那男子正是武竟然想上前去揍武,还好郑总监一把将戚风拉住,有几名不想惹事的同事见到这一场景都说有事先走了;现在只剩下郑总监和戚风,两人上前走向小玲,正当郑总监快要开口时;武一巴掌将小玲打倒在地。戚风连忙去拉地上的小玲,而郑总监一把将即将又施暴的武推到在地,而小玲被扶起后就甩开戚风的手跑了出去。

武反而表现的平常,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仿佛眼前这事与他无关。戚风愤愤地向武骂道“你这懦夫、连女人也打。”武看到是戚风开口骂的,不由得恨了起来,在心中起了满是对戚风的怒意。

戚风骂了一句后,也没看武的反应,头也没回的向小玲追去。戚风没跑多远,武也追了出去。郑总监摇摇头默念道:现在的年轻人火气太大了。他并没有发现武的怒意,于是就转过身离开。

武追到半路就拨打了柱子的电话,骂骂咧咧的说戚风如何的过分,让柱子把小李等人叫上,并且吩咐在包里将武的匕首带上,要给戚风颜色看看。柱子认为是吓唬吓唬戚风的,也没多想就照做了。

戚风和武都知道小玲心情不好时就会去公园的亭子里,戚风是担心小玲而立即找到她,而武是想当着小玲的面狠狠地揍戚风,于是慢慢珊珊地等着柱子几人一起去公园。

戚风看见小玲在公园的湖亭里抽泣,于是上前拍了拍小玲的肩,小玲缓缓抬起头看了看戚风,随后就把头低下。戚风小心翼翼问小玲这是怎么了?面对自己也喜欢过的人,小玲哭哭啼啼说出了事情的真相:“我有了那个魔鬼(武)的孩子了,前几天我把这消息告诉他,他高兴地把他的朋友叫到家里,没想到他的朋友是半年前打劫我的人,那些人还叫他大哥,我当时才明白自己被骗了,于是当作大家的面向那个魔鬼发了火……。…。没想到的是他却打了我………。”说到这里,小玲早已泣不成声;一下扑入戚风的怀抱中。

此时天已经暗了下来,四周也比较安静,只有小玲还在哭泣和述说:“他以为已经得到了我,于是开始不在乎我,这些天我才明白,他以前对我的好是佯装出来的…………他不是人、他是个魔鬼!”

戚风听了小玲的述说心里也愤愤不平。武早就静悄悄的走到了湖亭边,将小玲和戚风的谈话也听了个遍。

听到小玲的那些话,武的怒意更是倍增,又看到小玲在戚风的怀里,于是走出了指着戚风骂道:“好你个戚风,我XXX把你当兄弟,你却给老子扣绿帽子”。戚风早已火冒三丈,不甘示弱地说道:“亏你还是个男人,欺骗、暴力!你以为得到小玲的人就可以得到小玲的心吗?你的戏演得不错、真不错!”

武知道这是讽刺他的话,听到这些挫气的话心里的怒意更浓,狠狠的怒视戚风。而小玲已经狠透了武,向武投去仇恨的目光;于是又开口说道:“武,我看错了你,我后悔怀了你的孩子后悔跟了你;我爱的是戚风,不是你!”小玲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这话一出口就把武给激怒了。

武听到自己爱的人说出不爱自己的话,心里升起了杀意。霎时,武抽出匕首怒吼道:“戚风,我要杀了你、拆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戚风见状立即把小玲护在身后;湖亭虽然大,可只有一个进出口,武拿着匕首堵在进出口。戚风只好护着小玲一步一步退后。

这时候,柱子发现情况不对,看见武凶煞的目光不禁觉得要出人命。于是示意小李打电话叫人帮忙。小李人笨,看到这样的紧张情景更是着急,也感觉到会出人命,于是向公安局的拨了电话。

武此时拿着匕首逼退着戚风两人,突然武加快脚步拿匕首刺向戚风和小玲,戚风为了小玲,于是上前和武扭打,同时大喊道:“小玲快走!去报警……”。小玲应声向出口跑去;戚风不敌武,被武一把推倒在地,随后反手一把将小玲扣住,匕首也顺势压在小玲的脖子上。

戚风站起身来想扑去解救小玲,武厉声喝道:“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她!”戚风不敢上前,害怕武真会杀掉小玲,情急间立即停下脚步向武喊道:“放了她!”

柱子和小李看着这样的场景竟然目瞪口呆,也害怕武杀了人,于是站在一旁不敢乱动,小李在心里希望着警察赶快来。

此时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武听到戚风的要求不怒反笑道:“放了她可以,但是你先给我下跪,然后把自己的腿撞断!”戚风没想到武竟然会怎样丧心病狂,一时间手足无措。

小玲不希望戚风答应武的要求,不愿他失去尊严和变残疾,流着眼泪向戚风说道:“戚风,别管我,你是无辜的。武、你个混蛋,你有本事杀了我、杀了我!”

武怒吼道:“贱人你给我闭嘴。戚风,你可以选择不答应,不过她得死!”说罢匕首抵入小玲的脖子,在灯光的照耀下血正一点一点的流了出来。

柱子看见武这是动真格的,赶紧向武解说道:“大哥,你这样做是违法的!”

武反斥道:“违法?哼哼、就算是死我也拉个垫背的!”

“够了!”柱子还想再说一些劝告的话就被武大吼道,柱子也不敢再去言语。

武转回来说道:“戚风,看来你是不想跪了?贱人,这就是你爱的懦夫……”

戚风在这场“战争”中一下乱了起来,他又看了看小玲脖子上的血正一滴一滴的流了出来,于是泄世愤愤地说道:“好、武、我答应你”。小玲这会儿才明白真正爱她的人是谁?真正能为她付出一切的人是谁?伤心地说道:“戚风,不要、不要答应他!”可是戚风不能不答应。

戚风慢慢的跪下了右腿,小玲的泪水不禁流得快些,武见到这样的场景,愤怒中笑了起来:“戚风,你也会向我下跪求饶吗?哈哈……”抵进小玲脖子的匕首也开始放松;在一旁的柱子早已看出事件的恶端,在武放松之际便找准时机用力向武推撞去。戚风见势立刻收起跪下的双腿向小玲拥去;小玲因失血和内外的伤痛而软到在戚风怀里,在她的胸前的白色衬衣已经被血染得通红。

武被突如其来的力度推开后便和柱子扭打在一起,两人扭打至湖亭的围栏边上,武的力度和灵活度都高于柱子,柱子一不小心就被武打落入湖中;武也没管柱子的死活,又立即扬起匕首刺向戚风和小玲,面对武的攻击戚风将小玲护在怀中,用背抵挡了武的匕首。戚风被武的匕首刺穿了肺部,从口中喷了大量的血,全身虚弱无力,这使得戚风和小玲纷纷倒在地上,小玲虽然虚弱,但也伤的没有戚风重,她将戚风抱住,一心在乎戚风的伤却忘了武的存在。武又扬起了匕首并且嘴里吼道:“我的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与此同时,警察也正好赶到,情急之下也没有用言语劝说武这位行凶者,而是用枪阻止悲剧的发生。被枪击中手臂穿透后打中胳膊的武一下倒在地上,几民警察疾手将武扣住;此时柱子也正从湖里爬上岸,看到警察纷纷用枪指着自己的头,柱子立马举起手抱住头蹲在岸边,心里犯嘀咕“谁把警察招来了?还是武警,这下真完蛋了!”

小玲并没有庆幸警察的到来,因为她现在只在乎戚风的安危;随后,他们都被送进医院,唯有戚风被送进抢救室。小玲刚包好伤口就一直守候在抢救室外,戚风的父母随后赶来看到自己的孩子正躺在抢救室里不由得哭了起来。

当戚风从抢救室里出来被告知已脱离危险期了后;戚风的父母和小玲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两个月后,经过精心的治疗和小玲以及父母的照顾,戚风的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只是那把匕首不仅刺穿了戚风的肺部,而且也划伤了心肌,这也就造成了戚风的后遗症。在这个月里也发生了不少事。

七天后,戚风和小玲听审了武的法庭判决。得知武尽管落入法网也没有丝毫改变,反而更加肆掠;自从武在湖亭枪击后被捕的后两周内,武被送进医院进行医治和看守,武企图从医院里越警逃跑,其行为间还枪杀一名警员和一名护理人员,情节更加严重,导致武的有期徒刑由一年半加刑为死刑。武面对死刑并没有哭泣,而他看到戚风和小玲时却泪如雨下。

而柱子、小李等人除了每人罚款5000后分别获罪;柱子先前帮助武而获罪关押三个月,但又因为他有解救人质的行为,所以没有对他进行刑法拘留,只是提入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小李因报警有功而减为一个月看守。其他两人因作为帮凶又没有其他减刑条件,所以看守关押三个月。

五十年后的春季,还是那个公园,一样的鸟语花香、一样的生机勃勃。

黄昏的小路上,两位恩爱的老夫妻互相搀扶、说笑谈论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和熙的霞光、俞和的春景、以及他们头上的焕白头发……

她(他)们携着手,一同向夕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