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流文学网,感情文学网,阅读文章网,经典文学作品,美文摘抄600字,www.nvliu.cc】
当前位置: 女流文学网 > 季羡林 列表
  • 季羡林:假若我再上一次大学作者:麦子说教育  2020-07-22

    “假若我再上一次大学”,多少年来我曾反复思考过这个问题。我曾一度得到两个截然相反的答案:一个是最好不要再上大学,“知识越多越反动”,我实在心有余悸。一个是仍然要上,而

  • 多了一辑,夹竹桃花作者:山牛哥  2019-12-04

    多了一辑,夹竹桃花 记得季羡林写过一篇散文?夹竹桃》,开头是这样说的: 夹竹桃不是名贵的花,也不是最美丽的花,但是对我说来,它却是最值得留恋最

  • 《清塘荷韵》1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楼前有清塘数亩。记得三十多年前初搬来时,池塘里好像是有荷花的,我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一些绿叶红花的碎影。后来时移事迁,岁月流逝,池塘里却变得“

  • 《清塘荷韵》2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光长荷叶,当然是不能满足的。荷花接踵而至,而且据了解荷花的行家说,我门前池塘里的荷花,同燕园其它池塘里的,都不一样。其它地方的荷花,颜色浅

  • 《马缨花》1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孤零零一个人住在一个很深的大院子里。从外面走进去,越走越静,自己的脚步声越听越清楚,仿佛从闹市走向深山。等到脚步声

  • 《马缨花》2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北京终于解放了。1949年的10月1日给全中国带来了光明与希望,给全世界带来了光明与希望。这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日子在我的生命里划上了一道鸿沟,我仿

  • 《二月兰》1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转眼,不知怎样一来,整个燕园竟成了二月兰的天下。 二月兰是一种常见的野花。花朵不大,紫白相间。花形和颜色都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如果只有一两棵,

  • 《二月兰》2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这一切都告诉我,二月兰是不会变的,世事沧桑,于它如浮云。然而我却是在变的,月月变,年年变。我想以不变应万变,然而办不到。我想学习二月兰,然

  • 《夹竹桃》1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夹竹桃不是名贵的花,也不是最美丽的花;但是,对我说来,她却是最值得留恋最值得回忆的花。 不知道由于什么缘故,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在我故乡的

  • 《夹竹桃》2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但是夹竹桃的妙处还不止于此。我特别喜欢月光下的夹竹桃。你站在它下面,花朵是一团模糊;但是香气却毫不含糊,浓浓烈烈地从花枝上袭了下来。它把影

  • 《幽径悲剧》1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出家门,向右转,只有二三十步,就走进一条曲径。有二三十年之久,我天天走过这一条路,到办公室去。因为天天见面,也就成了司空见惯,对它有点漠然

  • 《幽径悲剧》2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茫茫燕园中,只剩下了幽径的这一棵藤萝了。它成了燕园中藤萝界的鲁殿灵光。每到春天,我在悲愤、惆怅之余,惟一的一点安慰就是幽径中这一棵古藤。每

  • 《听雨》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从一大早就下起雨来。下雨,本来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这是春雨,俗话说:“春雨贵似油。”而且又在罕见的大旱之中,其珍贵就可想而知了。 “润物细无

  • 《八十述怀》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能活到八十岁;如今竟然活到了八十岁,然而又一点也没有八十岁的感觉。岂非咄咄怪事! 我向无大志,包括自己活的年龄在内。我的父

  • 《漫谈散文》1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对于散文,我有偏爱,又有偏见。为什么有偏爱呢?我觉得在各种文学体裁中,散文最能得心应手,灵活圆通。而偏见又何来呢?我对散文的看法和写法不同

  • 《漫谈散文》2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要想追究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也并不困难。世界上就有那么一些人,总想走捷径,总想少劳多获,甚至不劳而获。中国古代的散文,他们读得不多,甚至可

  • 《赋得永久的悔》1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题目是韩小蕙小姐出的,所以名之曰“赋得”。但文章是我心甘情愿作的,所以不是八股。 我为什么心甘情愿作这样一篇文章呢?一言以蔽之,题目出得好,

  • 《赋得永久的悔》2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记得有一年,我拾麦子的成绩也许是有点“超常”。到了中秋节??农民嘴里叫“八月十五”??母亲不知从哪里弄了点月饼,给我掰了一块,我就蹲在一块

  • 《新年抒怀》1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除夕之夜,半夜醒来,一看表,是一点半钟,心里轻轻地一颤:又过去一年了。 小的时候,总希望时光快快流逝,盼过节,盼过年,盼迅速长大成人。然而,

  • 《新年抒怀》2 - 季羡林散文作者:一诺  2019-12-03

    那么我那种快煞戏的想法是怎样来的呢?记得在大学读书时,读过俞平伯先生的一篇散文:《重过西园码头》,时隔六十余年,至今记忆犹新。其中有一句话